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正法經歷──從法上認識法才能真正做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21日】

一、正人先正己,必須加強學法,自己從法上認識法,才能修好自己的同時做好正法工作。

1999年7月以前,自己對大法基本上是感性認識,就是認定大法好,但是並沒有從理性上認識大法,所以不重視學法,對師父傳的法沒有真正做到學、念、記。由於對師父講的法理解、掌握的少,自己與學員交流、對常人弘法談的都是修煉中的身體感受,不能從法上去談對法的認識。而作為修煉人的身體感受常人是無法體驗到、也看不到的,所以在講清真相中常人不理解,認為練甚麼功都可以鍛煉身體,為甚麼一定要煉法輪功呢?有一次一個「幫教」人員向我透露:領導開會專門研究我煉功的事,許多領導表示,我這個人文化素質高,工作好,現在卻在表示甚麼都可以放棄就是不放棄修煉法輪功,看來法輪功一定有甚麼道理。我意識到自己對師父講的法理都沒有理解掌握多少,在弘法中難以從法上談自己對大法的認識,也不能更好地幫助人了解大法。我開始重新加強學法。後來一有人跟我談話或路上遇到熟人跟我提煉功的事,他們想拿報紙電視上看來的東西說服我,我能用「我的師父是這樣說的:……我是這樣理解的……。」來與他們談話。現在想起來,那樣的談話就像一場考試,在談話中也檢驗著大法弟子對法的理解和掌握。同時許多常人也通過談話知道了報紙、電視講的和師父傳的法並不是一回事。漸漸地單位裏各方面的干擾就少了許多。一些領導和司法工作人員也表示:你認為好在家煉。

二、 正法重點從身邊做起,遠近結合,讓正法工作更有效果

2000年7月,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大法和修煉者,我寫了一份修煉心得。主要談二點:一是修煉後我是怎樣在工作矛盾、人與人之間的矛盾中按佛法的法理去指導自己正確對待處理的。講的都是周圍的人有目共睹、熟悉了解的事情,讓人們知道我工作好是因為我學了大法。二是針對人們常提的疑問從法上談師父是怎樣說的,自己是怎樣認識的。修煉者在修煉法輪大法過程中真正做到了心性提高,道德高尚。政府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這份心得交上去後震動很大。「610」辦公室大量複印送給上級和同級領導與相關部門。一位同事一天問我:「你寫了甚麼材料,這兩天我在不同的會議上都看到領導手上拿著你的材料在看。」我問怎麼知道是看我寫的材料,他說最後一頁上寫著我的名字。

後來我被異地公安局抓了,有個領導還在電話裏對我的家人說:「煉法輪功的人就是好啊!」

在看守所裏,我與學員交流,大家一致認為:師父留給我們的修煉形式就是學法煉功,我們一定要在這裏做到公開學法煉功,同時弘法。剛進看守所,公安局提審人員和看守所的幹警常常當著學員的面攻擊大法,誹謗師父,我們總是義正詞嚴地大聲向他們揭露邪惡講真相,即使幹警以打腳棒、泡水、關禁閉來威脅時也毫不畏懼,每個學員都表示了堅修到底的態度。我們只要不動氣,大聲講話不是不善,而是震懾抑制邪惡的思想不要攻擊大法,他們就可以少造一些業,同時旁邊的人可以聽清學員講話的內容就是在接受一次弘法。當他們不攻擊大法、不誹謗師父時,我們就以祥和的心態與他們說話,漸漸地不管幹警還是同倉的常人都不再在我們面前攻擊大法和師父了。一段時間後,在日常生活中修煉人的一言一行也讓常人感受到了大法弟子就是不一樣,就是好,他們從內心開始感受到了大法好,同時在學員弘法中初步了解了佛法的法理。

每當電視、報紙(監倉裏有大家湊錢買的電視機、有人訂的報紙)作歪曲或捏造事實、污衊大法的報導時,同監倉裏的常人都會說:「假的,法輪功連蚊子都不打,不可能會殺人的!煉功是想修成佛道神長命,怎麼會自殺呢?」「煉功人不跟人吵架、打架,怎麼會去北京鬧事呢?上訪才是真的。」一些犯罪嫌疑人開始悔罪:「我要早知道法輪功就不會犯罪了。」一些人偷偷跟著學法煉功,個別人被幹警發現訓斥時也敢說大法好了。還有一些人表示明明知道大法好,但不敢煉。

