輪迴轉世的研究 (前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7日】
前言

親愛的朋友,我們向你伸出溫暖的手;笑一笑,點點頭,放下煩惱與憂愁;閒適瀏覽「輪迴轉世的研究」,從此找回「生命永存的證據」,何樂而不為?

生從何處來?死向何處去?人生短暫,到底有沒有目的?人生如夢,這夢能不能延續?人間多苦,這苦有沒有來頭?人情斷腸,可否逃過這刀口?未曾生我誰是我?生我之時我是誰?這聲音響自歷史的源頭,和歷史一樣悠久。它曾引人超凡入聖,它仍然在輕敲著追尋生命奧秘的智者的耳鼓。

我們都有過:苦苦追求的希望,深深埋藏的心願。但對多數人,希望與心願,就像地平線:永遠達不到,偏偏看得見;直到自己離開人世的一天,還和當初一樣地遙遠。是命運之神總愛捉弄人?還是我們對命運有著天生的偏見?

不公不平的炎涼世態,啟迪我們深深思索;艱難坎坷的人生旅途,迫使我們頻頻詢問:天公地道何處有?善惡有報可是真?

生活之路,不像是從小道融合到了康莊;反倒像,從自在的天地落入了迷宮:到處是牆,可又到處是門;牆不能碰,否則頭破血流;門又太多,我該從何而出?誰是真正的智者,能夠指點我迷津?

路漫漫其修遠,吾將上下而求索:回溯歷史的源頭,追尋智慧的根蒂;叩開聖哲的大門,審視先賢的足跡;遍訪科學的殿堂,磨礪邏輯的思緒;我們回顧過去的久遠久遠,我們瞻望未來的無窮無極;我們咀嚼各民族每一種文明的豐碩果實,我們搜尋世界上每一個智慧的新舊領域。

懷著對時光如流的感慨,本著對寶貴生命的珍惜,我們經歷著,我們承受著:茫茫迷霧中的徘徊,沉沉黑夜裏的孤寂;污水泥濘的沼澤,荊棘叢生的荒地;這一切,只為了繼續,千萬年來對生命本源的尋覓。

當我們歷盡難言的艱辛,贏得真理的青睞,我們願回過頭來,向求真的朋友敞開友愛互助的心懷;我們踩著前人的肩頭,真理的曙光向我們招手,我們願以自己的雙肩,高高托起後面的朋友。

當面對真理,轉頭和回頭的,不是因為智慧短淺,而是因為心裏懦怯。真理寬容大度,毫無私心與妒忌。只要有接受他的勇氣,他都一視同仁,滿懷真摯的愛意。真理的大門在向你開啟,拿出做人應有的勇氣;放下眼前的悲悲戚戚,未來你就會頂天立地。

捧起這本書,你就握住了我們的手。讓我們一步一步往前走。每一頁是一步腳印向前,每一篇是一段曲徑通幽。一步一步往前走,直到你微笑在心,真理在手。

親愛的朋友,接著往前走。

引論

有了生命,就有了生死;有了生死,就有了「為甚麼要生要死?」「能否只生不死?」以及「能否不生不死」等等問題。這樣說來,輪迴轉世的理論就是為了解決這些麻煩問題而發展起來的?不是,恰恰相反:這些複雜問題本身就是因為不相信輪迴這一簡單事實以後才產生出來的。要是人人都相信輪迴,誰還提這樣的問題?

古時候,我們的祖先不把輪迴轉世當作「信仰」。對他們來說,轉世現象是一個簡單的事實,對它的認識是一種常識。沒有人會把常識說成「信仰」的。其實,一旦你用上「信仰」這個說法,就隱含了「有些人不相信」了。人人都信,必然會習以為常,也就成了常識,而非「信仰」了。我們要取下輪迴轉世頭上「信仰」的帽子,還它個天真自然的「常識」的本來面目。

人人都相信的,就沒人出來提倡。不信的人多起來了,才會有人出來提倡。古今中外,談論輪迴轉世的書多如牛毛,相信並提倡輪迴轉世的歷史名人數不勝數。提倡是提倡,可惜「常識」最終還是變成了「信仰」。

現在許多人不相信輪迴,認為是「迷信」、「反科學」。他們老記住科學和宗教打架的舊仇,把一切與宗教有關的東西全都說成「反科學」。殊不知科學發展到今天,早已在悄悄和宗教握手言和,並且在許多方面證實著宗教中的基本概念和說法。而在這些被證實的基本概念中就有輪迴轉世。

