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 堂堂正正走出京城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14日】隨著正法進程的加快,我從明慧網上的文章看到許多同修都能從人中走出來去證實大法,我也要走出來,可我的腦海中老出現被抓了怎麼辦,如何如何去承受。後來通過學法和師父的新經文,知道這是舊勢力的邪惡安排,所以要全盤否定它。作為大法弟子維護法證實法是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思想中知道自己應該去北京證實大法,可就是不知道有甚麼障礙著,總覺得自己學法不深,正念不足。

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和向內找,我發現自己有隱蔽很深的怕心、私心,總好像證實大法是為了自己個人的圓滿而做。正在這時,師父的《北美巡迴講法》發表了,師父告訴我們:「你們的修煉絕不是為了個人簡簡單單的圓滿問題,你們的修煉是在救度著對你們寄託無限希望的與你們對應的天體無數眾生,你們的修煉是在救度著每一個龐大的天體大穹中的眾生。」「如果你們修得非常好,那才是一個真正偉大的圓滿。大法弟子的圓滿,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生命跳出三界就完了。大家想想,因為你修好了,那龐大宇宙的生命變壞的就少,淘汰的就少。」「如果你們修得不好,那麼就有許多生命將被淘汰,」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是在證實法中救度著眾生,也是我們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師父教給我們遇事要先想到別人,也就是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我不能因為自己有執著為由棄眾生於不顧,而求安逸。

二零零二年四月初八我終於戰勝了自身的怕心,決定到天安門證實大法,我離開了家門,踏上了正法的航程。

一上路我就跟師父說:「我今天要去證實大法,求師父加持我一定要成功。」我一路發正念,來到了天安門一看,廣場遊人不多,我又來到城樓裏邊,發現裏邊人來人往,我就決定在這裏證實大法。此刻感覺膽膽突突的,此時我看了一下表5點多鐘,我想我不能再等下去了,於是我毫不猶豫的打出了橫幅,同時終於喊出了「法輪大法好」這句珍藏已久的心裏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李洪志老師清白、還大法清白」。一時間好像甚麼都不存在,只有我的喊聲在空中迴盪著,由於自己有漏,被天安門警察抓去,送到天安門派出所。

由於我不配合,他們就用腳踹我的嘴部,傍晚又把我們幾個同修送到北京某派出所,反背著手銬住我,問我姓名、住址,我一律不配合,他們就有的按著,有的押著,有的打,有的用電棒電我,見我不吭聲,就撩起我的衣服電,還不解氣又給潑上水電,可我還是不吭聲。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師父的弟子,我一定要按著「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求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鏟除惡警背後的邪惡因素,讓惡警電棒不起作用。警察電我們一會兒,再充電接著電,惡警輪著班加害我們,整個晚上我們在師父的呵護下度過了一個不同尋常的夜晚。第二天早上這幫惡警邪惡的說:「你熬過了這一班,可頂不住下一班,不行的話,加高壓電棒。」我沒有動心,我想那不是你們說了算的,因為師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文中告訴我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結果這天在我們正念的威力下,惡警整天把我和另一同修銬在一起,只是我們的手銬拽得很緊,深深卡進肉裏,他們沒有再電我們。邪惡的警察時不時進去打我們兩下,有的往我們身上潑髒水,惡警看從我們嘴裏掏不出甚麼,只好把我們送到北京某看守所。到那兒我的手就腫的打不了彎。

在看守所裏,我們開始絕食絕水,抗議警察暴力,可能是自己吃的慾望沒去,到第四天我覺得煉功吃力,一站頭發昏,連坐起來發正念的力氣也沒有了。所以我就想,此地離京城近,是不是應該吃點飯坐起來發正念除首惡,由於沒在法上悟,因此第五天管教說我不配合他連正眼都不看他一眼,於是他就抓住我的頭髮碰牆,接著用腳踹我的脖子,踹得很重,我卻沒覺得疼,我知道那是師父在替我承受了。我心裏很難過,當時就想修煉是嚴肅的,來不得半點馬虎。我對師父說:「弟子錯了,我要鏟除自己的一切慾望之心,絕食絕水抗議到底。邪惡的舊勢力就制約不了我,這不是我們大法弟子應該呆的地方,我們的路是由師父安排的,誰說了都不算,只有師父說了算。就在此刻起,我時刻用正念正視邪惡。

下午6點鐘左右,派出所來人把我們接走,說是要放我們兩個出去,我們很順利回到家,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通過這次正法,我體悟最深的是要在法上認識法,以法為師,只要我們堅定大法,堅信師父,只要在迫害中時刻能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師父還在法中告訴我們「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北美巡迴講法》)

同修們精進吧,我們慈悲的師父不願落下一個大法弟子,一再延長結束的時間,這不是在等待著沒有從人中走出來的弟子嗎?正法已經是最後的最後了,只要正法這件事沒結束,對我們來講都有重新做好的機會。師父告訴我們「只要迫害一天沒結束,那一天就是機會。利用好吧,做得更好吧,快一些重新返回來吧,不要再錯過了。不要背包袱,做錯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後怎麼樣做好,為你自己與眾生真正地負起責任來。」(《北美巡迴講法》)去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我們才不會遺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