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林澄濤在一起工作的日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5日】驚聞林澄濤被綁架至北京團河勞教所,受到殘酷迫害致精神失常,失去正常生活能力,心中非常悲痛。在這裏我想談談林澄濤給我印象最深的幾件事。

1.初見林澄濤

我和林澄濤是同事。我是從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認識他的。我的另一位同事(也是大法弟子)介紹我認識他時,此時林澄濤已經修煉3年多了。初見林澄濤,便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他給我一種非常正派、溫和的感覺。我們熟悉他的人都喜歡叫他林濤,就連他的同事也這麼叫他,大家感到很親切。林濤為人很好、處處都為別人著想,工作中,誰有了甚麼難處,都願意找他幫忙,他的導師把工作交給他後幾乎就很少過問,相信他能做好。他所在的科室是國家重點實驗室,他所承擔或參與的課題是國家重點基金項目的課題,經常需要彙報實驗的進展情況,所以他的工作就特別的忙,經常一做實驗就是通宵達旦。除此之外,因為林濤是大法老弟子,對法理解比較深,所以新學員喜歡和他交流。對於大法中的事情,林濤從不推脫,儘量擠出時間參加,經常我和他是一邊吃飯一邊說話,吃完飯他又去做實驗了。就這樣,大法的工作他也做了,常人的工作他也做得很好,這就是為甚麼他的導師會給他打出120分的原因吧。

2.林澄濤與《北京市法輪大法祛病健身調查報告》

98年夏秋之季,國家發出了一個通知,要進行氣功管理,各氣功組織重新登記、申報,報紙上也登載了這條消息。於是有學員提出來法輪功也去申報一下,在常人中有一個合法的修煉煉功環境。我和林濤及另一位學員去了先農壇的國家體委,詢問如何登記申報。接待者告訴我們,申報材料中需要有一份功法的祛病健身調查報告,有效人數不少於30人,於是我們決定做一次法輪大法修煉祛病健身效果的調查。

當時在協和醫院做博士研究的李福軍(河南醫科大學副教授)設計了調查報告的表格,當時林濤考慮的是調查的對像是法輪大法修煉者,人群中有文化程度不高的人,所以表格項目不宜太複雜,儘量做到簡單,清晰,一目了然,易於填寫,而且還須符合醫學統計的規格,幾易其稿,終於把表格做好了。

醫學統計調查有它的要求,其中之一的是隨機性,在調查中不能以主觀意向選擇對像,且數量越大隨機性越高。所以我們決定調查的人數不少於1000人,表格分發給我們所能接觸的煉功點,煉功點的輔導員把表格複印後分發給了學員。沒想到第三天表格就陸續回來了,1000多份。

大法在中國洪傳有一大特點,修煉的人多,煉功點也多,因為大法修煉者都是人中的一員,早起去煉功點煉完功了就去上班或回家幹活,有家住東城煉完功到西城上班的,也有家住東城到西城煉功點煉完功了直接上班的,就這樣這張表格不脛而走,很多人都知道了,許多煉功點的輔導員提出了意見,說為甚麼不發給他們表格。於是有學員提出增加調查的人數,把表格廣泛的發給學員。從醫學角度來看,歷來的上千人的大型的醫學調查至少都得幾個月的時間,要在短時間內做這麼一場調查幾乎是不可能的。林濤認為,大法是超常的,我們一定能克服困難完成這次調查的。他對大法的堅定的信念鼓舞著大家。他對我們說,大法中沒有負責人,但這件事情要做好,就需要有人把關、協調,他自願擔負起這一責任,希望大家配合,共同做好這件事。我看到林濤完全放下了自己,把大法擺在了第一位,這是這項調查能順利進行的一個原因。

