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對錯之分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21日】 在我們洪法具體工作中時常有不同意見。這是由於我們修煉層次不同,在常人中處事閱歷方式不同與個人特性不同等造成的必然。就我們其中的每個人來說,我們都拿出了我們所在層次認為最好的方案,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對的。因為每個人都不可能提出超越其層次的意見,就我們當時的層次心態而言,也真沒錯。所以我們可以說,爭論雙方沒有絕對的對與錯,都對。特別是集體行動時,大家出於對法負責的態度,都想用最佳方案解決問題,不能有任何偏差。按常人的邏輯來說,爭論就不可避免,真理越辯越明嘛,似乎非要爭個你對我錯,分個你高我低不可。

跳出來看,我們身邊每一件事都是師父安排來去我們的執著心,讓我們提高的,特別是讓我們大法弟子整體提高的。上面所說的沒有對錯,只是相對於每個人的層次而言,但大法弟子有整體提高的需要,每個弟子都有修煉提高的因素在那。從這個角度說,雙方意見必然有個高低對錯之分,但這種分別絕對不同於常人的高低對錯。

我們都知道,人間萬事萬物的成敗,只是另外空間的表象,一種反映而已,真正的原因在另外空間。我們只有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最神聖最偉大。我們洪法也一樣,關鍵是我們的正念是否強大,我們的整體是否萬眾一心,沒有漏洞沒有缺口。如果我們爭論不休,引起弟子間的隔閡與不和,那我們就在破壞大法的整體生命,我們就在幹壞事。比如同是給議員寫信,一位弟子外語水平很差,措詞有許多不妥之處,但收到的效果有時還比一封文詞優美的信更好。當然,我們要儘量完善我們在人間的表現形式,但我們必須明白,關鍵因素是我們的修煉層次,而不是人間的手法與技巧。就像中醫與西醫治病一樣,我們要分清表象與根本。

所以我們討論的目的不僅是要找出最佳方案,更是要利用這個矛盾使弟子整體提高,在法理上共同提高。我們的討論不同於常人的爭論,關鍵在於我們修的是「真善忍」。在討論中我們時刻以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如果我們都能做到以真誠的態度實事求是地分析問題,以善心對待萬事萬物,以大忍之心對待同修間的意見分歧,我們的討論只能是共同提高的好課堂,而不是常人的辯論會。

說到修煉人之間的忍,我們能忍受常人給我們製造的心性磨難,為甚麼不能忍受修煉人之間的分歧呢?其實我們大法弟子之間生生世世往返轉生,相互之間的恩恩怨怨肯定少不了。其間所造的業所欠的債,我們是不是應該善解它們呢?我們不應該忍一忍嗎?

關於如何處理大法弟子間的不同意見,師父早在一九九九年澳大利亞講法中明確指出:「處理問題時有不同的意見,經過討論之後,就要以大法為重,不要太強調自己的主張。最後定下來了,就要共同做好。各抱己見,長期爭論,不能夠達到統一,那已經是被破壞法的魔或魔性所利用了。固守自己的意見死死不放,那就是對自我的執著了。」(《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

其實,我們每個人的修煉道路都是師父安排好的。雖然舊勢力也在安排我們的修煉道路,但師父反過來又利用其安排在真正安排著我們正法弟子的修煉道路。有些念頭我們認為是自己想出來的,其實也許就是師父安排的。每件大法的工作,師父都在宏觀上控制著一切,師父的法身都在關注著這一切,大方向絕對錯不了。剩下的問題只是我們弟子如何去掉自身執著,使師父的安排得以完美實現。所以經過討論後,服從多數人的意見,或服從具體負責人的安排,也許就是我們應該做到的。舊勢力的最大特點就是認為自己總是對的,別人都錯了。這種心是我們修煉必須堅決去掉的。

修煉就是要擴大心的容量,我們要用平和慈善之心包容不同意見,同時使大法弟子整體提高上來。既然集體有了決定,不管我們自己是否完全贊同,我們都應該積極去做好,不能消極旁觀。我們大法是個整體,我們要以大法為重,以大法的整體行動為重,這也許是無私無我的一點表現吧。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17/23205.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