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宋翠玲被張家口看守所和明德南派出所迫害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20日】宋翠玲,女,52歲,張家口市煤機廠退休工人。自江澤民集團迫害大法以來,她先後六次進京上訪證實大法。其中,2000年10月她因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一個月並罰款1萬元。宋翠玲沒有被這些所嚇倒,2000年12月底,她又加入了進京證實大法的行列,一直到2001年3月初絕食抗議出來。就在她身體還沒完全康復的情況下,4月22日,她與同修一路艱辛,從張家口騎自行車再次進京證實大法。

2001年8月19日,管轄區明德南派出所一夥惡警闖入宋翠玲家。她盤腿立掌除惡,決不配合,惡警便將盤著腿、立著掌的她從六樓抬到了洗腦班,之後,宋翠玲經過7天絕食抗議,衝出了魔窟。

宋翠玲在家的日子裏從不停息。為救度世人,講清真相,她走遍了全市的大街小巷,並騎自行車先後到30多個農村散發真相資料,她從不錯過身邊任何一個可救度之人。一到所謂敏感的日子,單位領導就上門騷擾,宋翠玲就拿著真相資料到單位領導辦公室去講清真相,並把資料、光盤送到領導家的門前,同時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通過宋翠玲的講清真相,單位領導、職工及家屬都改變了對大法的觀念。

2002年5月4日,她又與同修一起到北京近距離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於5月5日早被天安門惡警抓走。北京惡警行兇逼供,用電棍電小宋逼她說出地址及同修姓名,長時間的逼供(電擊)使宋翠玲大小便失禁。當她被送回當地張家口看守所時,她的褲子全是濕的,胳膊、大腿上都發紫。

宋翠玲在張家口看守所同樣受盡了非人道的折磨。小宋每天早上6點被抬到放風場(5月的張家口早上天氣還很涼),到中午太陽又暴曬。小宋一直絕食抗議,在第9天就開始昏迷,昏迷到了第3天,明德南派出所所長宋全林帶著二輕醫院的一男大夫和一女護士只拿著一根管去灌食。邪惡所長宋全林看到地上躺著的小宋,邪惡地說:「就她,好幾回了,一到這時候,她就這樣,都是裝的。」並叫囂到:「誰都能放,唯獨這四個不能放。」這四位大法弟子均住在明德南派出所轄區。邪惡宋全林轉身又對另一位大法弟子說:「你咋不絕食,你不想回家了?」張家口看守所崔所長見他們這樣的態度,當時也跟著邪惡的說:「就這樣灌食,我們還會呢!你們好好查一查。」沒有醫德的大夫過去摸摸脈說:「心臟、脈搏沒事。」接著給宋翠玲插管灌食。

宋翠玲的身體一天比一天虛弱,連水都餵不進去了。一位大法弟子就嘴對嘴地餵小宋。宋翠玲整天昏睡,有時睜睜眼睛,但眼神裏卻閃著熠熠的光輝,這是大法賦予她的力量,也表示了她對大法的堅定。在她昏迷的第二天就起了褥瘡,由於大小便失禁,她的褥瘡一直沒好,每天連褲子都沒法穿。在宋翠玲被迫害致死前,同號的大法弟子曾對管教說:「宋翠玲隨時都可能有生命危險。」看守所崔所長說,「我們是負責看管的。我們也沒有辦法放你們。只能通知辦案單位他們來。」

5月20日早9點拘留所的一位姓劉的女獄醫查班時問一位姓史的女號長宋翠玲怎麼樣,女號長說「沒事」,劉獄醫就走了。快到中午時,宋的呼吸異常,一位大法弟子就餵了一口水,但宋頭一歪沒餵進去。這位大法弟子趕快去摸她的鼻子,宋已經沒氣了。當時是11點45分,當大法弟子去按鈴報告時,女犯人史號長卻說:「是不是餵水嗆著了?」當時一位姓丁的管教與劉獄醫來時,丁管教站在門口沒有進去,劉獄醫摸了摸宋的脈說「假死」,隨後就出去了。12點10分進來2個勞動號的刑事犯把宋抬走了。當時宋上身只穿了一件小舊背心,下身穿一條秋褲。後來聽這兩個刑事犯說,他們把人抬到二樓等了一會,來了一輛汽車就把宋拉走了。

第二天管教到點名時說宋在251醫院。其實當時宋被抬到251醫院時人已經沒氣了。惡警為了掩人耳目,假裝搶救到12點40分,醫院診斷「死因不明」,到下午1點30分才通知家屬,宋的屍體已經在太平間。

犯罪惡人榜:

將宋迫害致死的直接責任人有:北京惡警,張家口市明德南派出所所長宋全林,看守所女獄醫劉XX,還有刑事犯女號長,史菊梅(音)。

張家口明德南派出所所長:宋全林,家住張家口橋西區教場坡22號乙單元201室,宅電:0313-2183862,手機:8851198,單位電話:0313-8072502,公安內線電話:0313-8687353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21/23330.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