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
嚴正聲明

師尊:您好!我叫江韋丹,今年10歲。我做了一件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2001年邪惡破壞大法時,我一時有怕心,在學校我簽了不該簽的字,簽完後我很後悔,但是我害怕爸爸媽媽說我(因我們一家都是修煉人),我就一直騙爸爸媽媽我沒簽,我心裏很慚愧,經常晚上睡不著覺。直到今年的一天,我心裏越來越難受,就把簽字的事告訴了爸爸媽媽,他們知道後都哭了。現在我請求師尊原諒我,我作為一名大法小弟子,不應該簽字。我保證以後一定要堅定實修,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小弟子。

大法小弟子:江韋丹 2002年5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8年5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從大法中不僅使我的身體恢復了健康,而且也使我提高了道德水平。

2000年1月,我也進京證實大法,被當地公安機關非法判刑2年6個月,送入勞教所。被邪悟所欺騙和迷惑,由於自己的執著心太重,加上顯示心,歡喜心,學法不深,使魔鑽了空子,從而走入了邪悟。就像師父所說的:「為了執著、為了開脫自己,順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邪悟」。放棄了修煉,不知不覺中走到了大法的對立面,但這決不是我內心情願的,也是在這種高壓的迫害下,神志不清的情況下做的,但這決不是我真實的心願,我曾想過無論如何我也不背叛師父、違背大法,可我萬萬沒有想到我也做了違背大法、違背師父的事,真是助紂為虐。但這決不是我內心真實的心願,也不是心甘情願的,如果不是當時那種高壓下我決不會離開大法,破壞大法,違背大法,因為我的生命是大法給予的,他比我的生命都珍貴和重要。

自己不但走上了邪悟,而且又去幫助邪惡欺騙迷惑其他善良的功友,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情,今天,我能明白過來是因為我回來後一直放不下大法,心裏總是想看書,學法。在不斷看,不斷學時,我開始發覺以前的不對,當看師父寫的經文《大法堅不可摧》:「但是,宇宙中舊的邪惡勢力為了達到它們所要幹的一切,不斷地利用它們自己所製造出來的、不符合宇宙真正法理的邪惡安排,直接參與對大法、大法弟子與眾生的迫害,利用大法弟子人的表面沒去掉的觀念、業力動搖大法弟子的正念。因此一些學員在被迫害的痛苦中承受不住,幹了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這是對大法的侮辱。」在《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明知道是假的,改變不了人心,為甚麼非得這樣做呢?為甚麼非得讓你簽那字呢?為甚麼非得讓你說個『不煉』才放你呢?這邊『煉』就判刑,那邊說句『不煉』就可以放人,這個差異也太大吧?正常嗎?不正常。那不很明顯嗎?就是讓你掉下來,就是叫你說那句話。說出來,哪怕不是你自己從心裏發出來的,這可是污點,作為一個正法弟子,那是恥辱。」這才使我猛醒。

當我清醒過來時,發現自己已違背了大法,破壞了大法,走上了邪悟,違背了我的初衷,真是痛心疾首,追悔莫及,我真對不起大法,對不起那慈悲苦度我的師父,也對不起所有的大法弟子和被我矇蔽的善良世人和被我欺騙洗腦了的功友。現在我特此申明:
1. 我過去所做的一切,包括不利於大法,破壞大法,違背大法的一切作廢。
2. 我所交的一個筆記本,包括手稿經文一切作廢。
3. 包括所謂的「揭批書」、「悔過書」、「保證書」、「現身說法」、「決裂書」、「決心書」一切作廢。
4. 包括回來後寫的所謂一月一次「心得體會」一切作廢。
5. 包括不管在任何場所所說、所做的一切行為,包括不管在裏面或外面所說所做的一切作廢。
我現在再一次鄭重申明:
沒有法輪大法,我的生命將失去意義,沒有法輪大法我的生命將走向滅亡。我要重修大法,彌補自己對大法造成的損失,揭露邪惡,抵制邪惡,全面向世人講清真相,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勇猛精進,堅修大法到底。

