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您的朋友和助手(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22日】我是德國漢堡的法輪功學員,想講述一下和警察打交道的經歷。事情是這樣開始的,有一次為了我們自發地在漢堡的中國領事館前的請願活動,我打電話和負責這一區域的警察聯繫。當時我心情很激動,必須努力自我克制。然而一切順利,不但事情辦成了,警察還非常友好。

自從那次以後,我就專門負責向警察申請和登記在中國領事館前的請願活動。因為我接受了這項任務,就想儘量把事情做好,所以總是很努力地按正規手續申請登記所有的活動。

中國領事害怕在領事館前見到我們,開始的時候他們想方設法地想讓我們儘量遠離中國領事館或盡可能地限制我們。但是,在管區警察署和集會管理處的幫助下,他們的這種妄想破滅了。通過和主管區域警察們的大量接觸使我和他們之間有了更好的了解。開始的時候,每當我們有請願活動時,在我們請願的地點總是停著三輛警車,而每輛車都配備有兩名警察,現在只有一輛警車和一個警察了。

在最近的幾個月裏,警察們親身感受到了我們的請願活動的如此祥和,這是他們以前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之所以會這樣,我認為,一方面是我們在請願活動中充份地向世人展示了我們法輪大法「真、善、忍」的精神力量,另一方面是請願活動一直都是相當和平。因為甚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他們在整個執勤期間根本就無事可幹。通過這種接觸,我對警察也更加理解了,我認為這種接觸很重要,因為我們和警察之間能夠互相信任。可以說,形成了一種相互信賴的關係。

我曾經兩次去警察署和主管人員談話。第一次我是和我的女友(現在是我的妻子)一起去的,當時辦公室裏有六名警察,我原以為只有一個警察會來,但是我的估計錯了。然而我知道這又是一個講清真相的好機會,要讓這些人知道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我們很好利用了這次機會,談了一個多小時,開始的時候我感到有點難,慢慢就容易了。第二次去,只有兩個警察參加了我們的談話,氣氛很輕鬆。我想,在這個有兩百多名警察的警署裏,每個人至少有一次在中國領事館前值勤過,他們都得到過我們發送的大法的報紙或者聽到了類似的講解,我看到大法的報紙在整個警署裏傳閱,並被用圖釘釘在了牆板上以便更多的人能看到。這並不是我們有意去做的,而是自然而然地進行著,也許他們已經等了很長時間了。

其實警署希望撤走所有的執勤人員。然而每當我們在領館前請願時,中國領事館的領事先生就立即打電話去警署詢問他們的警衛哪去了。他唯一能達到的目的就是損失他們僅剩的一點名譽。使他們自己變得如此可笑!

當一些大法弟子在奧登堡(Oldenburg)申請一次請願活動時,當地的警署打電話到漢堡的警署,找到德國國際人權協會(IGFM)部門的Mueller先生,向他了解我們法輪功的情況。他們通話後奧登堡的警署就沒有安排警察去維持治安,學員自己組織了在這個小城的遊行,開始時來了兩名警察,在向我們交待完了注意事項後就走了,整個請願活動也確實一切順利。

在戈斯拉爾的警察們也對我們如此和平的請願活動和守夜活動感到驚訝。我們遊行時,開始時在我們的遊行隊伍前面有一輛警車和兩名警員,在我們的隊伍後面還有一隊身著安全服配有警棍的警察相隨。當我們的遊行活動結束後我們就各就其位地準備進行守夜了,這時,警察們互相聯繫說:「不會發生甚麼事。」然後他們就站在一堵牆的旁邊繼續「監護」,當他們再次看到我們只是在和平地煉功和打坐時,他們意識到真的不會發生甚麼事,就都撤回到警車裏去了。他們的領隊也對這樣和平的示威活動感到很驚奇,我便利用機會向他介紹大法和送大法的傳單給他看。警察們也都為這和平場面而感到驚訝,此後我們就看到只剩下這位警官一個人了。

幾小時後,來了一名警察找我,請我跟他過去。他將我帶到一個地方,在那裏可以看到我們的學員在煉功和講真相。但是我發現有些學員是我原先沒見過的。警察說:「他們應該離開這裏,到被批准的地方去,因為這裏是在警戒線之內。」我有點拿不定主意,而我是這次活動的申請人,一時間難於作出正確的決定,於是我告訴警察,我必須先去問一問。我從同修們那裏得到回答,告訴警察說等整個活動結束後他們就離開。一位警察接著問我,你認為你們這樣的活動好嗎,我笑著回答說:「好。」接著我向他詳細地介紹了為甚麼要舉行這樣的活動,他仔細地聆聽著,最後他同意學員們繼續在那裏進行著他們的活動,當這次自發的活動結束時,同修們齊聲唱:「法輪大法好。」當時的那種氣氛和環境真是無限的美妙和諧,連在場的警察們也都感覺到了。然後學員們平和地離去。到處都能體現出大法的威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