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大法顯神威──寄自冰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15日】對於26名來自美國、加拿大的學員來說,2002年6月11日是一個難以忘懷的日子,從踏上去冰島的飛機起,我們所有學員都在琢磨怎麼過冰島海關,在飛機上我們也整體交流了一下,有的學員認為,只要有一個學員過關就是勝利,我們要盡可能讓更多的學員能夠進冰島海關;也有人認為我們這次冰島之行的目的就是近距離發正念,講清真相不重要,關鍵是要進入冰島;也有人認為我們要盡可能迴避「你是否是法輪功學員」這樣的敏感問題,最後大家達成共識,就是「各顯神通,智慧過關」。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12日早晨,冰島時間6:30,我們剛踏入冰島海關口的大廳,所有中國面孔的人都被擋住,被帶到大廳的一角,接著分批被帶到機場警察局的一個小房間裏。我們每個人心情都非常沉重,這時有學員提醒大家:「大家穩住神,靜心發正念,我們一定會進去。」接下來是一個漫長的等待過程。每個學員被單獨找著談話,在整個過程中每個學員都在用自己在法中證悟的法理正法:有的在講清真相;有的一言不發,就靜靜地發正念;有的拒絕回答敏感問題;有的與正在冰島內的學員聯繫,讓他們儘快將我們在海關受阻的情況向媒體曝光。

5個小時後,所有學員上了一輛大巴士,被帶到一個學校。在進學校前,所有媒體已經趕到,對學員們進行採訪,同時有學員將法輪功的真相光盤和材料發給周圍的人。然後在所有學員進入這個學校後,這個學校立即被警察封閉,所有記者被擋在外面,我們所有學員與外界隔絕了。

經過短暫的調整後,學員們開始學法、交流,同時向內找,我們整體到底在哪些方面有漏,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大家共同在法理方面探討我們目前的處境和解決方法,加強發正念,明確了大家一定要在法上認識清楚,才會發出強大的正念,同時我們也意識到了講清真相的重要,明白了整體提高是關鍵因素。有學員記起了明慧網上一位大陸學員的一篇體會文章中說,當我們每個學員在利用自己的優勢過關時,實際上是在躲避邪惡的迫害,而沒有用正念鏟除背後的邪惡因素。這樣一個學員的優勢也許會成為邪惡迫害其他學員的藉口,從而使整體有漏,整體境界沒有得到昇華,所以每個學員都要放棄自我,服從整體,所有學員都認識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重要性,大家心一定要齊,做到整體全面無漏。這時大家也都明白了師父所說的三件事「學法、講清真相、發正念」,哪件事情也不能落下。當時還有一個想法,就是我們就堅守在這個學校,堅決不讓他們把我們遣送回去,大家也都同意這個觀點,後來回過頭來看這些也都是人的觀點,當然這是後話。

當達成共識後,所有人的心也都平靜下來了,學法、講清真相、發正念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警察的態度也越來越好;當時針指到下午2:45的時候,學員們正在靜靜學法,這時所有警察突然起身,望著門口,機場警察局長來了。他把一個學員叫到一邊,問她:「如果把你們都送到下一班回波士頓的飛機上,你認為會怎樣?」「我們已經決定要留下來,我們不會走。」學員接著問他:「為甚麼冰島歡迎壞人來,而不歡迎好人來? 這對冰島人民不好,我們留在這兒不是為了我們自己,而是為了冰島人民。」學員說話的同時目光平靜而柔和地看著他,局長避開她的目光說:「我不是個好人,就像中國(江澤民)政府(中的某些人)一樣。」學員說:「不,你是個好人,而且你是個非常好的人。」局長停頓了一下,站起身,跟所有法輪功學員宣布了要遣返我們回去的消息,所有學員立刻感受到了另外空間邪惡的瘋狂,一學員馬上回答:「我們不會走,我們要留在這裏。」局長顯得有點焦躁,反覆地說:「如果你們不走,我們會讓很多警察把你們架上飛機,把你們送回去。你們是想和平地回去還是不和平地回去?」這時到了三點鐘發正念的時間,學員們跟他說:「請給我們20分鐘的時間,20分鐘後我們接著和您討論。」「我最多給你們15分鐘時間。」學員們開始發正念。

