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失去學法環境的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25日】

一、學員自身承受的魔難不只是由於學員自身業力造成的

「宇宙中的生命在偏離法的過程中,生命已經不知道法的存在和法對不同層次上生命的真正的要求。那麼就致使眾生在今天這樣重大的正法之事面前,許多都擺不正自己與法與大法弟子與我的關係。其實操縱眾生、左右正法的這個舊的勢力,它才是正法的真正的障礙。」「這件事情在當初就知道舊勢力會干擾。看上去是無序的,其實是非常有序的。在世上我們學員所遭受的各種魔難考驗,也恰恰是這個舊勢力所安排的。而學員承受的魔難,不只是由於學員自己自身業力造成的,更不是人類本身給大法製造的障礙。人沒有那個本事。一個常人在修煉人面前他是非常脆弱的。今天的人實際上是受了不同層次這套舊勢力系統安排下來的魔難,人被不同層次的舊勢力控制著,所以它們才變得非常強硬,它們才敢對修煉的人如何如何,它們才敢對大法不敬。那麼這裏邊又體現出一個問題。在世上除了邪惡之徒之外有許多世人是無辜的,是在這種鋪天蓋地的造謠誣蔑的宣傳中被矇蔽的。按著宇宙的法理衡量,一個人頭腦中裝進對大法不好的思想,就會在考驗大法與大法弟子結束時被淘汰掉。大家想一想,這樣的人,他不危險嗎?」(《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2001年7月21日)

二、邪惡勢力會利用學員的執著干擾、控制學員

「帶著執著而學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煉中漸漸認識自己的根本執著,去掉它,從而達到修煉人的標準。」「有人覺得大法符合自己的科學觀念,有人覺得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有人覺得符合了自己對政治的不滿,有人覺得大法可以挽救人類敗壞了的道德,有人覺得大法能治好自己的病,有人覺得大法與師父正派,等等等等。人在世間帶著這些心嚮往著美好的追求與願望沒有錯,但是作為修煉的人當然不行。那麼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門,然而在修煉過程中就要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在以後的看書、學法精進中認清自己入門時是甚麼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煉一段時間了,是不是還是當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這顆心才使自己留在這裏?」(《走向圓滿》2000年6月16日)

「學過大法的人走錯路時就是因為有放不下的執著,而這些執著也一定會被邪惡生命控制、利用。邪惡的生命就專門找你執著的思想去加強它、達到能被其控制的目的,被魔利用後表現出來的邪悟還覺得是在理上,還自己斷章取義地從法中找為自己辯護的理由。」(《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2001年7月21日)

三、發正念鏟除邪惡是法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要求

「再艱苦的環境、再忙的情況下,都不能忘了學法,一定要學法,因為那是你們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證。」(《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2001年12月29日)

「主要講三件事情。第一個是大家要重視學法。……第二件事情,就是我們要重視講清真相。大家要清楚講清真相對大法弟子太重要了。你不只是個人修煉問題。……第三件事,就是你們發正念的問題。這是大法弟子當前要做的三件事情。」「……在正法之勢還沒走到表面空間之前,表面空間裏邊還有宇宙舊的法、敗壞了的法在,所以這個舊的法在制約著正法未到之前舊空間中的一切生命。如果把這個舊的法過早地毀掉,也就是說在正法到來之前就把舊的法毀掉,大家想一想,那會出現嚴重問題:宇宙上下,橫向空間,縱向空間,一切空間都將被打亂,宇宙裏邊的所有的時間都將不存在,變成一個最大的空間,變成一個最快的時間,所有舊空間裏面的一切生命會在一個最快的時間中以最快的速度全部爛掉,一切物質馬上就會壞掉,整個剩下的還沒有被正過法的舊宇宙的表面一切就完蛋了,馬上就解體。舊宇宙沒有正過法的這點表面也是由無數龐大空間、無數眾生、無數神所組成的,所以在沒正完法之前還不能夠毀掉它,否則那裏的眾生就會在正法沒到來之前解體了,就得不到救度。師父不只是在救度你們與世人哪,也在救度那些高層生命啊。舊的生命看不到新宇宙甚麼樣,也不允許它看,那麼它們就遵循著這個舊的法理在維護著這個舊的宇宙的一切。所以我按照新宇宙的要求它們,它們不幹,它們看不到。那麼在正法中舊的法實際上就在起著干擾我與大法弟子的作用。我是能毀掉它的。剛才我講了,為了救度眾生不能毀,一旦毀了,這些生命都將不能得度,這部份天體中的眾生就全完了。而且我們大法弟子的主體還在這裏,救度的難度會更大。」

