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警察說:你們勝利了,我們失敗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9日】我懷著對大法對師父的正信與正念,帶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鏟除邪惡的神聖使命,於2002年4月10日踏上了進京的列車,11日上午在天安門廣場國旗下,舉起了「真、善、忍」橫幅,大聲喊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這是我發自內心最真實、最純淨的心聲,我感到這聲音震撼著整個宇宙,像除魔的利劍穿透邪惡的心臟,使其灰飛煙滅,消解於無形。

當喊完後,收起橫幅準備離開時,由於心性上的疏忽,而被邪惡鑽了空子,讓警察抓住了。當時由於我不配合邪惡,被他們連拖帶打把我塞進警車,在警車裏它們對我施行了無人道的迫害,當時把我打昏死過去了。然後,被抬到天安門分局,在分局裏面仍然不配合他們,邪惡之徒就往鼻子眼裏、生殖器上倒碘酒和雙氧水,蒙上塑料、捂住嘴,腳踏胸口上,踩得我喘不上氣來。迫害我的是天安門分局惡警,警號尾數是569。他還在我面前說師父的壞話,我立即義正辭嚴地針對邪惡之徒說:你不配提我師父的名字,你甚麼也不是,你是個啥呀?邪惡之徒在我強大的正念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灰溜溜地離開了。

我被關進了鐵籠子裏,警察又把我轉到了前門分局,我堅決不配合,它們就把我綁起來強行送到前門分局,又分到前門派出所,都是躺著送去的。在派出所裏,在地上躺了一天一夜,沒有被褥,後又被送到崇文區看守所,也是躺著送去的。在提審我時是被抬著去的,對於他們的提問,我一概不回答。他們就把我送到號裏,教刑事犯賈六(牢頭)把我的衣服扒光洗涼水澡,激得我喘不上氣來。5天後,開始給我灌食,因我進去後就開始絕食抗議。醫務室的惡警白雪見我昏迷不醒,無法灌食,就往我鼻子裏倒雙氧水,把我弄醒後開始灌食迫害。當時想到師父講的:「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轉化與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惡矇蔽的眾生,清除的是邪惡的生命與邪惡的舊勢力,從中圓滿的是大法弟子與樹立大法的威德。」(《大法堅不可摧》)

在絕食的第六天,暴徒們送我到北京公安醫院,住了四天醫院,銬在死人床上打點滴,灌食,又送回到看守所繼續插胃管灌食,當管插到胃裏的時候,血沫就從我的嘴裏噴出來……。就這樣在那裏迫害了我18天,每天都插管灌食(除頭5天外),由於我堅決不配合邪惡,它們從我口裏甚麼也沒得到。我就這樣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終於從魔難中闖了過來,破除了邪惡。18天後無條件釋放。在送我去車站的路上,邪惡之徒說:「你們勝利了,我們失敗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15/22043.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