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法弟子獄中見證惡警的血腥暴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5日】2000年11月20日我們在河北省三河市被抓,我們不說姓名、地址,惡警便用警棍打。我們絕食要求放人,他們4人強行送我去輸液,後整個右手腫得很高,把我們三人與男犯人關在一起,不讓睡覺,後來非法搜查我們的行李,搜出我的身份證,由馬家派出所抓回就被判勞教一年。在資中楠木寺5中隊,每天從早到晚面壁直到熄燈,受盡犯人折磨。記者來採訪,不允許真正的大法弟子發言,沒收大法弟子的筆和本子不讓其寫甚麼,總之,限制堅定的大法弟子的自由。2001年11月30日我的所謂教期已滿,又被馬家派出所袁懷軍接回新都看守所,為甚麼教期滿了,他們還不放我?這裏無期限關押的還有張躍瓊、陳貴君、董謹之、駱常勇、王繼森等大法弟子,他們已被非法關押長達數月。

*********************

4月22日下午5點左右,四川某市派出所到我家抓我關在警車裏,然後抄家,將師父的經文及所有大法書、收音機抄走,家裏無一人。

同時21日,駱常勇、吳奉林到馬家鎮散發真相資料被抓,吳奉權和龔興富在家中被抓。男功友受盡酷刑折磨,被打得鼻青臉腫,昏死過去。張躍群被抓到城西所,數名惡警將她雙腿拉直,在上面不停踩,梁兵(為城西派出所所長)將張的頭撞牆,用手打臉,將牙血打出來。嚴刑拷打下張躍群甚麼也不說,邪惡之徒將她的手銬住關在辦公室長達二十多個小時,又長達十八小時不讓其上廁所,致使大便溺在褲子裏。

4月23日晚張躍群由城西派出所被轉到刑警大隊,嚴刑拷打、「蘇秦背劍」、鬆了又銬、銬了又鬆,又用手向上提,用鞋墊放在背上,總之用盡了各種辦法,弄來下跪,用皮帶抽,用腳踢腰部,致使腰部扭傷,遍體鱗傷,並且聶(葉)小波將張躍群的左手食指、無名指扭斷,用大頭針不停亂刺,指甲脫落。

大法弟子陳貴君及兩個女兒也在4.23晚被抓,同樣在刑警大隊受盡殘酷折磨,嚴刑拷打,致使陳貴君的牙齒被打鬆,頭部受傷,四天四夜不讓睡覺,未進水進食。

大法弟子董謹之和王繼森在大年三十因散發資料被抓獲,在刑警大隊受盡折磨。

以上功友在經過嚴刑拷打後分別被送成都看守所無限期關押。他們在看守所煉功,邪惡之徒只要看見就潑水,甚至潑臭沼水、糞水,還將自來水停了,不讓他們沖洗,強行拉出去曬太陽半天,他們強烈要求才放回監室沖洗。有的還被關在放風間,關在監室內不准上廁所。不准買日用品,不讓他們曬衣服。幾位功友多次寫申訴要求釋放,邪惡均不理睬。王繼森被判刑四年,董謹之起訴被撤,學員們被迫無奈絕食,邪惡之徒欺騙他們說要放回青白江處理,結果又被判勞教一年半。張躍群被他們灌水、睡死刑床,滿口牙被弄鬆,拔掉兩顆。現在邪惡之徒仍將他們無期限關押,幾位功友仍在絕食抗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