大陸學員:羅潤秀 2001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是2000年7月得法的,8月份我父親就被當地公安抓走並嚴刑拷打,逼問經文、資料的來源,我由於學法不深,認為父親出來後可以做更多的大法工作,更主要是放不下對情的執著,不願讓父親再被毒打,做了大法弟子絕不應該也不能幹的事,替父親在「保證書」上簽了字並按了手印,之後在一年多時間裏居然還用人的狡猾的心理認為,我是替父親簽的字,既不是父親真心的,也不是我真心的,而且不是簽我的名,我沒向邪惡妥協,其實這狡猾的常人之心已經就被邪惡鑽了空子,即便它不能使你放棄修煉,也要給你的修煉抹上污點,師父在《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變態的心理一味逼著那些學員去寫甚麼悔過書啊,甚麼簽字啊。明知道是假的,改變不了人心,為甚麼非得這樣做呢?為甚麼非得讓你簽那字呢?為甚麼非得讓你說個『不煉』才放你呢?這邊『煉』就判刑,那邊說句『不煉』就可以放人,這個差異也太大吧?正常嗎?不正常。那不很明顯嗎?就是讓你掉下來,就是叫你說那句話。說出來,哪怕不是你自己從心裏發出來的,這可是污點,作為一個正法弟子,那是恥辱。」看到這些之後雖然也知道自己做錯了事,但卻沒真正挖出導致自己做錯事的那顆掩藏很深的人心。從而又給舊勢力留下了空子。2002年4月份,由於父親被判勞教邪悟後患末梢神經炎等,要辦保外就醫,須填甚麼申請表,由於放不下對父親的情,確切的說是為自己執著的人心,歸根結底還是學法不深之故,基點沒有完全時刻站在法上,當明白了這一切以後,我對大法堅定了,也堅定了自己修煉的路,就做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就在其中了,因為一切盡在師尊掌握中,最後我嚴正聲明:所有一切為我父親寫的不符合「真、善、忍」宇宙法理的字全部作廢。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趙榮 2002年4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從99年7月20日以後,邪惡逼迫交書,自己由於怕心,上交了師尊的法像,徽章,書等寶貴資料。在發放傳單救度世人時,被邪惡抓進了拘留所,面對邪惡的迫害,自己沒能從法上認識法,關鍵時刻,頭腦中瞬間發出惡念,想推卸給師父,出來後由於常人的情放不下,邪惡問我現在還煉沒煉,我說「現在沒有煉了」,又怕給親人再帶來麻煩,就被邪惡鑽了空子。在「材料」上簽了字,在資料的問題上自己沒能全部承擔下來,把部份責任推到了功友身上。由於以上的關沒有過好,這次又被邪惡騙到洗腦班裏強行洗腦,在邪惡的逼迫下幹了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我痛苦萬分,雖然是不情願的,可是這是自己修煉路上的污點。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救度。

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被邪惡逼迫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論及行為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堅修到底。我要遵照師父所說:「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大法堅不可摧》)

大法弟子:王海雲 2002年4月24日


嚴正聲明

修煉前我是一個危在旦夕的可憐人,在無情的病魔的折磨中度過八年的我,想到30歲未到就要離開人世,我死不瞑目啊!我苦苦的等待著,盼望哪天能有一個偉大的神醫能治好我的病。在我生死攸關的時候,我遇到了慈悲偉大師父洪傳的宇宙大法,師尊的高德大法使我明白了我所經歷的一切磨難是從何而來。《轉法輪》中師父講:「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難。」於是我按照宇宙的法理「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事找自己,不佔有別人的利益的人,做到先他後我的正覺。很快我的病不翼而飛了。無論是在家庭中,還是在村民中,都得到了好評。這是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佛光普照淨化了我的心靈,才擁有這一切的美好!