要按科學的觀點,真能稱得上輪迴轉世科學研究的,還是近幾十年才有的。自上一世紀六十年代前後開始,輪迴轉世的研究便一直在長足地發展,至今仍保持著方興未艾的勢頭。1982年的蓋洛普民意測驗表明,有四分之一的美國人相信輪迴轉世;而英國保守的「星期日電訊報」的民意測驗認為,在過去十年中,一般民眾中相信輪迴轉世的人數從18%上升到了28%。這已經足以說明,輪迴轉世的研究早在八十年代就已經是卓有成效的了。

當今西方的輪迴轉世研究,主要是兩大台柱在支撐著。一個是以史蒂文森教授(I. Stevenson)為代表的,使用比較傳統的方法的研究。這種方法的程序是:發現對像,獲取資料,立案質疑,當面取證,追蹤觀察,寫出報導。這種方法簡單可行,確鑿可信,人人能懂,並且誰都可以去驗證,因而客觀性強,可信度高。挖掘出來的有些案例令人震驚,具有很強的說服力。不過這種方法費時較長,因為追蹤觀察一般都要拖幾年或更長的時間。另一個是人數可觀的一群精神病學、心理學專家教授兼門診醫生的研究。他們中比較有影響的有:姆迪博士(R. Moody),魏斯博士(B. Weiss),瓦姆巴赫博士(H. Wambach),伍爾吉博士(R. Woolger),魏頓博士(J. Whiton) 等等。他們最初使用催眠回歸(hypnotic regression)方法是為了幫助病人找回對過去事件的記憶。結果許多專家和醫生都不約而同地把病人引回到了前世以至更久遠年代的記憶中。病人講出的前世經歷,活靈活現,細緻入微,合情合理,吻合歷史,甚至糾正了歷史學家的錯誤;而其中多數內容又往往是病人在通常狀況下全然不知道或不可能知道的。當專門用於回溯往世體驗時,這種方法就叫「往世回歸」(Past Life Regression)。隨著輪迴轉世研究的迅速發展,「往世療法」(Past Life Therapy)--即引導病人對往世經歷的回顧,進而找到今世疾病的根子,對疾病一舉根除的方法--由於它獨特、神奇的治療效果,已經成為一種廣泛使用的醫療方法。

值得一提的是,許多後來成為輪迴轉世研究中有名人物的專家和醫生,最初都是不相信轉世的。但自己親自作出的結果擺在面前,迴避不了,否定不了,不信不行。

他們大多經過了一個從不信,震驚,對過去理解的動搖,到最後相信並積極投入研究的過程。

另外,在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有一些特異功能者(psychic)。他們雖然沒有直接作輪迴轉世的研究,但對於把輪迴轉世這一事實推向社會卻貢獻不小。其中一些人對於上述主流研究中的某些科學家都有著很大的影響。這一批人由於其治療疑難怪病和解決棘手問題的特殊能力,大多有點社會地位和聲望,其中有一些還非常有名。

他們和上述第二類研究者一樣,都是為了給人治病或解決生活中的疑難而去觀察別人的前世。不同的是,醫師們用「往世回歸」讓病人自己去看自己的前世;而他們是用自己的功能去為病人看他們的前世。

大多數東方人,包括中國人,歷來都是相信輪迴的。只是近幾十年來,由於一面倒的宣傳,中國不相信輪迴的人才突然多起來。信不信是個人的自由,但轉世的事實卻不因此而改變。事實雖然是事實,但環境不容許就沒法進行研究。因此當西方國家這幾十年來輪迴研究不斷升溫時,中國卻毫無動靜。其實,要說搞輪迴研究,中國有比其他國家好得多的歷史條件和民眾基礎。

其他東方國家,如日本,印度,也一直有人研究輪迴轉世現象,但其深度和廣度都遠不如西方國家,在方法上也主要是我們上面提到的兩種方法。

我們編譯這本輪迴案例故事,就是希望大家通過閱讀故事這種輕鬆方式,對輪迴轉世這個不可辯駁、無法遮掩、無處不在的事實,獲得一點感性的認識。如果讀者餘興未了,還想知道更多細節,甚或還想作一些深入的研究,我們書後所列的部份英文參考書目是一條很好的渠道。那是從眾多的參考書中精心挑選出來的可以信賴的代表作。

目錄

一、引子篇:靈魂的存在

1. 鬼買房子
2. 是誰救了遇難船

二、第 I 類故事

A. 選自「記得前世的兒童」
B. 選自「二十案例示輪迴」
C. 選自「輪迴型案例」

三、第 II 類故事

A. 選自「兒童的前世」
B. 選自「生生世世與背後的神」
C. 選自「往生往世,同歸自我」
D. 選自「生命的本質---我們為何而生存」

四、第 III 類故事

A. 選自「現代預言家」
B. 選自「生命多重」

五、第 IV 類故事

A. 選自「跳出塵囂」
B. 其他故事

後記

參考文獻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