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於法中才能體現法的威力

——在德國發正念的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1日】當我們趕到德國時,已是江澤民到達的當天晚上,得知他住的賓館後,我們很順利的也住了進去,他包了5樓一整層,我們恰好住在6樓。當晚我們和一些功友,住在裏面通宵發正念。當近凌晨3點左右,疲勞、求安逸之心、睡眠,這些物質開始干擾我們。於是我在前5分鐘清理自身的時候,加進了一念「排除這些對我的干擾」,隨後人就開始越來越精神。

但不多久,疼痛又開始干擾我。整個身體的細胞像被撕裂一樣,一立掌心裏就發空發慌,有一種能量耗盡的感覺。像虛脫一樣無力,自己也意識到是平時修得不紮實,儘管苦苦支撐,心裏想著「哪怕與邪惡同歸於盡也要堅持下去」,但仍集中不了精神,正念效果也大打折扣。這時,師父的一句話打入腦中:「我叫弟子們發正念,是因為那些所謂的邪惡其實甚麼也不是,」我悟到既然邪惡甚麼也不是,那他不配和我們相提並論,剛才的思想中還摻雜著人心。於是我靜下心來調整了一下自己,並求師父加持,這樣一做情況就好多了,到了上午8點左右,我們就下樓等江澤民出來,當來到大廳時,看到已有不少學員坐在廳裏。我決定去四週看看,當我轉到餐廳時,大廳的學員已遭到保安人員的清場。所以我決定先入餐廳。服務員把我帶到一個靠窗的位子,我一看正是離大門5米不到的絕佳位置,心中暗暗感謝師父的安排,恰好有位美國學員走了過來,於是我們一起等待江的出現。

當我們隱隱約約聽到有學員喊「法輪大法好」時,我一下看到了江,他的整個身體像被人操縱的木偶,走路呆板面無表情,皮膚像乾屍一樣蒼白。我們馬上立掌除惡,頓感手掌的能量如泉湧出,比平時強很多,法輪也在掌中飛速轉動,直至其離去。

經過這次後,保安把我們幾乎所有的中國學員都驅趕出賓館。當晚我們就只能在戶外發正念了。警察規定了我們是在1、2百米的地方煉功,我覺得邪惡之所以讓我們離遠,是因為他害怕近距離發正念,而我們恰恰是要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的。

於是我走到了賓館對門的馬路上發正念。直到早晨,江又要出門前,警察開始清場。一排警察向我走來,其中的一人走向了我。當我立掌時,瞬間周圍的一切好像與我隔絕,腦中一片空白。這個警察走到了我面前甚麼也不說,只是靜靜的站著,正念的力量制約著一切。發了5分鐘正念,警察仍一動不動。直到心中有一個聲音出現「看我的正念多強,把警察也給制約住了」。此念一處,馬上另一個警察過來對我說「請馬上睜開眼睛」,此時我把它作為一種干擾,決定不理他。但他很快又說「如果你再不睜眼,我們會拘捕你」。當我再次決定不理他時,師父的話又一次地提醒了我「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我想還是找一下自己吧,看看那兒有漏了,我終於發現了在以護法的藉口下,隱藏了一顆很強的爭鬥心。於是我睜開眼睛和警察講道理,當他還是執意要我離開時,我決定離開,不過我沒有後退,而是從右邊移到了左邊的一個街口,更接近了賓館。當我走到這個街口,不等這個街口的警察來問我,我主動地詢問起他來,「這裏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德國的人民有沒有權利在德國的領土上講話?」警察說「中國的總統是我們的客人,我們要保護他。」我告訴警察:「如果你的客人是殺人犯,當有證人出來指證他時,作為一位執法官,應該是保護證人還是客人呢?」他無言以對。隨後告訴我:「你們的總統告訴我們的總統,如果再看到黃色他就會取消訪問」。我問他:「你知道我們的黃色橫幅上寫的是甚麼嗎?真善忍,你會害怕真善忍嗎?德國政府會害怕真善忍嗎?那甚麼樣的人會害怕真善忍呢?」他說:「我明白了,但我只是執行命令。」我回答:「如果命令和法律有違時,你會選擇哪樣呢?如果總統違法地下了一個屠殺令,你會去遵守嗎?我希望納粹的悲劇不要在德國重演。今天它可以因為江澤民不喜歡我們而違法的驅散我們,明天江澤民也可能不喜歡你,也可以叫其他的警察來拘捕你。我們這樣平和的團體,不支持鼓勵,反而限制欺壓。那以後所有的團體都不會效仿我們,因為他們看到了善良平和的結局,那你是助長邪惡,打擊善良,希望你能做個維護法律的好警察。」

話畢,我就立掌除惡。當警察再次要求我離開時,我感到已沒有了爭鬥心後的純淨。我平和地對他說:「我就這樣閉著眼睛,做著煉功的姿勢,會傷害到任何人嗎?」自此,他就再也沒有妨礙過我們。

我體悟到我們不僅要站在高於常人的層次上看問題,還要圓融常人這一層的法理,這樣才能金剛不動,圓融不破。

有時自以為心態純正的維護大法,卻往往被人心情感所帶動,把固執己見當作是堅定正念,這樣容易被邪惡鑽空子,也給舊勢力找到了考驗我們的藉口。而真正的純淨心態,站在法上維護法時,那才是法的威力在人間的展現,邪惡才無空子可鑽。

後來,江去了德國的一個小鎮,儘管我們很多學員已幾夜未睡,但大家的狀態仍然很好。從傍晚就守候在旅館門口。當江的車隊出現時,突然有一大幫中國人組成的隊伍出現,他們手舉著紅旗高喊著口號。與此同時,我們也呼喊著「法輪大法好」。我也盡全力喊著,可是沒幾下就聲嘶力竭了,越急越喊不高。但是還在想,我們得壓過他們,儘管啞著喉嚨,還在喊。可是他們人多,聲音一浪高過一浪。就在這緊張關頭,我突然聽到優美的「法輪大法好」的歌聲。我突然明白了,同等層次的物質是制約不了對方的。只有用我們神的一面的展現才是智慧無窮,威力無邊的。當我明白時,大家幾乎同時明白了。整齊的歌聲,並不響亮,卻穿透人心與一切噪音,歌聲的慈悲和善良改變著周圍的場,起到了鎮邪的奇效。幾分鐘不到的時間,所有的中國歡迎隊伍就撤離了,他們背後的邪惡被這純正的慈悲之場所融化。我感到,只有當我們的心性達到法對我們的不同層次的要求時,才能融於法中,體現出法的威力。

以上是我個人的一些體悟,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7/21744.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