大家分頭努力,許多大法弟子盡最大可能給予幫助。有學員在電腦機房工作的,借來了機房;數據處理時來了許多電腦打字高手把數據輸入計算機內;有輔導員一天跑好幾趟找填表人修改表格中的錯誤,等等,在這過程中,陸陸續續回來了15,000多張表格。填表中我們發現一種現象,有相當多的學員在填煉功前後身體情況時填到煉功前有若干種病,煉功後無病。有的甚至剛煉了幾天,就感到自己一身輕。有一位70多歲的高級知識分子心臟嚴重衰竭,每年的公費醫療是幾萬至十幾萬元人民幣,後來她的心臟到了需要換瓣膜才能維持生命,僅手術一項就需要20多萬元,還不能保證能否成功,最後她自己都失去了活下去的慾望,堅決不同意做手術,只想著等死算了。這時有人給她送來了一本《轉法輪》,她看著看著,不知不覺中她的心衰症狀減輕了,她的呼吸平穩了,她能下床走動了,最後她要求出院了,從此後她成了一個正常人。醫生說這的確是個奇蹟。林濤和我都見過這位學員,精力充沛,說話聲音響亮,根本不像一個70多歲的老人,更不像是一個有過嚴重心臟病的病人。還有的學員在表格的背面寫道:我修煉法輪大法前是一個病人、廢人,活著是家人的累贅,現在我的病全好了,而且成了家裏屋外幹活的主力,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我沒有機會表達我的心情,只好藉這張表格的背面寫出我的心聲。……類似這種情況很多,我在這裏也無法一一列舉。這些表格都是學員的心血啊,所有做這件事的學員都非常認真地對待這些表格的處理。我們白天上班,晚上幹活,那幾天大家幾乎很少睡覺,林濤更是幾夜沒閤眼。

表格處理完了,就是統計處理了。15,000多張表格中有一些有漏項、錯項的,經過輔導員的努力也無法補齊的就只好放棄了,最後得到12,731份表格。林濤請來了清華紫光公司的電腦工程師趙明來做統計分析。趙明從晚上7點左右幹到凌晨4點,兩次計算結果相同,他認為可以了,林濤問他能不能用別的方法再做一遍,趙明似乎有些擔心時間不夠,但林濤堅持著,趙明於是用別的方法又做了一遍,結果完全相同。清晨7點,我們完成了所有的統計數據的工作。

接下來,我們便開始寫調查報告。這些人中有2人是博士,協和醫院的博士生李福軍和博士後樸日楊,其他是碩士或大學畢業。報告主要由李福軍、林濤執筆,大家修改,初稿完成,再請了外院校的醫學專家大法弟子修改,最後形成了後來的《北京市法輪大法祛病健身效果調查報告》(又稱萬例報告)。整個過程不到兩週時間,就這一點,已經體現出了大法的超常了,更何況如此眾多的修煉人身心巨大的變化,只有大法才能創造出來的奇蹟。

99年7月以後,大法在中國遭到了迫害,一夜之間,所有原來官方及民眾認為好的被說成了壞的,正的被污衊為邪的,這份調查報告也不例外,中央電視台找了一些所謂的「專家」出來否定這份報告,同時上級機關也一再對我們單位施加壓力,單位的一些領導找我和林濤談話,當他們了解了調查報告的起因及其過程時,他們覺得我們做得挺好,符合醫學科研調查的要求,反而對「上邊」的要求感到奇怪。當中央電視台想找我錄像否定這份報告時,領導出面回絕了這一無理要求。兩年多來,這個邪惡的「中傷」電視台給法輪大法造了多少謠言,搞了甚麼「1400例」,找了一些精神病人、殺人犯來誹謗大法,但是這份調查報告始終沒有被否定,僅就12,731這個數字,99.1%的祛病健身有效率就是那所謂的「1400例」無法詆毀的。大法永遠也不會被擊垮。

