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貴的人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七日】對另外空間所有的生命來說,現在正法時期地球上的一張人皮簡直太珍貴了。邪惡拼死力保江××的人皮,因為那不是人,是邪惡赤膊上陣,直接套上這個人皮在破壞大法。人間大法弟子這個身體更是無法形容的珍貴。這可是我們等了千萬年,當初為宇宙眾生冒天膽下凡間,在生生世世的轉生中,吃了無數的苦,在師父的呵護下換來的呀。這張人皮在正法的階段可以「助師世間行」,可以為大法在世間確立堅如磐石的基礎,可以在人間證實大法,可以講清真相,可以救度世人,可以圓滿自己的世界,救度自己世界中無量眾生……。法中講要放下生死,那是一種境界,而不是不珍惜我們的人體。

記的讀到一篇常人的文章,說一個年輕的母親有孩子之前總想自殺,她覺的人生太苦了,了無生趣。有孩子之後,她說:「我再也不想死了,孩子那麼無助,那麼需要我,我怎麼能只想到自己,丟下孩子去死呢?」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活在人間不是為了個人修煉,也不是為了個人圓滿,而是為了在師父正法時救度眾生。想想那麼多被謊言毒害的眾生,他們明白的一面都像嗷嗷待哺的孩子無助的等待我們去救度呢,對我們寄予無限希望的生命等著我們利用這個身體在人間好好學法,去除一切執著,他們才能得到歸正啊。

這張人皮令宇宙中無量無計正的生命羨慕,令無數邪惡生命眼紅。我們自己是否意識到他的珍貴,是否珍惜了呢?

邪惡挖空心思想要「肉體上消滅」我們。其實從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來認識,大法弟子是不應該被迫害死的,一個都不應該。那為甚麼出現了呢?是不是我們自己有漏而落入了邪惡的安排呀?有的說:「為了大法我甚麼都能捨棄,要命你就拿去吧!」「你要是如何如何我就死在這兒!」有的撞牆。這類言語和動作的背後是否不自覺的有種求死的心被舊勢力利用了?是否我們不自覺的想用脫去人皮來表白自己是放下生死,好像「放下生死」就應該這樣。怎麼好像修來修去,修成像常人中的英雄人物了哪?這不是大法裏面的東西啊?反思一下,是否有個人英雄主義的成分?是否摻雜有人的爭鬥心?是否有被情和私帶動下的表現?從小在中共教育體制下薰陶,不知不覺的被灌輸了不珍惜、甚至藐視生命的變異思想,這也是舊勢力精心安排的一部份,就讓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能按正法需要的那樣去珍惜生命,以人心來理解「放下生死」,舊勢力利用這點從肉體上消滅它們看不上的、嫉妒的學員。宇宙中的正神看著乾著急,被舊法理制約沒辦法出手保護。

放下生死、無私無我、捨盡一切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那是法對我們的要求,是正法弟子應該達到的一種境界。而執著於追求或表現「我要放下生死」則還沒有脫離「我」,還是一個「私」,可能反而被舊勢力利用來加重對大法及弟子的迫害。

如果想到那麼多對我們無限期待的生命等待著我們的救度,那麼大法弟子證實法、講清真相是一種發自內心的、自然而然的表現,就像吃飯睡覺一樣自然,沒有任何強為。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是人對人的迫害,舊勢力利用迫害弟子個人達到迫害眾生、迫害大法、迫害師父的目地。所以要明確,一根汗毛都不允許舊勢力碰,要敢來就是雞蛋往石頭上碰,有來而無回。

其實神是大自在的,有無量智慧的。任何對神的迫害都是不自量力的。記的電視裏的濟公和尚,一個縣官抓住濟公,命手下人對他打板子。重重的板子打在濟公身上,濟公自在的哈哈大笑,而坐在寶座中高高在上的縣官卻痛的直跳。歷史上個人修煉的濟公都可以這樣,我們今天是師父的弟子,修的是宇宙大法,怎麼能任由邪惡通過對我們個人的迫害來達到對大法與眾生的迫害呢?

我們要避免用人心來理解「放下生死」與「珍惜人體」,擺正兩方面的關係。人間大法弟子這個身體是用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不允許邪惡迫害。在發正念中我們必須心無任何猶疑,為了大法和眾生,堅定的慈悲除惡。

個人現階段淺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