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黃埔洗腦班折磨大法學員的種種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16日】「黃埔法制學習班」其實是個法西斯洗腦班,是真正折磨大法學員的恐怖場所。被綁架到那裏去的大法學員如果不屈服就受到折磨。暴徒們每天強迫大法學員看那些誹謗大法的錄像,看完後每天要寫「認識」,大法學員不准跟別人講話,還經常受到暴徒隊長的羞辱大罵。進班第一個月就一連七天不准睡覺,不准坐,不准動,要站在暴徒們指定的地方,一直站到天亮。有的大法學員不知道,晚上到了休息時間就睡,隊長馬上過來,因為房間裏裝有監控器,還有所謂的工作人員在窗口走來走去看著,大法學員的一舉一動它們都看得很清楚,隊長把睡覺的大法學員的頭、臉、耳、嘴、手毒打一頓,還用粗話髒話來羞辱。

大法弟子第二個月如果不屈服,暴徒就一連十幾天不准他們睡覺,每天24個小時強迫看錄像,連中午飯都在電視機前吃。暴徒們不准大法學員眼睛離開電視一下,要眼睛得睜大大地直直看著電視,暴徒們輪班在大法學員前後左右看著。由於長時間不准睡覺,白天黑夜都在電視機前,有的大法學員眼都睜不開了,不知不覺地合上了眼睛,暴徒們馬上就叫不準合上眼睛,這樣折磨十幾天過後也不每天給大法學員休息,有時就一連幾天都沒有睡。

大法弟子第三個月還不屈服,暴徒就加大迫害,暴徒們就要大法學員單個人看電視,晚上一直看到天亮,沒有看電視的大法學員也不准睡,有時就強迫大法學員有的看上半夜電視,有的看下半夜電視,輪來輪去,看完電視都不准睡,跟著寫認識,寫完後要交給隊長它們看,它們看完後認為你寫得不好,就要繼續看電視。

這些都沒有使大法學員屈服,暴徒們就體罰和毒打學員,洗腦班的隊長和保安實際上就是打手,晚上十二點鐘左右它們開始行動,抓住大法學員頭髮拉過來,強迫學員站到它們指定的地方,把學員的腰打彎下去,頭伸到腳邊上,兩手向後伸,不准動,不准離開,不准抬頭,一直彎腰到天亮,還不止是打腰,頭、臉、耳、嘴、手都要打,還用腳踢,它們輪班在旁邊看著,如果哪一個學員累的不行頭抬高一點,隊長就馬上照著學員的腰往死裏打,一直打到腰彎下去,還在每一個學員背後掛一張很大的硬紙,紙上畫著、寫著誹謗大法的話。有一段時間暴徒們完全失去了人性,好像發瘋一樣,晚上從一點鐘開始,洗腦班隊長帶著它的手下對大法學員輪番毒打,抓頭髮,用拳打頭、臉、耳、嘴、腳、手等,用一很粗的針在學員頭上亂扎,有的學員頭被扎破了,有的學員頭上的血滴到地板上很多,隊長就叫它的手下把地板拖乾淨,就這樣打完一個學員再打另一個學員,輪來輪去,差不多一個多小時輪番打一次,一直打到天亮才停止,一個晚上有的學員被打三次,有的打四次,暴徒一連三天晚上都這樣毒打學員,它們還邊打邊罵,滿口粗話髒話,還說打死算了,法輪功死的人多著呢。晚上不是體罰就是毒打,白天強迫看電視,完全沒有一點時間給學員休息,一個月時間都沒有睡幾天。如果是曾經妥協出去再給它們抓回來的,它們會用很髒的搞衛生的毛巾塞在大法學員嘴上,強迫學員做彎腰式、座椅式的體罰,晚上就一直站到天亮,還會受到更狠毒的毒打,黃埔洗腦班就是這樣迫害大法學員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