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出牢籠 生命不該用於承受迫害

——給獄中同修的一封回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四月八日】尊敬的同修:

我淚流滿面的看完了四月四日刊出的你的〈獄中大法弟子給妻子的家書:有一天就做好一天,有一萬年就做好一萬年〉。我感到你這樣的弟子太堅定了、太偉大了。我不知道你能否看到我的這封信,但這已不是問題,因為我會讓我的神通將我的敬意和支持帶給你。雖然我的天目看不到甚麼,我的天耳聽不到甚麼,我的人身也感覺不到甚麼,但師父說我們都是有功能的,那我就一定有,就這麼簡單。你在獄中受盡摧殘,每一分鐘比一年還難過,我能體會你的感受,我知道那是一種甚麼樣的滋味,因為我曾經被抓六次共計關押了一百四十多天,那種人間地獄,正像天安門公安當眾對我說的──我會讓你生不如死。邪惡就是這麼幹的。而挺過來的弟子都知道,自己在其中很多時候並不感覺到怎麼苦,因為無論怎麼苦,邪惡也不過是那點伎倆,翻來覆去使絕了的招數還不就是酷刑、毒打、灌食、洗腦、車輪式輪番圍攻、不讓睡覺等,說到底無外乎就是一個放下生死,就是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捍衛真理、維護大法,生、死都無所懼。

最苦莫過於得不到師父的經文,沒有大法書看。可我們都可以憑著「信」闖過來,邪惡所表現的一切也就成了小丑、騙子搞丑劇,不值得在此贅述。

從信中我看出了你是多麼的智慧:在做資料的過程中,連一個指紋的線索都沒給惡警留下過,任它們蹲坑、跟蹤、查抄,都找不到頭緒。你又是多麼的清醒,提醒同修妻子:「希望你一定要牢記教訓。資料的來源不需要不相關的人知道。千萬不可執著修煉結束的時間。有一天就做好一天,有一萬年就做好一萬年。」但是,我可敬可佩的同修,我不願意你輕言「也許我會被邪惡勢力迫害致死。」你是那麼的堅定,「即使讓我死億萬次,也改變不了我對師父和大法的正信;即使我只剩下一念,那一念也是堅信師父和大法的正念。」試問有甚麼樣的勢力膽敢奪取一名在法上無比堅定的正法弟子的生命?誰會允許?誰又能夠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記的一位同修的文章中提到,在根本沒路的懸崖峭壁上向上攀爬,師父的聲音高昂:即使真的沒有路了,只要你堅定,也要給你造出一條路來。

當我絕食絕水到第三十一天時,邪惡之徒讓犯人將我抬到倉外的水泥地上,當我在昏迷中被女警喚醒,當我的意識漸漸恢復,在我生命極度危險的當口上,我仍相信我一定能出去,我一定要出去,我一定得出去,沒有甚麼太多、太複雜的原因,只因為我根本就不應該呆在這!只因為我一直都應該在常人社會中助師正法!

邪惡們看我又甦醒了,還不甘心釋放我,又把我抬進倉裏。知道我昏死了兩天,與其讓我死在它們的管轄範圍裏,不如讓我死在家裏,它們這才通知家人將我抬走。同修形容我只有半口氣出來,可邪惡萬萬沒想到,就是師父給我保留的這半口氣讓我如今生龍活虎的揭露著邪惡、救度著世人、修煉著、提高著、清除著餘惡、美麗而高貴的活著!

你說「珍惜我們用生命捍衛的真理,永遠堅信師父和大法。」我很贊同。我還贊同一句話:珍惜我們的生命,用生命捍衛真理,永遠堅信師父和大法。我認為我們的生命是用來助師正法的,目前已不是用來承受邪惡強加於我們的殘害和虐殺。我們每個弟子都具備用生命、用大法賦予的一切證實法的境界,但不等於一定要付出生命。而且,隨著正法進程飛速、準確無誤的向前推進,我更加堅信這一點。祝願你早日勇敢的衝出牢籠,讓我們的正念在另外空間相遇,一起鏟除餘惡、助師正法!

以上體悟不當之處,還望你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