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上認識法 徹底否定舊勢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五日】我是一個流離失所近一年的弟子。師父告訴我們大法是圓容的,因此,我雖然流離失所在外,但盡可能關心家裏,做家裏人的工作,使他們能理解我們,而不是徹底斷絕和家裏的聯繫。我認為如果那樣就會使他們對我們不理解,可能產生一些不好的想法,如被邪惡利用也會給自己造成干擾。因此,在苦難中仍體現出大法弟子關心他人的慈悲。結果是家裏人的觀念被正過來了,願意配合我。

前不久,家裏人告訴我,幾個朋友對大法有很不好的念頭,這對他們的未來是有害的,於是我想通過家裏人給他們一些真相資料。一些同修知道後,對此心存疑慮,認為和我家人接觸不安全,邪惡可能會埋伏在我家附近,我家人可能會被盯梢,可能會被邪惡知道而帶來危險,可能會查資料來源,牽涉到更多的人等。由此產生一連串有關安全的聯想,並建議我斷絕與家裏的一切聯繫。這裏我想談一下自己的體會,供大家參考。

在同修們做一些講真相的工作時,如撒傳單、貼標語、發真相資料、回家見自己的親人等,大家幾乎形成了一種固定的觀念,認為「一定」有危險、會有邪惡的人監視、可能被抓等等,因此,必須要躲開、隱藏,採取各種措施、限制。大家都覺的是這樣,不這樣做就「一定」能發生甚麼,產生了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這實際上就是認可了邪惡,認可了舊勢力的安排。也許大家會說:我也不想被邪惡勢力迫害,我也不希望被抓,我也希望抵制它們,但我希望它不發生它就不發生了嗎?我不希望它迫害它就不迫害了嗎?是我說了算嗎?我能有辦法做到嗎?我個人悟到,這裏面有常人的觀念。實際上很多的所謂危險、被抓,是我們求來的。

師父講:「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我個人悟到:當我們大腦認為危險「一定」要出現時,就在另外的空間形成一個「一定要出現」的物質場。師父還講:「平時常人想問題時發出的大腦形態的東西,因為它沒有能量,發出時間不長就散掉了,而煉功人的能量保持時間就長多了。」(《轉法輪》)因此,這個場就很強,而且邪惡還在演化加強它,讓我們不斷的去想它、更加認為它一定要出。這樣就強化了這個場,而邪惡在裏面就能生存了,這個「一定要出現」事就能成立了。

師父講過:「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這些所謂的危險的事,也許有幾分可能性,但我們的正念可以抑制它,不使它發生。我們有些弟子沒有在法上看待,順應了這種可能,強化了它,導致了它的發生。它是我們不能站在法上而是站在常人的理上求來的,是我們自己的原因造成的。當我們反覆設想「可能」發生這個、「可能」發生那個時,就在給邪惡存在提供土壤(物質場),那個「可能」就真的可能要發生了。同時,這些觀念,也導致了我們自己被限制、被束縛,不能充份發揮弟子們的能力,不能有效的做證實法的工作。

我體會舊勢力這樣安排就是要讓我們接受它們的檢驗,按它們的要求去做。我們的念頭都不是偶然的。如果我們不能站在法上看問題,不能認清舊勢力的安排,那麼我們就按照它們的道路走下去了,就順應、認可了它們安排,接受了它們檢驗,就會有迫害的出現,從而被它們鑽了空子。那麼我們如何抵制、打破這些舊勢力的安排呢?我悟到,我們就是要站在法上,多學法,以大法的標準衡量一切,衡量自己的每一念、每一言、每一行,鏟除一切不符合法的念頭,用正念正一切不正的。正是舊勢力的安排,使我們認可了如「煉功就要被抓,撒傳單、掛橫幅、做大法資料危險」等變異的人的觀念。常人都知道好人不能被抓,我們修煉了,怎麼能還在思想上認可「煉功要被抓」這個理呢?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是否有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正念呢?