看守所幹警看見我們公開學法煉功剛開始也常干涉,但他們看到倉裏鬧出甚麼事都沒有法輪功的份,同倉的人都說法輪功好,而事實上學員也不是幹甚麼違法的事進來的,只不過是學法煉功,而且每個學員一有機會就揭露公安迫害學員的邪惡行為,幹警也漸漸了解、明白了一些事實情況,也就不再管學員學法煉功了,甚至還多次表示:你們學法煉功我們不管你,倉裏要有甚麼事幫我們做點工作。所裏領導甚至還說:「法輪功不與其他犯人一樣對待。」記得有一天晚上整個看守所突然停電,我們大法弟子大聲齊背經文,整個看守所靜靜的,只有學員朗朗的背法聲音迴盪在整個看守所的上空。由於整體提高,每個學員都能站出來,我們倉的學員進來兩個月後就開創出一個公開學法煉功的環境。

在看守所時一個幹警問我:「你們煉功好,為甚麼你們家人也反對?」我認識到,常人是維護自己的利益的,我的家人對大法是有所了解的,知道我們是在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但冒著因煉功被政府關押有可能失去工作他們就反對了。事實上煉功人家屬承認江澤民集團對學員的迫害也在抵消著學員的正法效果。從看守所出來後,我就注意對家庭成員進行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在此講講我的胞弟思想轉變的例子。

我的胞弟是共產黨員,從小受無神論教育,他的思想就是政府的決定你就要絕對服從,叫你不煉功你偏煉,不是與政府對抗嗎?所以政府關押判刑是你們自己硬要煉功造成的。而我過去對胞弟弘法時不理智,談到的是自己煉功中的感受,談修煉中很高的東西,給他認識法造成障礙。

這次回來後,有一次在家人談論我煉功的事時,我說煉功做好人沒有錯。胞弟馬上反駁:「你煉功做好人我們不煉功就不做好人了?你煉功連累我們你這是做好人嗎?」我說這一切都是政府迫害造成的,而你們參與迫害我們煉功人也加重了我們的難。胞弟一下子暴跳起來:「我們怎麼迫害你啦?」

我嚴肅而又理智地告訴他:「我煉功不幹壞事你們知道,煉功後身體好你們看得到。我們師父教我們做好人,中央卻誹謗、陷害他。我照師父的話約束自己做好人公安局卻把我當壞人抓,你們都認可公安局抓我,還幫公安局來做工作。你們不講真話,公安局就認為我們煉功就是錯的,連他家人都反對煉功,煉功要好家人會反對嗎?你們這不是參與迫害了嗎?你們這種表現叫善良嗎?叫好人嗎?如果你們都講真話,向公安局反映我們煉功的真實情況,公安局的人就會通過你們對我們煉功有個真實的了解,他們就會認識到如果煉功不好他的家人會說好嗎?會這樣支持嗎?如果每個學員的家人都這樣做,公安局都了解了法輪功,我們還會被抓被關嗎?我被關那麼久,就是與你們有關係。」

場面一下靜靜的。胞弟默默坐了許久,才低聲說一句:「你過去不是這樣說的。」從此以後他對法輪功有甚麼疑問也愛跟我談。特別是看了真相影碟後家裏人更是認清這場邪惡的迫害,也願意為大法做一些事了。一次胞弟單位的書記找他談關於我煉功的事,胞弟這個一貫很順從領導的人突然對那位書記說:「你們打算迫害到怎麼樣?」說完轉身走了。弟弟醒悟了。

每個學員就是一粒宇宙大法粒子,他周圍的人都對大法有了正確的認識,再加上學員郵寄,散發,張貼講真相材料使更多的人了解事實,那麼在全國就會形成一個強大的群體趨勢。

三、正法要注意形式與內容,才能達到真正正法的目的。

我在正法實踐的多種形式中,覺得在認識的人群中公開正法效果最好,人熟悉有信任感,正法的內容對方覺得可信度高,容易接受。內容上對常人正法講真相要重視講實例,地址、人名、事情都要具體,因為一些常人聽後會去打聽核實和傳播。在講真相中常人也幫助我們豐富正法工作的經驗,如標語,我的家人和朋友反映字太小,不注意都看不到;內容上只說大法好,大法是正法,人家又沒看過書怎麼知道?

我是這樣想:標語的內容可以針對群眾關心的,報紙,電視造謠的內容來決定,如「做到真善忍就是好人」。「法輪功祛病健身功效好」,「煉功要消業,自殺殺人是造業」等。同時考慮到引人注目,可選色彩比較鮮亮的顏色,最小的字體在兩米的距離能看清為好。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3/23726.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