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法律手段窒息邪惡,講清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4日】最近我們個人站出來,在華盛頓DC聯邦法院起訴中國國安部,公安部和中央電視台,中國駐美使領館內某些邪惡個人的法律訴訟引起了美國社會的重視。這個訴訟案是由於美國法輪功修煉群眾兩年多來,深受邪惡操縱的機器無端迫害,受憲法保護的權利被剝奪,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求訴法律的。今天我代表這次站出來起訴邪惡勢力的部份原告大法弟子,和大家談談我們在法理上的認識。

一、對迫害的認識

如果有人問你,自鎮壓以來,你有沒有遭受甚麼迫害。你想一想,也許會說,好像沒有甚麼直接的。

真的沒有嗎?那麼,除了那些被使館雇佣的打手毆打的、車窗被砸的、電話被竊聽的大法弟子,我們其他海外弟子到底有沒有遭受迫害?如果我們自己對這種種的迫害都沒有認清,還談甚麼揭露邪惡、停止迫害呢?

因為你煉功,國內的親人被威脅、被國安局問話,生活在恐懼之中,這是不是迫害?

因為聽信了邪惡的宣傳,你公司的中國同事用奇怪的眼光看著你,這是不是迫害?你的顧客因為邪惡的宣傳,害怕邪惡的壓力而走掉,這又是不是迫害?當然不是說你的同事和顧客在迫害你,但是他們這樣做卻是由於這場邪惡的鎮壓。

因為中央電視台一貫造謠的結果,你煉功,國內的家人不理解,以為你在反華、以為你會自殺,這是不是迫害?

使館對中文媒體施以壓力,妄圖迫使他們不敢刊登大法弟子提供的真相文章,或終止刊登我們講清真象的文章,這是不是迫害?

因為煉功,你不能回大陸探親,不能參加有些華人社區活動,甚至不能參加你自己付了費的中國餐會,護照延期、簽證申請受阻,這是不是迫害?

因為煉功,被特務跟蹤、竊聽,這又是不是迫害?因為參加遊行,被特務拍照,謾罵,毆打;你的住房被撬入;在領使館前煉功,被人記下名字,遭到圍攻,這就是迫害!

因為煉功,你被無理拒絕進入香港,因為你的名字出現在黑名單上,這是不是迫害?你在你自己的國家舉行活動,遭到邪惡駐外機構的干擾和搗亂,這就是迫害!你與本地同修的電話聯繫被監聽、被錄音並被播放到你家裏的電話留言上、手機上,這就是迫害!你的車被砸,車窗被打破,車胎被弄壞,這就是迫害!

這些,身在海外的大法弟子,又有誰沒有經歷過呢?怎麼能說沒受甚麼迫害呢?一切的一切都是邪惡迫害所致,是邪惡宣傳造成的仇恨犯罪。

更有甚者,許多地方政府官員因為褒獎法輪功,被江澤民邪惡勢力騷擾,這就是迫害。

對任何迫害的認可,都是在滋養它。有些迫害,從鎮壓開始以來每天都在發生,我們卻熟視無睹,似乎已習以為常。開法會時,租會場的酒店被威脅,以致很多次法會的場地都不能提前公布,這也是迫害的結果。由於煉功而擔心自己上黑名單,等等。當然,怕心應該去掉,我們修煉的人遇事向內找,以苦為樂,對自己所遭受的不公並不放在心上。但同時一定要分清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的區別。對每個大法粒子的迫害,其實也就是對大法的迫害。也許,我們已經經歷太多的迫害。也許,我們認為自己所經歷的迫害與大陸弟子相比算不上甚麼。但是,迫害就是迫害。不論大小,不論出於甚麼藉口,迫害就是迫害,對大法的任何迫害都是不應該存在的,我們更不應默認和滋養它。

師父說:「當然了它們所有安排的一切我是否定的,是不承認的。」(《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你們知道嗎?這場舊勢力所安排的邪惡考驗,我是根本就不承認的。」(《建議》)

在這方面,海外的弟子對邪惡的揭露還很不夠。師父說「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惡而不是大法弟子。」(《建議》)

