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認清和打破舊勢力的安排之淺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23日】加拿大法會的討論和交流使我們在怎樣認清和打破舊勢力的安排上有了一點淺悟,希望能與同修交流一下,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大家都知道在全球弟子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人間首惡的邪惡物質因素時,邪惡之首卻欲頻頻出訪。很多弟子悟到這是舊勢力的安排。一是借用大法弟子之手清理那些連舊勢力也覺得註定要淘汰的不好的低層生命,另一方面,從它已經出訪和要出訪的國家和地區來看,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這些地方都還存在很多的邪惡因素。邪惡出訪的這些國家大半是前共產陣營的或部份是前共產陣營的,或是被西方國家認為是邪惡軸心的國家,香港也是被邪惡之首操控著。師父《在歐洲法會上講法》中說:「任何一種東西能夠在這個世間上立足,能站得住,能夠成立起來,都必須有一個關鍵的原因,就是它必須在這個空間中形成一個場,而這個場是物質存在的。你比如說宗教,能夠建立起來,是因為在很多人相信的過程當中,堅信中談論、崇拜等方式形成的一個環境。這個環境同時反過來也在維護著這個宗教。」這就是邪惡之首為甚麼能夠被安排出訪這些國家和地區的原因。那麼舊勢力為甚麼要這樣安排呢?我個人認為,一是舊勢力不甘心最後的失敗,想利用這些分布在世界各地的邪惡因素達到反對大法和甚至迫害所在國家的大法弟子的不可告人的目的,二是通過這種安排來迷惑大法弟子,使大法弟子從心中默認邪惡之首能被附體支撐到所謂的訪問日期,以達到加強邪惡生存的環境的目的。大法弟子近距離發正念,隨時會徹底清除另外空間操控人間首惡的邪惡物質因素,那麼舊勢力不明白嗎?它們確實不明白。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中講過,「告訴他們不能這樣去做,法講給了他們也不聽,因為他不相信真實的一切。」

我個人覺得,儘量去近距離發正念很重要,但考慮問題時,去與不去直接參與近距離發正念和人數多少不是關鍵所在,關鍵是我們每個弟子是否能從法上考慮這個問題,每個參與弟子的心態是否能夠不斷達到越來越純正,能不能從法上充份重視發正念,以及每天都認真嚴肅地去做,特殊情況下不放過近距離和集體發正念的特殊優勢。關於近距離集中發正念和如何才能發出「最純淨、最堅定的正念」,在法上的認識是否達到做好這件正法之事所需要達到的基本要求,是否達到了法對我們要求的在徹底清除另外空間操控人間首惡的邪惡物質因素的這個層次的整體無漏狀態。如果每個大法弟子從現在開始正念中徹底否認早已存在於另外空間的舊勢力的安排,那麼我們是否完全可以在首惡出訪前就將控制其的邪惡因素都除掉?在馬耳他那次只有幾個學員近距離發正念,邪惡就差點兒背過氣去。為甚麼在德國邪惡卻從100弟子的手下逃命了呢?舊勢力是拼了老本想來維持它到最後,然而這可能不是決定的因素,我個人認為所有參與的弟子們整體達到了足夠的純正,是我們做好下一次事情的關鍵。因此弟子們在法上的交流和整體的提高是非常重要的。否則舊勢力就可能沒完沒了地利用我們的漏來進行所謂的考驗,與我們糾纏。但法又是圓融和昇華的,即使首惡由於我們沒做好而能踏上東歐之旅,那麼我們還是能夠將控制其的邪惡因素清除的,只是對我們的整體要求也會更高,難度會增加。這就好比個人修煉中的過關,一次過不好還要有下一次,但下一次就會難一些,因為舊勢力認為按照它們的標準就應該這樣。這也是我們要從思路上根本地予以否認與清除的。─一方面向內找去掉自己的不純,另一方面發正念清除邪惡的鑽空子與迫害。

