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發正念的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6日】以前對於發正念一事不太重視,自己也為自己找了很多藉口。從「7.20」以後我一直在非法關押之中,在勞教所內又是嚴管對像單獨隔離關押,兩名勞教人員24小時監視跟蹤,致使我很難能得到新經文。一天其中一名監控我的勞教人員,幫我轉來一份發正念的口訣,要我經常念。我不知道怎樣去發正念,於是我每天有時間就不停地默念口訣,那時常常在夢中除魔。

從勞教所回來後,看到外面的弟子在正法進程中做得轟轟烈烈,自己感覺距正法進程相差太遠。此時也沒有靜下心來認真學法,也沒有重視發正念作用,尤其是將發正念似乎當做一項工作。片面的理解做工作的多少才算是跟上正法進程,於是我也急於出外做講清真相的事。由於自己在法上認識不足,思想上脫離了法,以致被邪惡鑽了空子。回來十幾天又被抓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內我靜下心來,認真回想頭一天剛看到的師父的《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我告訴大家,現在所有剩下的能夠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們學員自己的原因。沒有重視發正念的這些學員,你們自己所應該承擔的、負責的空間裏面的邪惡還沒有清除,就是這麼個原因。所以發正念這事大家一定要重視起來,不管你自己覺得有能力和沒能力,你都應該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體範圍之內起作用的,同時你要清除外在的,那與你所在的空間是有直接關係的,你不去清除它們,那麼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還要迫害其他的學員、其他大法弟子。」我正是由於長期沒有重視發正念,被邪惡鑽了空子,給大法和大法弟子帶來了的損失。認識到自己的問題後,我靜下心來每天認真對待發正念一事。

剛開始時發正念時,身體感到發冷,甚至冷得發抖。我感覺到這是邪惡在阻止我發正念,我一定要堅持。發正念時,我竭盡全力,打出我所有的功和功能,打出法輪。可是總還是感到打出去的功和功能很飄渺,似乎能力不大。為甚麼會這樣呢?問題究竟在哪兒呢?我不禁問我自己,我發出的是最純淨的正念嗎?怎樣才能發出最純淨的正念呢?

師父《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中告訴我們:「為甚麼你有這樣的能力呢?因為是一個偉大的修煉人才有這樣的能力。那麼你在發出這一念的時候就不能夠不是偉大的修煉人所發出來的。」明慧編輯部在《固定時間發正念》一文中告訴我們:在發正念時意想自己像頂天獨尊的神一樣,身體巨大。那麼我們是宇宙中正法修煉出來的神──正法弟子──未來的宇宙保衛者,我們將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在過去幾年的修煉中,我們一直以宇宙根本大法「真、善、忍」為準則,不斷地修正我們的心性,歸正我們的生命。此刻我們在兌現我們的史前誓約:「助師世間行」,用我們最正的生命、最純淨的心,最堅定的正念維護著大法,鏟除一切破壞大法的邪惡,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想到這些,我明白了我是在做甚麼,我應該怎樣去做。此時我再發正念時,感覺發出的正念堅定、純淨。

我運用了佛法神通,堅定地清除邪惡。並且用「真、善、忍」宇宙根本大法清理自己所在的空間場,我感到身體內在強烈地震動。漸漸地我發現我的身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皮膚變白了,變細膩了,身體有通透的感覺,而且再發正念時身體也不再感覺到發冷了,而是感覺到身體發熱。身體發生這些變化後,我又堂堂正正地走出了看守所。

為甚麼發正念時身體上會有感覺呢?因為「任何物體包括人身體都是和宇宙空間的空間層次同時存在、相通的。」「人的身體和外面的空間是對應的,它都存在著這樣的存在形式。」(《轉法輪》)我們每一層身體、每一個小宇宙可能就是一個空間間隔,如果我們不認真清理我們自己所在空間場範圍,就可能會藏污納垢,給邪惡以隱蔽場所,甚至於會影響正法進程。我在發正念時身體感覺到冷,說明在我的空間場以及所對應的空間場內有不好的陰性物質,是它們發出的一些陰冷物質。所以我們一定要重視發正念。

通過這件事以後,使我對發正念有了新的全面的認識,真正從法理上認識到發正念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我不再每天像要完成任務似的去做,而是認真地對待每一次發正念。現在再發正念時,不再覺得功能飄渺無力,而是感覺到威力強大。如果我們能發出我們最純淨的正念,那真能像師父所說的,「一個佛一揮手,全人類的病都沒有了」。
   
發正念除惡,這是表現在另外空間的我們所看不見的形式。而在這個空間所表現出來的形式,就是揭露邪惡,向世人講清真相。讓我們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用慈悲心,發出我們最堅定、純淨的正念,清除邪惡,救度世人。

個人體會,不足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5/21010.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