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時期的九個小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9日】
  • 天安門前講真相的人

  • 警察說:「他們是劉胡蘭,我們是大壞蛋」

  • 經理說:這些錢算是對大法的支持吧

  • 出租車司機:政府不得人心

  • 港台大法同修救度大陸民眾

  • 「這回我可得煉了」

  • 明智的出租車司機

  • 真相條幅下晨煉的老人對警察說:對不起,沒這個義務!

  • 欺軟怕硬的警察

  • 天安門前講真相的人

    爸爸雖然不煉功,但讀過《轉法輪》。他無論是在同學、同事、親友還是同行的旅客面前,幾乎逢人就講大法的真相。

    去年「五一」,他出差去北京,在天安門廣場向同行的人證實大法,他站在英雄紀念碑下(就是假自焚的地方)喝了一大口雪碧,然後指著警車說:「假如我喝的是汽油,他們誰會來救我呢?然後請同行的人掐表,計他跑到人民大會堂(廣場有滅火器的地方)往返用的時間,用了十多分鐘,充份證明了警察救人時間上的虛假。同行的人無不心服。


    警察說:「他們是劉胡蘭,我們是大壞蛋」

    為紀念4.25,華東某市掛出2千餘條條幅,有力的震懾了邪惡。值夜班的警察說:「夜裏都睡不了覺,不一會兒就有電話說,哪兒哪兒有條幅了。我們不怕罪犯,就怕法輪功,抓著罪犯,手銬一戴,罪犯立馬哭爹喊娘直發蔫。抓到個法輪功,可就不同了,戴手銬,人家不怕,說理說不過人家,個個都成了劉胡蘭,而我們卻成了大壞蛋。」


    經理說:這些錢算是對大法的支持吧

    在流離失所中,許多朋友給我許多幫助。租房,轉移資料,等等。他們都很願意幫我。這都與我平時的為人相關,有的一遇到生活上的問題,首先想到的就是我,說希望可以見到我,以幫助他們打開心結。大法的威力啊,說不盡。上個月,向一位公司經理講清大法真相,我從經理的工作到感情生活的問題等平易近人的角度切入,經理那天下午放棄了高級課程的培訓學習,一直在聽我說。

    我說,公司搞市場調查要求實事求是便是一種「真」的體現,做人的真誠總是最能打動人心,公司極力追求塑造的信譽都是去努力做到「真」。親朋好友間的愛護,公司管理中對屬下員工的福利舉動也在「善」的範疇。吃苦耐勞的敬業精神也是一種「忍」。大致是那樣說開了。原先,經理認為大法被迫害站在政治角度來看很正常,但最後經理徹底改變原來的認識。臨走時一定要給我錢,說,帶的錢不多,先拿著,有困難找我。我說,我不會收你的錢。經理又說,聽完你講一下午,對自己的幫助很大,啟發很大,你可以做心理醫生,這些錢算是對大法的支持吧!

    聽完經理這一說,我真覺得一股熱流在心中流淌,還有甚麼比遇到一個維護大法的生命更值得欣慰的呢?聯想到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造謠說法輪功有國外政治勢力出錢的謊言,看看今天在謊言中不停覺醒的老百姓吧,就知道邪惡維持不了多久了。


    出租車司機:政府不得人心

    「五一」勞動節期間,一次因趕時間坐出租車。我原本不太想說話,但司機主動與我聊天,說節日期間生意並不好,有錢的去外地了,沒錢的在家呆著,現在人心都不穩,隨時都有下崗的威脅,錢都不敢輕易亂花。他說:「就好像法輪功,為甚麼那麼多人學?現在社會沒甚麼保障可言,還不是因為煉功了內心安定了,身心健康了。鎮壓後是不是如宣傳所說的人家(指法輪功)多麼不好,我倒不覺得,要迫害甚麼藉口都有。」然後又說,「政府不得人心。」司機對大法的理性思考,說明江集團的謊言已經在民眾心裏不攻自破,人心都在向著法輪大法。


    港台大法同修救度大陸民眾

    有朋友經香港去日本作商務考察,剛到香港便收到大量真相材料,她表示將真相資料帶回大陸有顧慮,因而在旅途中儘快把資料看完,明白真相後說:在中國封閉得太厲害了,小孩在校讀書便是洗腦,以後我家小孩長大後不能在國內讀書,到國外去吧,以免被洗腦。另一朋友在商鋪收到一封從台灣寄來的賀卡,卡上印有煉功動作圖片和36名西人學員天安門合影圖片,看後深受震撼。大陸以外的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做了大量工作,挽救了無數被謊言矇蔽的生命,由於接觸了解真相機會較少,因而形式的美感亦非常重要(第一印象)。


    「這回我可得煉了」

    朋友是常人,但讀過法輪大法,知道真相。

    他給我講起昨晚的夢,他說:我被帶到一間屋子,屋裏的人化成鬼來殺我,我逃出屋子,看見外面一些鬼在給我洗腦,將腦袋鑿一個洞,把髒東西灌進去。我拔腿就跑,一個鬼在後面追我。我就學你們發正念。鬼就倒地了,可又爬起來,我又念了一遍,鬼又倒下去,可又爬起來,我念了三遍,鬼就倒下去了,死了。

    朋友說:「這回我可得煉了。」


    明智的出租車司機

    大法弟子問:「老弟,你家有煉法輪功的嗎?你對法輪功有甚麼看法?」

    出租車司機:「沒有,我不煉法輪功,但是在國家這樣的打壓下,他們還發傳單、貼標語,而且還有這麼多的博士、碩士、教授、高級知識分子煉,這說明法輪功肯定有功。」

    大法弟子:「你真聰明。」


    真相條幅下晨煉的老人對警察說:對不起,沒這個義務!

    早晨,一個「法輪大法好」的小條幅掛在一顆大樹上,樹下,幾個老者在晨煉。一輛標有公安字樣的麵包車驟然停下,從車上下來兩個「大沿帽」。

    大沿帽:看見掛條幅的人了嗎?
    老者:看見了!
    大沿帽:看見了?甚麼樣的?
    老者:沒記住!
    大沿帽:(白了一眼)那當時為甚麼不報告?
    老者:對不起,沒這個義務。我兒子好幾年不開支了,也沒人問一聲。

    大沿帽又白了一眼,甚麼話沒說,上車了。小條幅依舊在晨風中飄揚著!


    欺軟怕硬的警察

    大法弟子A的弟弟小C,因為哥哥被抓到洗腦班(所謂「法制學校」),由於沒有任何手續,就找到「法制學校」理論,由於跟他們也無理可論,又加上大法弟子A絕食抗議,已不能下床走動,小C氣極之下與那些警察們大鬧一通。十多個警察爭先恐後,氣勢逼人,但由於小C口氣也不軟:「法輪功打不還手,我不煉功,可不是好欺負的!」警察沒敢動手。事後,一「校方代表」來到小C家,與小C推杯換盞,最後一句「黑白兩道是一家」的「至理名言」下,與小C之間的事不了了之。小A也用正念闖出洗腦班。

    返回頁首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18/22182.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