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何氏濁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5日】據環境學家說,有許多化學物質造成的水污染對人和其它生物而言是致命的。這些污染物用污水淨化工廠通常使用的分析方法有時候根本化驗不出來。且結構非常穩定,採用通常的處理過程無法使其分解,不可思議的是各種污染物相互化合產生的新的物質,更具毒害性。消除這種污染的方法看來,只有正本清源了!

三年前,一個被科學界稱為政客,被政客稱為還懂點「科學」的人物,被知情者斥為靠打擊別人往上爬的何祚庥,急不可待、異常興奮的跳將起來,因為他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打擊的對像。為了達到嘩眾取寵的目的,完全無視法輪大法自洪傳以來,帶給廣大中國人民的身心健康和穩定的社會環境。肆意歪曲事實,用其「擅長」的伎倆,給法輪功潑髒水。最近,何祚庥又在公開場合販賣它的「揭批」。用他自己的話說,「我的鬥爭性也很強。」於是,用其很強的鬥爭性,「一有機會就在報紙、雜誌上批評法輪功。」

正是因為他的極強的鬥爭性,於是有了天津事件;於是有了「4.25」萬名法輪功學員國務院信訪辦前的和平請願;於是有了「7.20」江澤民集團大規模迫害法輪功學員;於是有了近三年來的「血雨腥風」──4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虐殺,成千上萬的無辜善良百姓被抓、被關,被迫流離失所、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何祚庥的造謠煽動對江澤民集團大規模迫害法輪功負有直接責任;他是利用宣傳媒體迫害法輪功的始作俑者和謀害法輪功學員的元凶。

據說,「4.25」過後,一些了解何祚庥其人其事的科研人員都說何某與其連襟羅幹,一個筆桿子,一個槍桿子,狼狽為奸,導演了一出新的「現代白虎堂」事件;因為,據認識的司法界朋友透露:當時羅幹、何祚庥等人對法輪功進京之事瞭如指掌,包括何處開車進京,在何車站下車,經甚麼路口才能向中南海聚集,並事先安排好了攝像機對每個參與者進行掃瞄。

就在4.25清晨當部份法輪功學員進城後,何祚庥擔心人不多引不起中央領導警惕,就向連襟獻計曰:「只有把事情進一步鬧大,這樣才能使中央作出鎮壓法輪功的決定。」於是,羅幹緊急命令取消路障,並用武裝警察把被擋在中南海外圍的大批法輪功學員,有次序地引入中南海區域形成「包圍圈」;何本人還幾次到現場觀察,又一次還故意露面妄圖挑起爭鬥,不過因法輪功學員沒人理他而作罷。隨後,他夥同羅幹終於勸說「心眼小得不行」的江澤民躲在防彈車裏「實地考察」,最終導致了建國以來規模最大、歷史最長的一場卑鄙而殘酷的鎮壓。

但是這個姚文元式的文字打手,真的了解法輪功嗎?

何祚庥發表的攻擊文章中,說有一個中科院的學生,煉了法輪功,不吃不喝等等。法輪功明確指出功法中沒有辟穀,讓學員符合常人狀態去修煉。後來據調查,該學生也不是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法輪功學員已將事實告訴了何某,可是何某仍然無視事實,繼續造謠。

其實,與其說何祚庥根本就不了解法輪功,倒不如說他已開始有其個人目的。否則,為甚麼法輪功學員多次善意向他講述法輪功的真相,挽回不良影響,卻被他說成是與他「辯論」、「和他鬥」呢?當然了,這個靠著政治鬥爭起家,靠整人往上爬的文字打手,怎麼能真正理解法輪功修煉者的高尚境界呢?有人說「他搞科研甚麼都幹不了,只能通過反偽科學撈點錢財和名利了」。在科研方面,何祚庥毫無建樹,連三流科學家都算不上,但是對「政治鬥爭」卻很在行。

文革中,他用政治大帽子整死了一代建築名師梁思成。文革後,憑著「政治嗅覺」到處撈資本,打著「反偽科學的」旗號,反對氣功、人體特異功能等人體科學。據一位友人講,80年代初期,曾聽過何祚庥的一次「科研」講座。回來後,大失所望,據說,他的演講,毫無學術性可言,倒好像文革中充滿政治口號和空談的批鬥大會的發言。