二、我們的正念是律師工作進程的根本

即使我們認識到了要站出來將邪惡勢力繩之以法,由於對法律的不了解,我們許多人仍然缺乏足夠的信心。例如,主觀認為自己案子發生在個人身上,沒有其他人在場;犯罪的人沒有留下姓名、住址,沒有通報背後收買的人是誰;我當時沒有報警,或者是報警了,但是警察大事化小,等等。是的,如果我們當時就有足夠的認識抵制和制止邪惡的迫害,我們就會記下罪證,聯繫警察,更早地將邪惡抓上法庭,但是今天也不晚,只要正法一天還在進行,我們就可以充份利用這剩餘的時間,以自己受迫害的親身經歷,向世人講清真相。

師父在《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說「在那麼大的壓力面前能夠走出來,向世人講清我們是怎麼回事,告訴人們我們是被迫害的,一切的打壓手段都是造謠、中傷,完全都是迫害性的,而且是最邪惡的迫害,當世人知道迫害的真相後,他們都感到很震驚。」

感謝世人中的正義之士,在尋找願意幫助我們的律師中,我們看到不少人十分同情我們的遭遇,他們以不同的方式幫助我們。我們抱著一種純善的心態,抱著一種大法弟子對正法進程負責的態度,始終向所有遇到的律師們講清真相。

這裏和大家分享一個感人的故事。當我們把講清真相的資料交給律師之後,在第一次他們同我們的談話時,他們對我們說,江澤民集團把國內鎮壓搬到海外來,用各種手段,政府的、商業的、媒體的,在所有領域的所有層面上對你們進行鎮壓。任何一個外國機構都不能允許像這樣在美國的土地上剝奪美國人民的憲法權力!你們的和平,安祥的修煉,就是我們生活的一部份。今天對你們的鎮壓,明天就可能是對我們的迫害。在我們一生中為自己真正信仰的東西工作的時候不多,現在我們看到你們是最好的人,修煉真善忍,我們信任你們,願意為你們工作。

律師與我們的共識是建立在我們的強大正念之上的。我們對他們的信任是他們正確工作的基礎和方向;他們的智慧和才能,在扶持正義、主持公道的協助正法工作中充份展示出來,並幫助我們加強具體操作上的信心和決策。最後經過大量的研究和分析,我們以「反貪污詐騙團伙罪」等十幾項法律條文起訴了邪惡機構和邪惡個人。律師幫助我們學習和了解了不少法律知識,建立了運用人世間現有法律,抑制邪惡,打擊邪惡的方法。通過一段艱苦的修煉過程,我們從法理上認識到,如果現成的一條法律拿來,即可將邪惡繩之以法固然好,但是更多的更複雜的情況可能是,邪惡勢力的安排不會讓我們總是容易地套上兩三個法典條文,而需要智慧地創造性地運用人間的法律來制止邪惡。用現有的法律表面文字束縛住我們的思想,正是舊勢力的安排。我們的認識不能突破,將直接阻擾和干擾律師運用人間法律聲張正義,抑惡揚善的工作。

目前的訴訟是根據美國聯邦法典中「詐騙腐敗組織集團犯罪」條款起訴邪惡的。邪惡勢力有以下犯罪要素:人身威脅和毆打;砸壞車輛、傳單和新聞資料被偷盜或毀壞;至少一名學員的車輛被燒毀;跟蹤、拍照以恐嚇阻止我們集會;私人談話經常被先進設備秘密錄音、學員在他們的住宅電話、手機和工作電話的留言系統、語音郵件中收聽到自己的私人談話被播放回來;對上訴行為提出法律訴訟遭到謀殺威脅;受到縱火威脅不得在酒店集會;因為被告兩部人員暗中冒用法輪功網站名義攻擊美國交通部網站;大法弟子在中國的家人受到威脅;大法弟子的護照失效、前往中國的簽證和旅行許可遭到拒絕,等等,江澤民集團的行為構成了「詐騙腐敗組織集團犯罪」。邪惡有計劃的,連續性的,有目的的犯罪模式,在起訴書中昭然若揭。這樣的用人間法律所揭示的累累罪行,不僅有力地打擊了邪惡,也幫助我們和世人更清楚的認識到邪惡對整個社會、自由和憲法權力的危害和威脅。