突然一陣妖風四起,修煉不長時間的我,經受不住邪惡的再三逼迫,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給大法抹了黑,我追悔莫及,在此我聲明這些所謂的「保證書」一律作廢。回顧我的這一段彎路,真不夠一個大法弟子啊!今後我要在講清真相中加倍彌補,不負恩師慈悲苦度,事事對照「真、善、忍」,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鄧菊英 2002年4月29日


嚴正聲明

自1999年7.20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以來,由於學法不深,沒有以法為師,沒有在法上認識法,沒有認識到學法的重要性,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沒有擺正關係,有許多嚴重的常人執著心沒去,如私心、怕心……,平時修煉不精進,在邪惡勢力鋪天蓋地高壓、威脅下,違心地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1999年底,辦邪惡的洗腦班時,寫了所謂的「批判文章」,向當地公安局、派出所、「610辦公室」和所在單位及領導曾寫過所謂的「保證書」,並向「610辦公室」的一些人員說了類似的話。現在我真正認識到:以上所說所寫雖然不是內心話,但自己對師父、對大法犯下了大罪,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我對不起大慈大悲、苦苦救度我們的偉大的師父!對不起開創、給予宇宙一切的大法!每想起自己那些所作所為,我就萬分悔恨、痛心!現在我嚴正聲明,我所寫過一切「批判文章、保證書」之類的東西,所說過的一切損害大法、不利於大法的話全部作廢。今後要勇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正法弟子。

朱雲芳 2002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由於本人學法不深,被剛開始的鋪天蓋地的邪惡勢力嚇倒,怕心很重,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一些有損大法的事:在99年7月把大法書籍、老師的法像、法輪圖全部交出,不但自己交,還要另外兩名功友也交。然後在一個所謂的座談會上,說了一些對大法和師父不敬的話,還在電視上說了妥協的話。回憶起自己所做的一切,還不如一個常人,常人還知道報恩,而我作為一個修煉人,真是慚愧面對洪恩浩蕩的師父。通過學法及同修們的幫助,使我重新走入修煉行列。在2001年元月被關進洗腦班 4個多月,由於執著於情,寫了「申請」。為甚麼我不能用正念正視邪惡,堂堂正正的從洗腦班走出來呢?看到同修們在關押期間,在精神上、肉體上受到折磨都改變不了對大法的堅定的心,對照自己真是無地自容。

為甚麼現在才寫聲明呢?我當時認為做錯了改就行了,不需要寫,用言行證明自己還是個修煉人就可以了。通過不斷學法,想到慈悲的師父一直在等待我們這些沒做好的弟子的覺醒,仔細思考非寫不可。今後在學法、洪法、講清真相上要加倍彌補過去的損失,跟上正法的進程。現嚴正聲明:本人以前做的對大法及師父的不敬的一言一行、所作所為一律作廢!

張懷珍 2002年5月18日


聲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九九年7.20以後曾一度停煉法輪功。但後來看電視後更堅定了修煉法輪功。2000年因上京正法而被抓、判刑。在看守所和監獄期間,有執著,老想出來,所以在監獄寫了「悔過書」之類的東西。出來後由於自己的心一直認為大法好,所以一直修煉,但總覺得自己對不起老師、對不起大法,又怕老師不管自己了,修煉時不像以前那麼精進。近日通過學法,看了老師的新經文和網上一些大法弟子的文章後自己更是覺得無地自容。我鄭重聲明我以前所寫的「悔過書」之類的東西全部作廢。重新走堅定修煉法輪大法的這條唯一能救度世人之路,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溫朝東 2002年5月9日


嚴正聲明

在4月8日,邪惡突然闖進我的家,被邪惡抄了家,師父法像被拿走兩個,我一夜沒睡覺,特別痛心難過,由於學法不深,悟性不夠,平時有顯示心,有時掉以輕心,有時不能在法上認識法。這是我最大的恥辱和錯誤,我以後一定多看書,多學法,多發正念,講清真相,多做大法工作。我最痛心的是兒子代我寫了「保證書」,後來讓我在取保候審簽字,我簽了,走了以後我才想起這是配合邪惡呀,我怎麼能簽呢?這是最大的恥辱,也是給大法抹黑呀。這是最大的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現聲明「取保候審」簽字作廢。請師父放心,以後一定跟上正法進程,多做大法工作。多學法,遇事先找自己,去掉一切執著心,勇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於秀華 2002年5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在一次散發真相資料中被邪惡抓住,關進了拘留所。後被廠裏保釋出來,但卻要強迫我寫一些誹謗大法的話。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怎麼能寫出詆毀大法的話。於是邪惡就自行寫出所謂的「保證」,在強迫威脅下要我抄寫一份,由於自己悟性不好,認為那是邪惡所寫並非出自我手,抄寫一份也只是為了擺脫邪惡的糾纏,好出來繼續洪法和講清真相。誰知邪惡竟然對外宣稱是我自己寫的,我這時才猛地悟到邪惡是利用我,對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響。而我順從了邪惡,也在間接中滋長了邪惡。現在,我在此嚴正聲明:我所抄寫的一切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

