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文化漫談--從《梅花詩》說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五日】梅花詩的作者是北宋易學家邵雍,他字堯夫,謚號康節。相傳邵康節曾經隱居山林,苦心攻易,但是收穫甚少。有一天中午,他睡覺的時候,聽見老鼠跑來跑去,叫得他心煩意亂,就抓起頭下的枕頭朝老鼠砸了過去,結果沒有擊中。因為枕頭是陶瓷做的,砸在地上就摔碎了,從裏面掉出來一個紙條。大概意思是說「某年某月某日,這個枕頭會被邵雍摔破」。邵雍非常吃驚,因為不但時間完全正確,而且他的名字也一字不差。

他就按照枕頭提供的線索,找到了那個寫紙條的人家。剛要敲門,門就開了,出來一個中年人說,「家父前幾天去世了,臨終前囑咐說今天會來一個叫邵雍的人,讓我把這本書給你,」說完就拿出一本書來。邵雍將那本書研讀一遍以後,算卦就變得非常準確,言無不驗。這就是梅花易數的由來。

梅花易數的起卦方法非常簡單,其依據存乎一心,可能根據顏色,數字,也可能根據聲音節奏,不一而足。算卦的時候,要考慮的因素也很多,比如起卦的時辰,方位,問卦人的狀態(是站著,坐著,躺著,還是在行走)等,最後將這些因素對應成五行,再按照五行生克來佔斷吉凶。其實這種算卦的方法是真正的「數」學,所考慮的因素相當於現代西方代數中多元方程的變量,只不過是考慮了時空等綜合因素的一種更高級的數術而已。

算卦這種方法也是小道採用的一門方式,無論是哪一種算卦的方法都有一個嚴格的要求,就是在起卦前必須心靜如水,摒除雜念,其目的就是達到與天地相通。這樣看來算卦就不是「純技術」了,心靈越清淨,雜念越少,也就越能達到天人感應,算出的東西才越準確。而清淨心靈和排除雜念,其實就是去掉人對於名利等的執著,達到道德的昇華,從中體現的也是人體修煉的因素。

相傳邵雍師法李之才,而李之才是陳摶的學生。

陳摶是道家和儒家都相當推崇的人物。有一個故事說宋太祖在一統天下之前,正是五代十國之際,兵連禍結,陳摶為避亂世隱居在華山。後來宋太祖稱帝,陳摶歡喜地從驢背上掉了下來,說「天下從此太平了」。傳說陳摶特別能睡覺,一睡經年累月不醒,大家都說他是因為討厭戰亂和當權者,藉著睡覺躲清淨。《宋史﹒列傳第二百一十六》中記載「摶好讀《易》,手不釋卷。常自號扶搖子,著《指玄篇》八十一章,言導養及還丹之事。」從他留下的事蹟來看,明顯可以看出他是一個修煉的人。李洪志先生曾經在《轉法輪》的第八講中說過「道家也有講這個的,特別是有一些奇門功法講睡覺,一睡幾十年不出定,不醒。」我感覺陳摶應該是屬於那種副元神修煉的人。

這種副元神修煉的人除了睡覺之外,還有一種人是靠喝酒。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的第七講中說過這樣一句話「為甚麼有些大道修煉要喝酒呢?因為他不是修煉他主元神,是為了麻醉主元神。」我個人感覺最著名的人物當屬唐朝的大詩人李白。他自稱是李謫仙,所謂「謫仙」就是貶下來的仙人。

李白好酒是出了名的,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而且不醉不休。《警世通言》中說他聽說「湖州烏程酒甚佳,白不遠千里而往,到酒肆中,開懷暢飲,旁若無人。時有迦葉司馬經過,聞白狂歌之聲,遣從者問其何人。白隨口答詩四句:青蓮居士謫仙人,酒肆逃名三十春。湖州司馬何須問,金粟如來是後身。」

無論從他的名號「青蓮居士」,還是自稱「謫仙」,都表示他的生命來源非同一般。他媽媽生他之時夢見太白金星入懷,所以李白也稱太白先生。唐玄宗對李白非常寵信,曾問李白志向,李白回答說「臣一無所需,但得杖頭有錢,日沽一醉足矣。」其淡泊名利的胸懷躍然紙上。在李白的詩中也經常有驚人之句,像《將進酒》,《望廬山瀑布》,《夢遊天姥吟留別》中的詞句,沒有修煉人的胸襟是根本就寫不出來的。

李白的另一大特點是喝酒越醉,寫出的詩才越華麗奔放或氣勢磅礡,其實我感覺正像《轉法輪》中第九講所論述的,是那時候他的副元神更能發揮作用。

原來覺得陳摶的睡覺和李白的好酒都是高人隱士的怪癖,學了法輪大法我才知道那其中包涵了超越常人的修煉內涵在裏面。過去的人因為不得大法,很多都在小道中修煉,付出得很多,修得也很苦,雖然他們在常人的眼裏很了不起,實際上他們能證悟的理比常人高出得並不多。

春秋的時候有一個非常著名的琴師叫師曠,可以根據音律占卜戰爭吉凶。相傳晉平公聽到楚國要攻打鄭國,命師曠占卜勝負之數。師曠彈著琴弦,唱起南北不同的歌曲,然後向晉靈公稟告道:"楚國以強凌弱,必會以失敗告終。"果然沒過幾天,就傳來楚國兵敗的消息。

歷史上記載師曠是個盲人,《東周列國志》上說他用艾草熏瞎了自己的眼睛。當時覺得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後來才明白他是因為覺得眼睛看到的東西使他無法專心地做一件事,才採取了如此痛苦的方法使自己的心清淨下來,這種修煉的意志與禪宗二祖慧可在少林寺達摩祖師前斷臂求法如出一轍。只不過師曠是通過小道「有為」的方式達到清淨,根本上來說這種做法並不能使他達到真正的清淨和很高的修煉層次,那麼他的成就也就侷限在占卜吉凶,「聞弦歌而知雅意」上了。雖然在常人眼中來看,他具有超常的本事,但是得了大法的人看他就覺得他還是很苦的。

李洪志先生的《轉法輪》中揭示了無數的天機,所闡述的道理涵蓋了宇宙極微極洪的奧秘。修煉法輪大法以後,回過頭來再看中國古代的文化,發現原來有許多覺得很古怪、不合常理的事情,其實都是貫穿了不同層次的修煉內涵在裏面。站在這樣一個角度上去把握博大精深的中國文化,發現許多深奧的內容變得非常直白淺顯,一目了然。這就是佛法所開啟的智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