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過程中徹底放下常人的等級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5日】我和另一位同修有一個共同的想法,即去教堂給人們講清真相。在一個星期天,我們帶了一些有關真相的資料去了教堂。由於當時人們正在做禮拜,為了不影響別人,我們選擇了後排的座位坐下。我只有一個念頭,就是等禮拜結束後去給主持的牧師講真相並將資料交給他。

禮拜結束後,牧師徑直走到大門口親自與大家告別。我們必須等人們都走後才有機會和牧師交談。這時我們身邊有一位不太引人注目的先生在給人們發關於一個講座的通知。他主動和我們說話,還給了我們一份通知,並邀請我們參加該講座。就這樣我們開始了交談。在談話過程中我看到牧師走了。我當時很失望,心想,一定是干擾。但我又想:為甚麼我一心只想給主持牧師講真相而給這位似乎不太重要的先生講真相就不那麼熱心呢?我發現了自己隱藏著一種根深蒂固的常人的等級觀念。我把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人看得比一般人重要。這是一顆非常不純的心。師父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中說:「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

我徹底鏟除了這種觀念,繼續和這位先生交談。開始時他有點疑慮,但他還是繼續聽我講。我把原來給主持牧師準備的資料給了這位先生。他說回去一定要好好看看。我們也答應了參加那個講座。

在講座中我們又見到了這位先生。在討論中他提到了一個將有不同國家代表參加的活動。講座結束後我向他打聽這次活動的情況。他很友好,說他已經看過我的資料了,並邀請我參加這次活動。我們又談了很長時間。分手時他給了我一張他的名片,這時我才知道他是一位政府部門的官員。他答應要把我給他的信息傳達給他的上級和其他官員。另外他又給我介紹了在場的其他官員。我認識到,只要帶著純淨的心去做大法的工作,師父就會帶著我們走,事情也好辦得多,由於邪惡沒有空子可鑽,也就不會出現干擾。

由此我想起,少數大法弟子在做正法工作時很注重那些「重要」或「知名」的人士。遇到一般老百姓似乎就沒那麼大的興趣。遇到麻煩時,只是把它當作邪惡的干擾。我認為這也是個基點的問題。師父在經文《修煉不是政治》中說:「我們大法修煉的形式就是這樣的,也不投靠任何國內國外的政治勢力。」正法的進程怎麼能取決於那些「重要」或「知名」人士呢?對政治家或「重要」人士寄予極大希望,而對一般人不予重視也是執著心,這其中往往隱藏著一種私心。如果基點站錯了,那麼恰恰在給「重要」人士講真相過程中就會遇到種種困難。這使我想起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提到的那個總理的情況。此外,帶著等級觀念的心是不善的。師父對弟子都是一視同仁的,那麼作為大法弟子在救渡眾生時也應該一視同仁,這才是大法弟子的真正慈悲。

以上是個人所悟,供同修參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