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朝陽看守所的野蠻暴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18日】師父在經文《理性》中說:「因為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將它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 。

我是2001年元旦去北京講真相被抓進北京市朝陽看守所的,進了所門,幾個兇神惡煞的警察要我們蹲下,一個肥胖的警察過來,用皮鞋來踢我們的背部,我們中有不少是老人家,有個手抱著五個月大嬰兒的女弟子,因小孩尿濕褲要求換尿布,警察不但不給,還讓女弟子重重地挨一大耳光,有的還讓我們用下巴貼著牆,稍不合意就抓住我們的頭髮把頭往牆上撞。我們蹲在牢房前等著進去時,那些穿著黑衣的女警尖聲罵著,並不時地用高跟皮鞋蹬我們的頭。

進監房後,如果你一天不吃東西,就要被插喉灌鹽水,還得過得了「倉霸」(監房裏的犯人頭目)折磨、毒打這一關。我親眼見一個60多歲的東北女弟子因絕食被推出露天風場強行脫掉大衣在零下16度的天氣下被幾個幫兇毒打,當女弟子大聲喊打人呀,他們就用濕冷冰涼的地布堵她的嘴。

我因不說姓名,被一女警帶到辦公室關門恐嚇和毒打,警察見不起作用又把我推到了12房,讓我見識到這特殊的審訊室,室內光線很暗,一股刺鼻的消毒藥水味直往喉嚨衝,室內有水泥床是用來對大法弟子灌食和綁十字架用的。該女警拿了一枝圓珠筆,用筆尖對著我的臉惡狠狠地說:「快講!再不講我就刺進去了!」這樣反覆喊了幾次。見我還不講,就惡狠狠的說:「如果等辦事處的人來,你還不跟他們走,看我以後怎麼遭(折磨)你。」

在辦事處裏一女同修告訴我,她那倉裏絕食抗議的同修被吊起來,有個男學員說「倉霸」把雪放進他們的內衣,等雪溶了再放。(都是那時朝陽看守所的發生的事)。在駐京辦我還看到一個二十幾歲的女同修的臉被電出幾條傷疤,還有一女同修的臉被打歪了。

我在朝陽看守所裏,有一次盤著腿閉著眼睛被倉頭發現,硬要我蹲下並要用雙手抱頭,說我蹲不好還打了我幾下,而坐在我身後的那個犯人還不時用書拍我的頭。我想:「我沒有錯,為甚麼要配合他們。這難道是大法弟子的形像嗎?不,我不能再蹲了,我要站起來,打就打吧!怕甚麼。」倉霸見我站起來,很驚訝,但沒說甚麼就叫我坐回原位。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那個用書打我的犯人,卷著棉被,混身發抖在哭,說頭痛發燒。有人就對她說:「你對老太太怎麼那麼狠?」那時我的慈悲心出來了,叫人用涼布幫她擦一下額頭,過一會她就沒事了。傍晚那犯人跟倉霸說:「老廣不知是不是神來的,打她一下我頭痛一下。」倉霸說:「我也是啊。不過別讓她們(大法弟子)知道,免得她們高興。」

以後她們再也沒有欺負我了。其實她們打我我不感覺痛,我知道是師父替我承受了。我謝謝師父,師父無時無刻都在看護著真修弟子。讓我們多發正念,助師世間行吧!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8/22516.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