「所以有許多事情是不能簡單看的。不破除這個舊的法,就會給正法帶來難度;破除這個法,就給救度眾生帶來嚴重後果。大法弟子發正念清理邪惡對你們的迫害,正念純正地做是可以的,舊的法理也是這樣的理。這與正念對待修煉、正念救度眾生是一個道理。所以你們能做這件事情。如果師父替你們做,那麼這個舊的法理與舊的神就不幹,由於很多事情我都給你們做了,再超格地多做,或者是全包下來做,那麼這個舊的法理和舊的宇宙的生命看到,它們是絕對不幹的。它們認為你們的一切我都包了,大法弟子自己沒有修,所以它們就會起來阻擋。」

「當然阻擋我也能清理掉它們,這麼做行不行哪?有許多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你比如說我舉個例子。中國國內有些學員有時做得不是太好,當他們被抓去迫害的時候,那些惡警在打他們時,打得很厲害。可是,那個時候有的學員,正念是不足的,所以遭受的迫害就更加嚴重。邪惡在打他的時候,他也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也沒有想到,我求救師父幫助。有的求救師父的時候也帶著強烈的怕心。很多當被打得很痛的時候嘴裏卻在喊:『媽呀!媽呀!』完全把這迫害視為常人對人的迫害了。那麼這個時候我去保護他,這些舊勢力它就不幹了,因為它在維護著舊的宇宙的理。它認為那是宇宙的唯一理,新宇宙它看不到。它就要說:『這是你弟子嗎?你看他把你當師父了嗎?他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了嗎?他有正念嗎?他放下生死了嗎?他做到金剛不動了嗎?』這個時候師父真的被它們指責得無話可說呀。當然了,一時一世的表現不能說他就不是我弟子了,它們也懂,它們就會說:『我們打他的目的就是要把他正念打出來。你看他連你都不認嘛。他也不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

「所以有些時候真的叫師父沒話可說。可是因為宇宙在正法,我是從根本上不承認這場迫害的,我是可以徹底把操縱與利用邪惡生命的神與邪惡生命一起清理掉的。不管多高層次,不管誰打的、誰操縱的、誰利用的、誰安排的,我都可以一把抓在手裏毀掉。師父坐在這兒就是一個常人,你就把我當作常人。可是師父在另外所有空間的身體,巨大無比,一個比一個大,宇宙再大,也沒有我大。(鼓掌)可是大家想一想啊,我要把這些生命毀掉了,而舊的理,那個沒被正過法的龐大的表面宇宙空間中的生命都看得見,就會說:『你幹甚麼呢?』那麼它們就會全都群起而攻之,和我形成一種對立。即使這樣我還能消滅它們,它們不管來多少,我都能給它們清理掉,削去果位打入地獄。大家想一想啊,我是來救度眾生來了,那些神就不是生命了嗎?是更高級的生命啊,更值得度的生命啊。而這個大法弟子表現得不像個大法弟子的樣,我卻為了他,消滅無數無數的神,大家想想這麼做對不對?不對哎。所以我告訴大家,有些事情師父是很難辦的。並不是師父能力不行,是為了所有的眾生得度啊。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因為它們知道這個人你不叫他死,對他甚麼迫害都沒有用,邪惡也只好不管他了。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邪惡還要迫害,那師父可就不客氣了,師父有無數的法身,而且還有無數的幫助我做事的正神也會直接清除邪惡。我以前不是告訴你們了嘛,你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天龍八部護法,都是因為你們做得不夠,眾神都被舊的宇宙法理限制得乾著急沒辦法。」(《北美巡迴講法》2002年3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