於永秀 2002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是98年12月得法的。99年7月20日以後,在江澤民邪惡的迫害下,被迫撤銷職務,在黨內大小會上多次進行批判,辦班,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人心的帶動下,失去了對大法的正信,在邪惡的高壓下,被強迫寫下了「洗腦班」,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通過學法,使我認識到自己與正法弟子的差距。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我清醒認識到,再也不能配合邪惡的要求,在此我再一次嚴正聲明,以前我在不同場合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李國英 2002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1999年得法,由於初期學法不深,在法難來臨之時我惶恐不安,搖擺不定。第一次邪惡找我時,我竟然不敢承認還煉功,後來我漸漸在法上提高認識,但由於執著怕心,邪惡再次找我時,我又說了妥協的話。我此後一直深深自責和悔恨,又擔心師父不管我了,陷入了不正確狀態。隨著在法上的提高和正法進程的繼續,我做了許多的正法工作,心態越來越正,但我認識到我做的遠遠不夠。現在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講的向邪惡讓步的話全部作廢。同時,我一定努力精進,堅定正法信念,更好地做好正法工作,在法上提高自己,助師世間行。

大法弟子:余鳳偉 2002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2002年4月8日,邪惡突然闖進我家並抄家,由於我學法不深,有很強的執著心,遇事不能向內找,悟性不高,有時說話不修口,做事有漏,掉以輕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在邪惡的強迫下自己有了怕心,和在情的壓力面前怕小孩的事業和工作受到損失,自己寫了「保證書」,又怕給洗腦,在邪惡的處理意見上(取保候審上)簽了字,這真是我的恥辱,給大法抹了黑,這是我學法不深的結果。以後我要加倍努力學法,多做大法工作,跟上大法的進程,叫師父放心,挽回我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聲明以上我寫的「保證書」和簽的字全部作廢。

曹金榮 2002年5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個修煉六年的弟子,1999年7.20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以來,由於學法不深,執著常人的東西太重,沒有做到在法上認識法,還不知道大法的嚴肅性,在邪惡勢力的威脅下,違心的寫了讓我永遠痛悔的「保證書」。離開大法的日子,我覺得生不如死,羞愧難當,師父一再慈悲點化我,同修也一直慈悲幫助我,通過深入學法,我明白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生命意義,現在我決定好好修煉,成為一個純正的大法粒子。特聲明,以往寫的一切「保證書」全部作廢。跟上正法進程,正念除惡。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陳雪華 2002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97年我有幸得法輪大法,修真、善、忍做好人,返本歸真,身體、心靈受益無窮,體悟法輪佛法的深奧,對社會、對人民百利而無一害。1999年7.20後,做為宇宙大法一粒子的我,於2001年1月1日去北京天安門正法,在舊勢力的高壓迫害下,由於學法不深,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給大法抹上了污點。聲明在舊勢力迫害下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田忠桂 2002年4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95年修煉了法輪功,李老師給我調理、淨化了身體,使我十幾年的喘病得到了康復,並在思想上也得到了昇華,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我熱愛大法,尊重老師,感謝師父的慈悲給了我新的人生。但是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沒有時時處處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去年在洗腦班上寫了「悔過書」,說了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對不起大法、對不起老師。現在嚴正聲明,我在洗腦班上寫過的「悔過書」作廢。今後靜心學法,加倍努力去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堅修大法,以實際行動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香敏 2002年4月30日


嚴正聲明

前些天,鄉里把我從家裏強行非法抓走。由於自己有放不下的執著,在邪惡的逼迫下寫了所謂的甚麼書,做了一件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情。回家後,一直很後悔與苦惱。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我今後還要走上正法修煉之路,加倍努力做大法的工作,洗刷自己的污點,堅修大法緊隨師,做一個精進的大法弟子。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做、所寫的一切對大法不利言行一概作廢。