發完正念後,這個局長仍然催促學員們趕緊做決定,否則他將動用警力。學員們經過討論,很快達成共識,我們盡可能留下,但是我們也決不和他們發生肢體衝突。所有人都站起來去和警察講真相,有幾個女學員含淚拿著大陸被迫害致死學員的相片對局長說:「希望你能用心再考慮一下你的決定。其實每個人都可以起作用,你可以幫我們。」局長說:「我無能為力,我把我的心擱在家裏了。」但是顯然他有點動容了。這時他的手機響了。

所有學員不約而同地坐下來發正念,有學員開始默默流淚,一個學員平靜地說:「讓我們為了冰島人民的美好未來發出慈悲的正念。」所有學員都流出了慈悲的淚水,這時同修中的一個17歲男孩起身走到局長面前平靜地說:「無論你讓我們做甚麼,請先聽我說完這段話。你現在做出的這個決定是非常重大的,也許你現在不知道,但很快的將來你就會明白。你說你把你的心擱在了家裏,那請你現在把你的心從家裏帶回來,警察應該是用心來幫助別人的。」另一個學員說:「如果你作出決定將我們趕出冰島,這個消息的本身就會被中國政府利用來加劇在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與此同時,發正念的學員發出純淨而堅定的正念,請偉大、慈悲的師父加持所有弟子,我們要徹底否定邪惡的一切安排。這時局長的口風突然一轉,「你們難道真想在這學校呆到17號嗎?」學員們異口同聲地說:「是。」局長說:「那好吧,你們至少可以呆到明天早晨10點。」此時天也變了,地也變了,人也變了,整個教室裏的氣氛一下子緩和下來。

接著加拿大領館官員來了,美國領館官員來了,律師也來了,律師說:「我已經給司法部長寫了信,說政府作出這種決定民眾是不贊成的,你們知道嗎,當地的民眾都很支持你們。」封閉的大門好像一下子被打開了,記者也被允許進來採訪。記者採訪時,學員們正在煉功,記者看了一會,先不採訪,竟然放下照相機,跟學員們學起動作來,有趣的是警察也過來幫忙,幫助記者照相。

不一會兒,當地民眾300多人自發來到學校門口聲援我們,他們對警察說:「你們把我們也關起來吧,我們也煉法輪功。」警察們非常緊張,由於場面比較混亂,一個學員在警察的允許下出門與民眾對話,這個學員當時心態非常純淨,他體會到了大法的力量,他覺得他完全有能力調動這幾百人。他對他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們要理解警察的壓力。」然後他向民眾做了一個向後退的手勢,所有人往後退去。「好,現在我教你們煉法輪功。」學員站在了兩根鐵欄杆上開始教功,所有人開始學功。然後學員開始向他們派發真相光盤和資料,所有人熱切地伸出手,他們等這些資料好像等了幾萬年,警察也改變了緊張的姿態,過來幫著派發資料。最後學員教他們一起唱:「法輪大法好。」

這時已經是當地時間晚上10點,當地的天還亮著,其他學員都在靜靜學法,一個警察對一個學員說:「這真像一個學校。有記者要進來照相,會不會影響你們。」學員說:「沒關係,照吧。」

晚上12點發完正念後,學員們陸續睡去。

夜裏1點,警察局長來了:「你們自由了,你們想去哪兒去哪兒。」

學員們立刻將所有東西收拾好,迅速將教室恢復原樣,教室顯得乾淨、整潔,好像從來就沒有來過26個人。警察和我們友好地合影留念,在一陣歡笑聲中我們離開了這個學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