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丈夫屍骨未寒 他的姐姐又身陷囹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3日】當我將我家三個月內兩人慘死、一人入獄的遭遇公布於世,我得到很多相識與不相識的善良人的同情,支持和幫助。澳洲外交部幫我從中國廣州取回我丈夫的骨灰盒(我丈夫一年前慘死於中國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年方三十四歲,留下十四個月的女兒我一個人撫養。而中國領事館不給我們孤兒寡母簽證回中國取骨灰盒,我帶著我的女兒四處奔波,八方求助,八個月後才迎來我丈夫的骨灰盒。)在一次記者招待會上兩位女記者聽完我的遭遇後臨別時她們倆的眼睛含著淚水與我握手道別。一位西人女士拿著當天登有我遭遇的報紙來到「正法之路」圖片展來找我,看有甚麼可以幫助我的。

但是在中國,我丈夫的姐姐與我是天壤之別。我丈夫慘死,屍骨未寒。他的姐姐被抓到洗腦班,不許見家人,24小時不許睡覺,強迫看誣蔑法輪功的電視、資料。我丈夫的父親承受不住愛子慘死,愛女被非法關押,住進醫院。我丈夫的姐姐不被允許見一面病危的父親,她有一位九歲的女兒病重也不允許她見她的女兒。這種非人的折磨還不夠,二個月後她被非法判勞教二年,僅僅因為她不放棄煉功做好人的信念。愛女入獄令我丈夫的父親悲痛離開人世。我丈夫的姐姐卻不被允許參加她父親的葬禮。

當我將我家悲慘遭遇公布於世,我丈夫的姐姐在勞教所受到了進一步的迫害,我的心再一次流血。然而在中國,還有千千萬萬的母親受到同樣的迫害。

善良的人們啊!看著這些母親的遭遇,請您伸出您援助之手,幫助我們一起來制止這場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