大法弟子:雒小環 2002年4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1996年修煉了法輪功,不久李老師給我淨化了身體,我35年久治不癒的病好了,思想境界也在不斷提高,李老師使我得到了新生。我去年被強迫進了「610」辦的洗腦班,由於學法不深,執著心重,在十多天的精神折磨下,精神疲憊不堪,主意識不強,被迫寫下了「保證書」、「悔過書」之類的東西,還說了不符合大法的話、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我痛悔不已,愧對李老師、愧對大法。在此我嚴正聲明在洗腦班上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一律作廢。今後堅定大法修煉,以實際行動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齊士蘭 2002年4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沒有做到在法上認識法,修煉不精進和嚴重的常人執著心不放,2000年3月我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被惡警非法抓捕,在邪惡的種種壓力面前自己沒有把握好,被邪惡鑽了空子,在壓力面前說了不該說的,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及正法修煉的歷史使命,我深感痛悔,特此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一定跟上正法進程,助師世間行,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勇猛精進,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吳成發 2002年5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進京上訪,平安的來到天安門廣場達到了證實法的目的,可是被非法的抓了起來,然後經過了好幾個看守所的非法關押,後來因學法不深、心性不到位,說出了地址、姓名,最後被當地派出所給押了回來。由於自己學法不深,違心的寫下了「保證書」,現嚴正聲明以前寫過的「保證書」等一切全部作廢。我已走到正法當中了,我有一顆赤誠的心,一定要回到法中,助師世間行,不辜負師父對我的期望!

大法弟子:古鳳梅 2002年3月7日


嚴正聲明

我人的執著心非常多,在過關的時候又沒有把握好,做了有損於大法的事。看了師父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我感到師父太慈悲了,師父為弟子所承受的太多太多了,在此我聲明我寫的「保證書」作廢。今後我要珍惜這萬劫難逢的機緣,排除萬難,助師正法,更加清醒的、一絲不苟的「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

大法弟子:任春香 2002年4月29日


嚴正聲明

為做一個善良而超常的人,98年我走進了大法修煉大道。萬萬沒有想到卻被舊勢力的邪惡之徒抓去辦洗腦班,被強行和誘騙洗腦,由於自己不能正確對待,有常人的執著心放不下,被洗腦了,寫了「保證書,決裂書」,這是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為此我嚴正聲明:在洗腦班上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全部申明作廢。重新回到大法中來,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去修煉,緊跟師父,堅修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黃彩義 2002年4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在修煉過程中走了幾次彎路。由於邪惡的迫害和欺騙,再加上對法的認識不足,所以做了修煉人不該做的事。在理智不清的情況下寫了我不該寫的一些東西,在勞教所被洗腦,邪悟了。通過學法才使我又清醒過來,深感自己對不起師父。我現在嚴正聲明洗腦後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重新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助師世間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任惠蘭 2002年4月8日


嚴正聲明

我93年5月開始修煉法輪功,99年7月22日以後我一直堅持學法,煉功。於2001年2月3日為證實、維護大法被抓,並送勞教一年半。在勞教所裏,在邪惡的強制高壓、欺騙下,寫下「五書」。現在我決心回到大法中修煉,並聲明在女子勞教所裏所寫、所說、所為,一切有背大法的事全部作廢。並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緊跟師父回家,堅修到底。

大法弟子:曲靖 2002年5月5日


聲明

我因為學法不深,心態不穩,在一次做資料的時候,抱著完成任務的心理和怕心,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在拘留所裏,由於放不下情和怕心,寫了「悔過書和保證書」。出來以後,痛恨自己對大法和師父的不堅定。我在此聲明,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勇猛精進,做好一切。並聲明自己以前寫的所有「悔過書、保證書」一律作廢。

