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身邊的老師同學洪法講真相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4日】師父好!大家好!

我發言的主題是:我在過去的一年中是怎樣向我的老師和同學講清法輪功真相的。我所在的學校又是如何開始變得非常支持法輪功的。過去11年來,我一直是在劍橋市的一所私立學校上學。現在,我是畢業班的學生。

去年年初,我開始積極地在學校裏尋找講清真相的途徑。我把《轉法輪》和《法輪功》這兩本書放到了圖書館,並且向朋友們推薦這兩本書。當1999年4月一萬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南海聚集和2001年1月江羅集團在國內上演的自焚事件發生後,我的朋友們都向我詢問有關情況,我也對他們關心的問題一一做了解答。

去年二月份,我在講清真相方面的努力真的開始有了效果。在我參加一個紀念馬丁.路德金的集會後為之所動並給主辦這個活動的老師發了一封很長的電子郵件。幾個星期後,當我和這個老師面對面談起法輪功的時候,他說,「我怎麼會忘記那封三頁長的電子郵件呢?」碰巧,他還擔任學校裏最大的特殊興趣團體──「多文化學生聯合會」的指導老師。我們決定在四月份的最後一個星期三由「多文化學生聯合會」邀請我做一個講演。

接著,在三月中旬,我的兩個朋友問起了法輪功的事情。他們是我們學校的校刊(曾獲過很多獎)的社論編輯和資深記者。社論編輯想讓我寫一篇嘉賓專欄的文章在五月或六月的刊物上發表。那個資深記者想寫一篇關於法輪功的文章。

在2001年波士頓心得交流會上,當我聽到其他高中、大學的學員鼓舞人心的心得體會後,我確信我可以在學校做更多的事情。我也第一次聽說徵集學生請願簽名制止迫害的消息。我認識到收集簽名會對講清真相有很大的幫助。

我們高中有500多個學生,我在三個星期內收集了120多個簽名。我認識到收集簽名不是目的,而是得到他們對法輪功的支持。當他們瀏覽我提供的被捕和死亡的統計數據和照片的時候,我用幾分鐘簡要地介紹了法輪功是甚麼以及它所受到的迫害。有兩次當我的同學開始把簽名的名單遞給下一個人並且告訴他們在往下傳之前簽上他們的名字的時候,我非常非常地感動。我們整個拉丁文班的14個同學都簽了名。我是學校的學生,我可以與我不認識的同學打交道,請他們簽請願書。對那些感興趣的同學,我還給了他們宣傳材料,讓他們帶回家給他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看。

四月中旬,我在一個婦女問題的小組會議上對六、七個人非正式地談起了法輪功女學員受到的迫害。我校《大赦國際》的地方分會在收到我送給他們的材料後立刻採取了行動。

隨著我要在「多文化學生聯合會」做講演的日子的臨近,我在兩星期一次的全校集會上發了兩次通知。在我去「多文化學生聯合會」做講演的前一個星期,我去找我們學校的校長,請他同意我在做講演的前一天在學校周圍展覽一些宣傳板。他感到很驚奇,並且熱誠地批准了我的請求。我在圖書館裏放了一個宣傳板。我放在宣傳板下面的報紙很快地被拿光了。

我做了20分鐘的講演:五分鐘講法輪功是甚麼;五分鐘講法輪功所受到的迫害;五分鐘講一萬人聚集在中南海的4.25事件;最後五分鐘是回答問題。

我的一個好朋友是「亞洲文化社團」的聯合主席。「亞洲文化社團」是我們學校第二大特殊興趣團體。在我去「多文化學生聯合會」做講演的前一個星期,我和她以及她的社團成員談起了法輪功。不巧的是,他們已經在我做講演的那天安排了活動。然而,當我做講演講了一半的時候,我欣喜地看到我的朋友帶著十幾個「亞洲文化社團」的成員進入了會場。

大約有50個學生和兩、三個老師參加了我在「多文化學生聯合會」做的講演。房間裏原沒簽請願書的人都在請願書上簽了名。

六月的校刊登出了我在嘉賓專欄的文章和校報記者寫的特寫文章。大於四分之三的版面都是在寫法輪功的。假期過後的第一期校刊有三頁的夏季副刊。上面登了一篇關於我「從波士頓步行到華盛頓DC」以喚起人們對法輪功在中國受迫害的關注的報導文章。那是那期校刊中唯一的一篇講述個人經歷的文章。這篇文章佔的份量之重其所附的照片比學校新任校長的照片還大。

最後,幾個星期前,我應邀在高年級的選修課──中國歷史課上作了一次特別講演。我仔細解釋了迫害是怎麼開始的和至今所發生的關鍵事件。這是一次非常好的體驗,因為我認識房間裏所有的人而且很多都是我的朋友。大多數人以前曾聽說過法輪功,所以他們提出的問題都是經過仔細考慮的,而且涉及到了一些我沒有提到的話題。

回想起來,我們學校從學生、老師、校長和學校組織各個方面給予了支持。乍看之下,上面所列的大部份只是過去一年多我在學校所做過的幾件事情而已。然而,細想一下,我在學校所做過的每一件事情都使我在講清真相中更加自如。

在知道我是一個法輪功學員之前,學校裏的大部份人認識我是因為我是他們的朋友、同學或學生, 或是知道我是一個很友好的人。我現在明白了,過去十年來,我在學校所建立起來的各種關係都是為了法輪大法今日的弘傳而建立的。去年,我在BB&N社區裏非常地活躍。但是直到現在,我才悟到了我為甚麼會從過去的膽怯、怕羞突然地發生了轉變。是因為要向更多的人講清真相,特別是自己身邊的人。因為他們了解我,他們會更容易地相信我所向他們介紹的事實。

每一件事都是師父已安排好的,以便我們可以在今天的正法中利用。我們只是要想清楚如何站在法上運用這些安排。我變得對人更加和善,使我對他們講真相時更加容易和自然。這也是我們學校為甚麼現在非常支持法輪功的原因。當我開始徵集簽名時,我已經通過成為好學生、好朋友以及積極參與各項學校組織的活動,贏得了他們的信任。我已經學會了如何建立與人們相互信任、尊重的基礎。

(2002年4月波士頓法會發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7/21754.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