有的弟子在學法時抱有這樣的心:我要好好學法,免的被迫害。這樣想的本身又是認可了舊勢力的安排,學法的基點都錯了。我們學法修煉是為了同化大法,是為助師正法,救度世人,不是為了怕被迫害而修,不是按舊勢力的安排在走。我們應該是在抵制、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正一切不正的前提下修煉自己,而非在認可舊勢力的安排這個前提下修煉自己。我們沒有修成之前都有這樣那樣的執著,如果我們認可這個想法,那豈不註定要被迫害了?我們有執著就該被迫害嗎?就該被抓進拘留所、勞教所、監獄遭受酷刑、遭受虐殺嗎?就該像耶穌那樣被迫害致死嗎?就該讓世人對大法犯罪來檢驗大法和大法弟子嗎?這樣想的本身不就是認可了舊勢力的安排了嗎?師父不認可的而你認可,那你修到哪裏去了呢?舊勢力就是要把我們當過去的宗教對待,你不想被迫害而恰恰要被迫害。

還有的學員認為自己有執著,不可能做到無漏,因此認為邪惡一定能找到自己的「漏」迫害自己,所以處處謹慎小心,以防自己有「漏」,不能放開手腳工作。還有的學員總是在想:一旦自己被抓,就如何如何。這也是認可了舊勢力的理。必須去掉這個變異的觀念,時時刻刻樹立正念──只要我們對大法有堅定的信念,我們有執著也不能被迫害,我們的執著是在我們師父的安排下,通過學法修心、自己精進來去掉;舊勢力沒有任何的資格和藉口來檢驗我們和大法,我們絕不認可它們的任何安排。這才是在大法的道路上修煉,當然師父就要管你,就不允許它們迫害。當然,這不能成為我們掩蓋自己執著的理由,相反,我們必須嚴格要求自己,不斷的向內找,去掉所有的執著,同化大法。當學員做事大手大腳、不理會常人這一層的理時,舊勢力就會說:你看,這個人這方面做的不對,我們來考驗考驗他。從而人為的增加了難。凡事要圓容的考慮,不走極端。

也許有的弟子還懷疑:我們動一念就能起作用?不用做其它的?答案是肯定的。師父講:「一個煉功人具體做甚麼事情的時候,是他的功能在起作用」(《轉法輪》),師父還講「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們修的就是這一念。師父講:「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我們有一位同修,在去外地回來時,發現自己被便衣盯上了,他甩了幾次沒有甩掉,他覺的不行了,自己可能要被抓了,於是他就把背的筆記本電腦悄悄扔掉了。然後來到一家網吧,給同修發了一個郵件,告知自己要被抓的消息,隨後就被抓了。在拘留所裏,他逐漸悟到自己不應該配合邪惡,於是任憑邪惡使用各種伎倆,他都不配合。他真正做到了,結果他出現了嚴重的「病」的反應,被送進了醫院搶救,最後在醫院中成功的走脫。

我們還有倆個功友,其中一個幾次出去證實法被抓,都被放出來,而有些功友沒有被放出來。後來他總是有一個念頭,認為自己要是被抓,自己能夠過好關,還能出來。結果沒多久,他接到一個傳呼,說是一個從看守所出來的人要和他見面。去了以後就再也沒有回來,已經過了一年都沒有放。另一位功友,被單位送到洗腦班,在路上,她和單位的幹部講道理、講真相,使單位的幹部明白了真相,就沒有再那樣做。以後,她也就認為再有類似的情況,她能夠「化解」。結果在後來,各個單位又再次辦洗腦班,同修勸她離開單位,她認為自己能過去。領導頂不住上面的高壓,把她再次送到了洗腦班,她不但沒「化解」,而且是寫了「保證書」出來的。出來後痛悔莫及,於是就離開了單位,但沒多久就又被抓進去,半年過去了也沒有消息。

這倆位功友的共同點就是都認可了被抓、接受了被抓,再想通過個人「過關」出來,這又是有意接受了舊勢力的檢驗來證明自己能行,配合了它們。舊勢力認為他們不反對,還願意接受它們的檢驗,就認為他們同意了舊勢力的這個理和安排,當然要把你抓進去以達到它們的目地。你認可了這一切的時候,師父也沒有辦法幫你。

需要強調的是,任何情況下要用理性看問題,不能走極端,不能照貓畫虎照搬別人的做法,而是要從法理上搞通,在正信堅定的同時,常人做事這一層也要謹慎處之。

以上是個人一些體悟,與大家交流,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