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市槎頭勞教所惡警叫囂:就是有人死在地上,我一樣不准你們煉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10日】2001年11月14日晚上九點左右,是勞教所給被劫持的法輪功學員的所謂的自由活動時間,大法弟子胡映霞、韓一哲、周梅林在宿舍上鋪床位上打坐,所在三大隊隊長鄭海燕得知後,唆使勞教人員把她們從床上拖下來,同宿舍的大法弟子們一起念正法口訣,鄭隊長就拿來手銬把她們銬在宿舍床架上,隨後又把她們強行拖到樓下。其它房間的大法弟子謝焱、王惠敏也因為念口訣被銬,然後她們一起被拖到三大隊的工廠銬在窗戶上,站在窗口凍了一夜。

11月15日早上7點左右,鄭隊長來到工廠,大法弟子質問她這樣銬一夜不讓睡覺是不是體罰?鄭卻說上面有「指示」,鄭又把她們帶回宿舍銬在窗戶上一直到晚上九點多,超過24小時不讓睡覺,不讓坐下,看到她們身體稍微有一點可支撐的地方就強行拉開或變換銬法,她們只能一直站著。之後幾天,她們每天6點多鐘就開始被銬在窗戶上罰站,一直到晚上九點多鐘,晚上睡覺時也是雙手被銬在床上,不能翻身轉動,她們的腳因為連續站立腫起來,手因為被銬也腫起來。

為了不讓大法弟子做立掌動作,惡警指使其他勞教人員把她們反銬,兩手的距離拉得很大。他們把窗戶關起來不讓她們彼此通話(每人隔開),大法弟子鄧小燕說你們這樣做不對,值班的勞教人員幾次強行捂住她的嘴,當班的管教也置之不理。在其他大法弟子的絕食抗議下,直到19日才暫時停止體罰。但她們仍然整天被鎖在宿舍,不給活動的自由。她們曾向常駐所的檢查官反映情況,姓楊的卻說:「你煉功,就是這樣銬你。」姓陳的也說:「你想吃飯嗎?你想睡覺嗎?那你就老老實實,不要煉功。」它們的態度和言語完全沒有一個檢察官的應有的職業規範和職責,對反映的問題沒有任何答覆。

12月2日,幾名大法弟子分別在宿舍煉功,又被惡警強行銬在窗戶上。之後,只要立掌、雙盤腿或單盤腿坐著就會被銬成既不能坐下盤腿、手臂也不能轉動。當問管教為甚麼盤腿被銬時,它們以所謂的違犯「所規隊紀」來搪塞。大法弟子用絕食來抗議它們濫用刑具和體罰的違法行為,三大隊的花教導員卻惡狠狠地說:「就是今天有人死在地上,我一樣不准許你們煉功。」

從11月14日至今,有8名大法弟子整天被鎖在宿舍裏,除去每天一次上廁所和洗澡外,不准走出房門,不給任何活動自由。大法弟子為抵制非法勞教和迫害,在例行排隊點名時,不配合、不排隊,惡警就指示同房間的其他勞教人員十來個人拖住我們,按倒在凳子上、地上。有的大法弟子被強行扭住胳膊、摁住,差點使胳膊脫臼。

現在暴徒們仍用種種手段強制對大法弟子進行洗腦,對堅強不屈的大法弟子隨意加期,有許多已被非法加期一年,惡警說:「不轉化就是出去了也要進學習班,三個月內不轉化仍判勞教。」給大法弟子的家人施加壓力,利用親情給大法弟子施壓,利用勞教人員夾控(監視)限制大法弟子的行動、言論自由,利用節日查倉時機搶走大法弟子的筆記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