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中共「模範」派出所所長與「公派」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22日】按:以下是將這篇文章寄給明慧的一位學員的簡信。

編輯你好!

我是加拿大的一名功友。我在中國城發報紙的時候碰到了一個很正直的中國人。他向我講述了他在中國因被誤認為是法輪功學員而被毒打的遭遇,他說就是從那時候起他開始認真去了解法輪功,知道我們都是好樣的,並且想學。他很喜歡看「清流」報紙,一直想把他的經歷寫下來投稿在清流報或明慧,那天看見我在唐人街發報紙,就委託我把這篇文章帶給編輯。

一加拿大學員

~~~~~~~~~~~~~~~~~~~~~~

青島市四方區興隆路派出所是「模範」派出所!

青島市原公安局長萬國忠在四方區鞍山二路(四方區政府對面)用文化局的房子開妓院,青島市四方區興隆路派出所所長高小五是得力幹將(原任撫順路派出所副所長)!

2000年夏,中央電視台長時間報導萬國忠自殺,高小五的把兄弟青島市四方區公安局長牛俊也遭報應。唯有小五,榮升異地任職。

更為可惡的是,本人因前往青島市四方區興隆路派出所辦理相關結婚證明材料,因中共大漲公務員工資收買警察等,加上中共貪官大肆鯨吞國有資產造成國營企業大批破產,公安派出所成了社會上有門路的人的最佳去處。一條興隆路兩、三站路的範圍內,竟然有興隆路、平安路、杭州路、湖島四個基層派出所和一個四方區公安分局。一個基層派出所就有上百民警之多。

人多了以後,事自然就難辦,光送禮就要多送幾份。真是送幾份禮,在中共官場早已是家常便飯,倒沒甚麼大不了的,關鍵是找不到人,找不到管XXX號的路段民警,好不容易找到人(路段民警),又找不到拿公章的,好不容易找到拿公章的,又找到路段民警,總算倆個都找到了,所長和分管路段的副所長又去了區局,再加上戶籍警也時常不在。

就這樣跑斷了腿。

2000年8、9月間的一天,忽如一夜春風來,所長、也說不清多少個副所長、指導員、路段民警、治安警等等等,也說不清多少個警,總之,是把三層的派出所,坐的滿滿的,還有幾個都坐到了過道上。門口的警車也停了很多輛。

警察今天總算都上班了,拖了快一年的事情,總該解決了,而且,趕在我移民前結婚,也可雙雙赴加拿大。

沒想到,這一次真的氣歪了鼻子。他們正在學習「三個代表」,不辦公。
後來,又學雷鋒、焦裕祿、馬緒濤。
本以為「三個代表」,先進人物學完了,應該有期了。
沒想到,2001年春節,又開始了法輪功「專項治理」。

前後算算竟然跑了68次之多,歷時一年多。

因我的移民簽證六月到期,情急之下想到公安局有個局長公開電話,接受人民監督,試著打了一次,沒想到竟闖了通天大禍。在此事先聲明本人對法輪功一無所知。竟被青島市四方區興隆路派出所所長高小五說我是法輪功學員,對我大打出手,給我兩條出路:1、承認;2、被打死。最後,我父親從老家趕來交了兩萬元了事,我本人被打掉牙齒兩顆。

請問這是根據哪條法律?

在興隆路派出所關押期間,得知高小五是因鎮壓法輪功有「功」才當上「模範」派出所所長的,並在青島市原公安局長萬國忠開妓院一案中唯有小五,不僅倖免於難,而且榮升異地任職。

最近因轄區內法輪功學員幾乎全部被捕,再無人可抓,高小五才出此下策,把我抓來將「功」補過,榮升異地任職,並期待當上青島市四方區公安局局長。

本人最後隻身逃離中國大陸。至今仍夫妻分離。

我也曾向中共駐加拿大領館反映,也是找不到人,後來我說了一聲「他們謊稱我煉法輪功。」

沒想到一鳴驚人,大小官員,戰戰兢兢,如臨大敵……

聽完我的反映,要我出示護照,寫出書面材料並簽字。我追問可否保證我家人安全及解決問題,對方卻不予回答。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9/22552.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