現在舉幾個具體的例子來說明整體的無漏在重大正法事件上的作用,供大家參考。

今年新澤西弟子申請參加當地的華人社團的春節遊行受到了親中共領館的人士的嚴重阻撓,想繞過華人組委會從市政府申請也未能行通。後來參與申請的弟子們悟到,這正是我們向組委會成員講清真相的機會,於是分頭打電話給組委會成員,但仍未能獲准。在最後一次組委會召集的全體社團的大會的頭一天晚上,參與這件事的幾位弟子集體淨心學法,然後交流,一致認為大法是最正的,無論從高層或人間的理,我們都應該堂堂正正地出現在遊行的隊伍中,組委會沒有任何理由阻擋我們,心中無有一絲的懷疑。最後大家齊發正念鏟除邪惡,每個人都覺得我們的這件事在另外空間已經成了。在第二天的大會上,法輪功弟子堂堂正正地出現在會場上,正念和善心使組委會當即允許法輪功的隊伍參加,打破了邪惡勢力的安排。遊行中法輪功隊伍受到了人們普遍稱讚。但在最後爭取舞台表演上,由於自身的疏忽出現紕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面對突然出現的考驗,大家在法上出現不同的認識,使得整體出現漏洞,未能突破過去。但法又是圓融慈悲的,過後當地的電視台以較大的幅度播放了法輪功學員的遊行場面。

另一例是,今年紐約學員參加法拉盛區的華人遊行受到了中領館和受其指使的親共社團的嚴重阻撓。此前,法輪功學員已連續3年參加該遊行。今年在被允許參加和不參加的問題上,三起三落,幾經周折,後來組委會在中領館的壓力下秘密表決不准法輪功團體參加。由於學員們的認識不同,有的學員表示無可奈何,有的學員就想放棄了,有的學員還想爭取。後來一個台灣社團邀請法輪功學員加入他們的隊伍,但有諸多限制,比如不能打法輪功橫幅等。聽到這一消息之後,幾名新澤西學員半夜打電話與一些紐約學員交流,談了最近自己在申請遊行時在法上的一些體會。第二天,在遊行前,全體參加遊行的學員集體學法,然後交流,一致認為法輪功應作為獨立的團體像往年一樣堂堂正正地出現在遊行隊伍當中,中領館的阻撓和組委會的決定甚麼也不是,因為這些本身就是錯的,為甚麼還要順從邪惡勢力的安排呢?然後大家齊發正念,徹底鏟除邪惡勢力的安排。緊接著法輪功弟子召開新聞發布會,揭露中領館的陰謀和卑劣的行徑。發布會還未結束,組委會便有人來主動邀請法輪功學員參加遊行。邪惡勢力的安排被徹底地打碎了。弟子們在法上又一次達到了整體昇華。

回味起來,當時的關確實積得很大,若沒有一個整體的突破,是很難過得去的。大家深深體會到整體的提高和無漏在重大正法事件上的重要性,和達到這個狀態後法所展現的無邊威力。而新澤西弟子與紐約弟子的交流則是突破地區框框使大法弟子在更大的範圍內整體提高的一個值得借鑑的例子。

通過這兩件事,還有一點體會,就是在做正法事情時,如何辨別舊勢力的干擾。當我們遇到關、難時,不妨可以這樣設想:如果沒有這場邪惡的鎮壓,我們至少應達到甚麼樣的結果?比如說,沒有鎮壓,中領館會干涉法輪功的遊行嗎?法輪功隊伍是不是應該像其他隊伍一樣正常地參加?那麼現在出現了干擾,那不就是邪惡勢力的干擾嗎?而我們不就是要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中進行正法修煉嗎?只有突破這個舊勢力的安排,我們才能真正地達到了法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要求。

還有一件事,就是今年5月12日和13日在紐約舉行的世界法輪大法日的慶祝活動。那兩天天氣非常不好,陰雲密布而且寒冷。看到了天氣不好,大家便發正念,可是學員中卻有一半是因為看了天氣預報而帶著雨具的。帶雨具從常人這一面看不是問題,但作為修煉人,如果帶雨具是因為對發正念能否起作用沒有堅定的正念,甚至消極依賴人的方法,那麼說明我們整體是有漏的。在我們的內心深處已是有意無意地認可和接受了我們舉行世界法輪大法日慶祝活動時天要下雨的這一安排。那邪惡不就有考驗和干擾我們的藉口了嗎?在5月13日的遊行中,受中領館僱用的人間渣滓出現在大街上干擾我們遊行時,警察以避免衝突為由勸我們改道提前結束遊行,我們有沒有及時從法上悟一悟,並馬上糾正自己心性上的問題?我們不是又一次在主意識不夠強的情況下消極地順從了邪惡勢力的安排嗎?(這裏只是談出事實和體會謹供大法弟子的整體提高借鑑,絕無批評指責之意。)

那麼回過頭來再看邪惡之首的東歐之行,或許能對我們有一個拋磚引玉、觸類旁通的作用。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7/22874.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