據國內科技界知情人講,「文革」期間,他號稱他發現了「新粒子」,要把它們獻給黨,故取名為「無子」(意為無產階級之子)和「毛子」(意為毛澤東思想之子),在國內外高能物理學界著實流傳了一段時間,只不過在笑傳時科學家們無一不表示對此君的鄙視和厭惡,

更令人作嘔的是,不久前,在中科院的一次量子力學研討會上,何祚庥在發言說「量子力學的運動規律符合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精神」,當即有幾位正直的學者拂袖而去。而更多的人則對其鄙夷不屑。人們不解:在新世紀的今天,在中國科學最高研究機構,此等不學無術的小人竟有如此市場,公然諂媚、大放厥詞。也難怪江澤民的大公子這個美國三流學校畢業的人能成為科學院副院長。

與此同時,中科院數十位、全國成千上萬學業有成的年輕的科技英才卻因修煉法輪功而被當權小人投入監獄、勞教所,剝奪他們為祖國、為人民工作的權力。究竟是誰在反社會、反科學、反人類?何祚庥之類的小人得勢,真是歷史的倒退、民族的悲哀、國家的不幸!

法輪功學員絕對不能參與政治,這是有明確規定的。修煉的人怎能對常人的政治感興趣呢?如果說何祚庥真是搞科學的,那麼自己又如何對政治如此「情有獨鍾」呢?口口聲聲的「反華的政治勢力」、「鬥爭性」、「政治背景」的等等大帽子。如果何祚庥真是搞科學的,為甚麼不在科學界內,本著客觀求實的態度,進行調查研究,擺出事實、拿出證據。而只會用政治口號壓人呢?

何某對於他人的勸誡,不但不思悔改。還振振有詞的說,「中科院黨組織旗幟鮮明地支持我。而且我的背後有共產黨。」如果何祚庥真的那麼理直氣壯的話,為何要把執政黨搬出來,當擋箭牌呢?一臉奴才相,暴露無遺。

何祚庥還造謠說,(法輪功)理論基礎是:一有神功異能;二有神功異能的人是大師。何又錯了。法輪功讓人重視心性的修煉,而不把功能作為追求的目標。《轉法輪》中說,「功能只是修煉過程的副產品,它不代表層次,不代表一個人的層次高低、功力大小,有的人可能出得多一些,有的人出得少一些。而且功能也不是作為一種主修的東西來追求所能得到的。這個人必須確定了他真正要修煉的同時,他才能夠出功能的,不能當作主要的目的去修。你要煉這些東西幹甚麼?就想在常人中用?那是絕對不能讓你隨便在常人中用的,所以你越求越沒有。因為你是在求,求本身就是執著心,修煉要去的就是執著心。」何祚庥對法輪功如此無知,有甚麼理由在大庭廣眾中大放厥詞呢?

最後,何祚庥道出原委:因為自己是「共產黨員,是無神論信奉者和唯物主義者」,所以,必須「大張旗鼓地去揭露批判。」根據「搞科學的」這位何某人的邏輯:我(或當權者)的信仰和你們的不同,所以我必須大張旗鼓的去反對你的信仰。照此強盜邏輯,何祚庥是不是連保障公民信仰自由的憲法都要一同「揭批」了呢?

三年多來,法輪功學員憑著對宇宙真理堅定的正念,堅強的意志,在巨大壓力面前,堅定的走了過來。對於壓不倒的法輪功學員,江澤民集團極端恐懼。於是,這些道德低下、被利用的「吹鼓手」和「政治棍棒」們再次湧到前台,粉墨登場。何祚庥於是擺出文革中「造反有理」的無賴相、到處誹謗和重傷法輪大法和修煉群眾。這些靠造謠、打擊別人往上爬的無恥小人的言論,就像工業、化學廢物產生的結構穩定的污染物一樣,流到哪裏,就害人到哪裏。因為「它就是壞,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像那個毒藥一樣,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這樣的東西」。

作惡者最終必將受到懲罰。但是,為了正本清源,我們也必須披露何祚庥的宣傳的欺騙性,以免其繼續欺騙和毒害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