王文仙 2002年3月25日


嚴正聲明

本人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單位就不准我上班,由於愛人不是煉功人,為我不丟失工作就代寫了一份「保證書」,由保姆代抄,而我也於2002年1月4日,為了調動住所而寫了「保證」,做了一名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現嚴正聲明兩份「保證」全部作廢。並堅修大法,做好大法弟子應做的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渡。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樂豔娟 2002年5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有許多人的執著心沒有去,和一些壞念頭沒有去,沒能做到以法為師,在邪惡的迫害下寫了「悔過書」之類的東西,這都是不情願的,我今後要以法為師,抓緊時間,「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加倍彌補。在此聲明所謂的「保證書」之類的一切作廢。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陳桃菊 2002年4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去北京上訪被帶回來辦了洗腦班,並強制我寫下詆毀大法的話,否則就不准回家。在關了我十一天的情況下,便由邪惡代筆寫出了誣陷大法的話,強行讓我簽字。由於我的執著而迷失了方向,簽下了絕不應簽的名。現在,我在此嚴正地發表聲明,我以前所簽的字,全部作廢。洗刷污點,講清真象,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馮厚貞 2002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以前學法不深,沒有用心去學,結果在邪惡的迫害下,常人的怕心驅使下,在2000年進京時,違心地在「悔過書」上簽了字,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沒能做到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沒能真正對法做到正悟、正信。現鄭重聲明,以前無論在任何情況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作一名真正的金剛不破的大法弟子。

於秀英 2002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自1999年7.20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以來,在邪惡勢力高壓、威逼下,我所寫、所說一切損害大法、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包括在邪惡洗腦班上所寫、所說的、簽的字、「宣誓」全部作廢。今後要堅修大法,勇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直至圓滿。

周建麗 2002年5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在進京證實大法中,由於還有對情的執著,過關中說了不該說的話,沒有達到一個大法弟子的標準,愧對偉大的恩師、愧對大法。特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統統作廢。今後要嚴格要求自己,緊跟師父,勇猛精進,在法上認識法,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李友愛 2002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回顧自己修煉所走過的路,由於學法不深,在過關中沒有在法上正悟及正念處理一些修煉中的問題。現嚴正聲明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從現在開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不利影響,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在任何環境下,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粒子。

吳燕軍 2002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曾因邪惡的迫害,有放不下的執著。寫下了違背大法和師父,違背自己的良知的東西,心中一直為此悔痛不已,是師父的慈悲使我堅強起來,決心講清真相,今天特嚴正聲明,以前我和丈夫所寫的一切作廢。決心加快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名真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毛蓉 2002年3月25日


嚴正聲明

在2001年10月份,我在做真相工作時被邪惡所抓,關進看守所40多天,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由於自己沒有做好,被邪惡鑽了空子,寫了一個所謂的「保證」。現特此聲明全部作廢。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盡自己的最大能力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周冬英 2002年5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精進,有放不下的執著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在被非法勞教期間,被洗腦,走向邪悟。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在此聲明在邪惡高壓迫害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重新走入正法中來,做一個堅定實修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盧惠英 2002年4月19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有執著,被邪惡非法抓捕後,迫於壓力,違心地說過誹謗師父的話,現在追悔莫及,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現嚴正聲明作廢。今後要勇猛精進,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正法進程。

岳景祥 2002年5月3日


嚴正聲明

我在高壓迫害下,被迫寫下了甚麼所謂的「悔過書」之類的東西。這都不是我內心真實的表現,是不情願的。特此聲明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修大法心不動,強制是改變不了人心的。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尹鳳英 2001年12月11日


嚴正聲明

在1999年7.20邪惡迫害時,由於自己學法不深,為了免遭迫害,在兒子代寫的「保證書」上簽了字。現在嚴正聲明作廢!堅定不移地修煉大法,走出來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挽救世人。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李菊蘭 2002年5月6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3日,派出所逼迫我,叫我寫「保證書」,後來我往村上交了「保證書」, 2001年9月派出所又逼迫我往「保證書」上按了手印,我聲明全部作廢。珍惜修煉機緣,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孫曉芳 2002年4月19日


嚴正聲明

邪惡之徒把我騙到洗腦班,受邪惡勢力的迫害,我做了不應該做的事,現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廢。從今以後回歸到大法之中,堅修大法心不動,緊隨師父修大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胡新改 2002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走入邪悟,做了一些作為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通過深入的學法和功友的幫助,使自己認識到自己的行為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在此嚴正聲明在邪悟期間所說的一切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講清真象,堅修大法。