正法中所做的這些都是為了講清真相、救度世人,而不是為了做事,那麼就要有針對性地把不同層面的真相揭示出來。律師們總是感歎案子的不易,作為非修煉者,他們當然不會從正法進程的角度去看問題。對此,我們需要通過他們能理解的方式闡明「法律的出發點是為了主持人間正義」,幫助他們樹立正念。

三、我們不做,誰做?!

修煉界認為,法律在某種意義上是給常人解決前世今生的淵緣關係的。作為一種舊勢力的安排,法律制度受制於道德下滑的狀況,有反過來制約社會和人的行為。今天的正法中,加拿大和其他地方的弟子所做的訴訟案件給了我們啟示,這就是我們仍然可以很好地利用其現有的程序懲罰和抑制邪惡,打破舊勢力的安排,將其作為正法的方法之一。

如果我們認識不足,就會被舊有安排中的表面現象障礙住,不敢或不能用其所能,打擊邪惡。如果我們正念不強,或許會被條款牽住鼻子,束手束腳,不能最大限度地發揮我們的作用和對法律的利用,積極主動地抑制邪惡。

師父在《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說「當然了,能夠做好這一切,和我們每個人、與每個大法弟子的自身的修煉、自身的提高那是分不開的,所以無論怎麼遭受迫害,在困難的情況下,大家都能夠堅持修煉、堅持學法,能夠清醒自己。修煉人的思想如果離開法,邪惡就會鑽進來。用人眼睛看,人與人世的一切是立體的,其實呢,整個人類空間的一切物質、花草樹木,包括人、空氣,一切都是那麼大的粒子(分子)構成的。而在這一層粒子當中,一切是貫通的,包括人的身體。人自己沒有正念,那麼宇宙中,在三界中,一切不好的東西在人的身體裏川流不息,甚至於在這裏停留人也都意識不到。人就是被這樣操縱,就是在這些粒子能夠溝通的情況下操縱人。那麼大家經過這兩年的被迫害當中都能夠堅持修煉,使自己越來越清醒,越來越看清了這場迫害的邪惡,那麼也就是說學法對大法弟子來講、對修煉的人來講,確確實實是非常重要。」我們的經驗和教訓都告訴我們,師父說的是千真萬確,「每個人在修煉中、在提高中、在認識中,對正法中的事情做得好與壞與自己的修煉有著直接關係,與自己提高的層次也有著直接關係」。「講清真相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每個學員都要重視這個問題。我告訴大家,除了你個人的修煉之外,當前最大的事情就是講清真相,因為它在直接地普度著眾生,它直接地在挽救著未來的人,同時它體現出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偉大──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你們還在救度著眾生。」

抑制邪惡,本身就是救度眾生,所以這裏我們拿起筆來,寫下自己及家人朋友所受的迫害,由我們親自記下這段歷史。讓人們認識到這場迫害到底有多麼邪惡,又是如何影響了整個社會,造成人們的誤解,從生命的永遠上干擾了他們得救的緣份。每個大法弟子都可以寫,每個大法弟子都應該寫。也許你認為自己的經歷算不上甚麼,但所有弟子的經歷合在一起,就可以讓世人看清這場鎮壓的邪惡,從而全面揭露邪惡,讓邪惡徹底地暴露在陽光之下,無處可藏!「使全世界的人、全中國的人都認識這場邪惡的時候,那邪惡還能起作用嗎?它就垮了。」(「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

我們同時建議海外的大法弟子可將有關資料統一整理成冊,交所在國政府有關部門備案、調查,為充份利用法律手段懲治邪惡、追討賠償作出切實的準備。讓邪惡自己承受它們所強加於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一切。我們還建議,所有美國的弟子,仔細回憶自己所受迫害的經歷,寫成文字,加入我們的訴訟,讓社會和民眾真正了解我們所受迫害的真相。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13/21906.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