3.林澄濤與《從醫學角度看法輪大法是超常的科學》

萬例報告的結果雖然向世人展示了法輪大法祛病健身超常的一面,但大家還有一個心願,就是想告訴人們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真正原因是因為人的心性提高所帶來的相應的身體的變化,是因為人的道德的回升才可能達到的。於是我們幾個學員又開始分工合作。林濤最忙,那時他的所有業餘時間幾乎都用在了外出調查,核實情況,找文章中所涉及的主人談,有時為了落實某項內容甚至來回好幾次,每一份材料都是真實的,每一份材料都浸透了林濤和其他大法弟子的汗水。我記得當時林濤經常騎一輛破自行車外出,那自行車除了鈴兒不響哪兒都響,車閘壞了還沒來得及修,一個不小心差一點兒和一輛轎車相撞,幸虧師父法身保護,有驚無險,他站住了。在這過程中,由於大家對法的理解,認識不同,對問題的想法不同,還有許多個人的不好的觀念夾雜在其中,所以經常有爭執和討論,林濤總是堅持我們必須走得最正,放棄個人的東西,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做好這件事。就這樣寫出了《從醫學角度看法輪大法是超常的科學》。

4.後來的事

99年7月中國的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大法的鎮壓開始後,10月中旬,林澄濤因請一些學員到我的辦公室看他的孩子(林濤沒有自己的住處,住在集體宿舍),結果被認為是聚集,被拘留了20天。我們單位的幾個學員被叫去參加一個所謂的「研討班」,其實就是洗腦班。

在洗腦班上,他們找來了我們學校的一些教授、專家和我們談,從科學、醫學、分子生物學、哲學、歷史、氣功等等方面,從理論上想說服我們。沒曾想,無論他們從哪一個角度談,我們都站在大法的基點上和他們談,他們談甚麼,我們也和他們談甚麼。林濤和另一位學員的知識非常淵博,思維非常敏捷,有時把那些教授問得啞口無言,但更多的時候是把嚴肅的氣氛轉變成了輕鬆的氣氛,同時告訴他們大法中的道理。有一位教政治的教授在交談結束時問我們,你們的知識真是淵博,你們的道理是從哪兒來的呢?我們告訴她是從大法中得到的。她說你們的老師真是了不起的人,能夠使這麼多的知識分子信服。我們告訴她我們老師講的不是一般的道理,是宇宙的法理,我看到她神情中升起一種敬意。一位院校長教授和我們交談後,認為我們思想開闊、思維敏捷,都是非常優秀的科學工作者,但他認為既然「中央」已經這樣要求了,那麼不管怎樣都得聽「中央」的,要求我們放棄修煉,否則將被剝奪授課,做科研,參加分房(林濤一直住在集體宿舍),等等的權利,其實這位教授心裏也明白我們講的道理,林濤也曾把大法介紹給他,只是就像師父所說的「那些為政治所利用的所謂科學家,其實也是政治人物。這種人不可能真正站在科學公正的立場上,作出公正科學的論斷,那麼從根本上講他們不能算是科學家,充其量也只能是政治家手中的一根打人的棍子而已。」(《再論迷信》)

此後,我們被剝奪了授課、科研的權利,林濤的分房資格也被取消,林濤堂堂正正地去爭取他的正當權益,單位領導說如果放棄法輪功,甚麼都可以得到,否則不行。林濤認為這是對大法的迫害,於法於理不公,一直在據理力爭,終是無濟於事。此後,林濤曾又因做講清真相之事再次被抓,絕食後送到醫院搶救,後被釋放。後來公安夥同單位想強行綁架林濤去洗腦班,林濤尋機走脫,帶著孩子在外漂泊,直到後來被綁架至團河勞教所被迫害致傷致精神失常。一個優秀的科學工作者,只因為堅持對宇宙真理的信念,受到如此的遭遇,這實在令人痛心!江流氓集團迫害大法,毀掉了多少生命,毀掉了多少知識分子,而且還在毀滅著人類及道德。宇宙的法理豈容踐踏,大法弟子不容侮辱,現在是到了徹底清除宇宙中的一切邪惡,鏟除迫害大法的邪惡之首,鏟除迫害大法的610邪惡之首的最後時刻了。

後記:參加萬例報告的一些學員的情況:
李福軍99年離開協和醫院後回到河南,99年11月年因上訪及參加萬例報告被非法判刑兩年,以後的情況無從查考。
樸日陽因不放棄修煉被協和醫院將其退出博士後工作站回到原籍工作,以後失去了聯繫。
但凌數次被抓,最後離開單位漂泊在外沒有消息。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16/23174.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