大法弟子:羅香勻 2002年3月13日


嚴正聲明

因為我們學法不深,被欺世的謊言矇蔽,在家裏寫了所謂的「保證書」,現聲明所寫的「保證書」等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堅如磐石,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李瑤芳、王希蘭 2002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們於1997年得法,修煉法輪大法,在2001年被非法勞教期間,在惡警的脅迫下說了、寫了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該說的話。現在嚴正聲明一概作廢!一定堅修大法,彌補給大法所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王更發、郭蓮清 2002年2月7日


嚴正聲明

在2001年江XX邪惡集團辦的洗腦班上,我被洗腦並邪悟,如今我認識到自己曾給大法帶來很大的損失,再次鄭重聲明接受洗腦作廢。真正融入正法洪流之中,講清真象,正念除惡,做一名真修者。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希芬 2002年5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但在1998年7月22日後,在邪惡的脅迫下停止了修煉。現在我重新修煉,並嚴正聲明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統統作廢!珍惜修煉機緣,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定修煉!

大法弟子:趙得知 2002年5月4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6年修煉法輪功,在勞教所被強迫下接受洗腦,現在嚴正聲明在勞教所裏所說所寫全部作廢。一心堅修「真善忍」,多發正念,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丁神武 2002年5月1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迫害大法時,父親被抓去洗腦,我替父親寫過所謂的「保證」,並且有過對大法不敬。現在通過認真學法,認識到此行為的嚴重性,特此聲明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洗刷污點,堅定地維護大法。

張彩霞 2002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在教養院裏被欺世的謊言矇蔽下所做、所說、所寫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堅如磐石,證實大法、救度世人,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王洪祥 2002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9年得法的,自從學法開始,我就不精進,被迫害後自己又不知所措,沒有做好,不像一個大法弟子,我想以後做好,學好法,多發正念。聲明從前說的不利於大法的話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陳素馥 2002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0年8月講清真相時被抓,當時由於學法不深,寫了「保證書」,我現在嚴正聲明過去所說所寫的違背大法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素青 2002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在單位高壓控制下所寫的所謂「保證書」作廢!從此以後勇猛精進地學法、護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姚文霞 2002年5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特此聲明1999年7.20後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堅修大法,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鄧世英 2002年5月10日


嚴正聲明

因本人不在家,在壓力面前,愛人替自己寫了一些不該寫的話,本人是不承認的,別人替自己所說所寫的一律作廢。珍惜修煉機緣,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

大法弟子:那淑豔 2002年5月17日


嚴正聲明

自7.20大法受迫害後,我做的不該大法弟子所做的事一律作廢。加倍彌補,做一個堅不可摧的大法弟子。

李軍 2002年5月1日


嚴正聲明

7.20事件後,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邪惡勢力的高壓下曾交過大法書籍,老師法像,寫過「悔過書」,現聲明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孟憲增,李素君 2002年1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自1999年7.20以來所說所寫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重新堅修大法,堅定地維護大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許蘭芝 2002年5月9日


嚴正聲明

在高壓下,由於放不下人的執著,順應舊勢力的迫害,寫了「保證」,現聲明作廢。堅定實修,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宋功瓊 2002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是大法修煉者,7.20在派出所的逼迫下我寫了「保證書」,於2000年12月份寫過「悔過書」,現聲明作廢。講清真象,正念除惡,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崔雲香 2002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在此聲明自1999年7月20日以後所說所寫的「保證」一律作廢。珍惜修煉機緣,堅修大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代英 2002年5月9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寫的、說的對法輪大法不好的話,全部作廢。從此以正信、正念、正行走正自己的路,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秀雲 2002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本以前所簽的一切違背大法的「保證書」於今日起一律作廢。珍惜修煉機緣,多發正念,堅定修煉。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熊群蘭 2001年


聲明

以前別人替我寫的,還有所說的話全部作廢。徹底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堅修大法緊隨師。

王鳳英 2002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下被迫寫了「悔過書」等東西,現嚴正聲明作廢!洗刷污點,講清真象,正念除惡。

王德雲 2002年4月27日


嚴正聲明

本人親屬代寫的一切「保證」及簽字作廢。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堅定地維護大法。

大法弟子:羅琴珍 2002年4月8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