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正念闖出暗無天日的營口市教養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21日】在今年二月份起,為了不配合邪惡的命令與指使,被劫持在營口市教養院的三十名大法弟子集體煉功、發正念、學法,拒絕參加任何勞動。大法弟子們都非常堅定。在這以前教養院已終止我們大法弟子被接見達半年之久。在今年4月8日,監獄調集了教養院所有的警力,逼迫我們脫光衣服搜身、翻書,一些日常用具像手錶、鋼筆、小鏡子、刮鬍刀片等一律收繳。因為不配合邪惡,大法弟子沈君被惡警王慶軍用兩根電棍在他身上過了半天,致使其好幾天胸部疼痛,而惡警卻說他是裝的。同時挨打的還有大法弟子劉慶余,大法弟子錢乃章只看了惡警常志一眼,就遭到他們一番毒打。監獄臨時抽調了三名警察看管我們共三十名大法弟子(樓上一中隊十六名,樓下二中隊十四名)。由於我們不接受任何「勞動改造」,惡警就不讓我們睡覺,陪勞教犯人坐到第二天早晨三點多鐘。惡警弄來四米長的木頭板凳,讓我們整日面壁而坐,不許說話。大法弟子徐傳德身有殘疾,也被逼迫整日坐凳子(從早六點到晚九點);大法弟子沈君腿都浮腫了。就這樣我們在不足6平方米的地方整日見不到陽光的情況下倍受摧殘,就連上廁所、洗漱都有專人看管。稍微慢一點都會招來一番謾罵。尤其惡警社隊長極其邪惡,他私自扣押大法弟子婁躍軍與其妻子的溝通信件,存心想拆散別人的家庭。當大法弟子說「我離婚與教養院、與你社隊長有直接關係。」當時惡警謝學傑卻說:「有關係能咋的。」他們利用手中的權力為所欲為,豈不知善惡到頭終有報。

由於長時間見不到陽光,我們要求到外面見一見陽光,惡警隊長選了一個陰天,那天風大得有五、六級,把我們弄到坑窪不平的垃圾場地去「軍訓」,因為當時的場地腳下都是鬆土,而且還有不少磚石,他讓我們向左轉、向右轉,反覆有十來次。大法弟子徐正強不轉,問有你這樣軍訓的嗎?這是甚麼場地?當時他上來拉扯徐正強,被徐正強嚴辭質問。事後,該惡警上報說他頂撞隊長,本來徐正強今年四月二十七號到期釋放,他們卻故意搜集材料加期三個月。種種事例表明,教養院裏幾個別有用心的惡警已經人性全無,正念無存。

在今年五月五號,我們二中隊的十四名大法弟子用正念闖出了戒備森嚴的牢籠,這是邪惡之徒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因為當時一共有十一個勞教犯人,加上三個隊長輪流值勤,而且我們一個屋裏還有十多個勞教犯人。

我們闖出邪惡的封鎖,嚇壞了那些惡警,之後的一兩天裏,消息傳遍了整個營口市,大街小巷市民們奔走相告:「法輪功真神了,五米高的牆他們是怎麼上去的?警察以後就不要再抓法輪功了,(法輪功)他們是對的,有神靈保祐。」

奉勸那些至今跟隨江澤民的打人兇手們,趕快懸崖勒馬,不要再給江澤民當替罪羊了,否則現世現報近在眼前。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7/22488.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