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光照千古的道德豐碑

——寫在425事件三週年紀念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25日】三年前的今天,在北京發生了一件石破天驚的大事,其深遠的歷史影響,人們至今仍無法估量。隨之而發生的一切一切,讓全世界每個知道它的人都在強權與良知、在真善忍與假惡暴之間做出選擇。

回首人類的歷史,從印度的聖雄甘地到美國的馬丁路德金博士,再到南非的納爾遜曼德拉,任何一個大規模非暴力運動的發起者都是領導著一個國家的一個社會階層進行和平抗爭。1999年4月25日,當時遍布世界30多個國家和地區,遍布各個種族和社會階層的法輪功修煉者在毫無思想準備的情況下被推上了世界舞台,在中國,億萬名修煉者更進而成為一個磨牙吮血,殺人如麻的邪惡集團的鎮壓對像。從那時起,面對人類歷史上空前殘酷的迫害和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法輪功修煉者卻始終秉持著和平的理念向大眾揭露著迫害的真相。這一波瀾壯闊的和平運動,無論從規模之大,涉及的國家之多、範圍之廣,還是涉及的社會階層之複雜上看,都是史無前例的。法輪功修煉者以他們的鮮血、自由和生命譜寫著一幅輝映千古的歷史畫卷。

對於「真善忍」的詆毀,就等於告訴人不能做一個好人,就是公然對抗人類普世承認的道德標準,對於修煉「真善忍」的人進行逮捕並大打出手,就等於是在宣稱做好人有罪。在這樣的情況下,法輪功學員應該怎麼辦,是隱忍偷安,還是揭竿而起?他們都沒有。他們的選擇是出人意料的。沒有喧嘩,沒有標語,沒有口號,沒有阻塞交通,沒有任何示威的行動,就這樣,他們靜靜地來到了中南海,希望有機會向國家和政府的最高領導人陳述他們的真實情況。在傍晚得知被關押的修煉者獲釋後,他們又靜靜地散去。

他們的從容來去和平和舉止,卻觸動了一個竊國小人的脆弱神經。一場塗炭生靈的邪惡鎮壓從此拉開了帷幕。荒誕離奇的謊言,精心偽造的證據,大逮捕,酷刑,洗腦,強姦,精神病院和株連九族,江澤民流氓集團所動用的手段集古今中外人類一切殘酷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之大成,數百人被毒打致死;幾十萬人身陷囹圄,飽受酷刑折磨;無數家庭妻離子散。

面對如此血腥和邪惡的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卻從未以血洗血,以牙還牙,他們以大法弟子特有的大善大忍,和百折不回的堅韌,吃盡人間一切煉獄般的痛苦,將真相傳遍中國,傳遍世界。人們不但看不到法輪功修煉者的暴力行動,甚至聽不到他們的一句委屈,一句抱怨。

有多少人認真地想過法輪功修煉者的和平行動對他們意味著甚麼?

就像人們在沐浴雨露陽光,呼吸新鮮空氣一樣,人們對於自身擁有的一切安寧與幸福渾然不覺,也很少考慮它的由來。我們可以這樣說,即使僅僅從表面上來看,就是現在,法輪功的和平精神也是這種幸福的原因之一。而代價就是法輪功修煉者以大善大忍胸懷的無私承受和付出。

也許,有人會說,如果法輪功修煉者都隱忍不言,也一樣可以會有世界的穩定。其實如果那樣,世界只會更加動盪。舉最簡單的例子來說,中國的沙漠化造成沙塵暴頻頻襲擊北京和東北等地,甚至波及了周邊的韓國,日本和台灣。比自然環境破壞更為嚴重的是人類道德的沙漠化,它將威脅整個社會的存在和每一個人的安危。如果邪惡勢力對信仰「真善忍」的人們的鎮壓得逞了,那麼在中國就會充斥著「假惡暴」,我們和我們的子孫將生活在謊言和暴力之中,永無寧日。

正如馬丁路德金博士所說,「任何一個地方的不公正都是對所有公正的威脅。」對「真善忍」的鎮壓從第一天起,就註定了它必然會引起全世界的關注,因為對人類道德的摧毀絕非一個國家的內政,而是對整個人類道德良知和正義的公然挑戰。去年感恩節36名西人走上天安門為法輪功和平請願,更是給法輪功的和平行動打上了更加鮮明的國際化烙印。

「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面對鐵窗和酷刑,面對江澤民操縱的整個國家暴力機器,大法弟子堅定地邁出了自己的家門。這是仁者的胸懷,聖者的莊嚴和覺者的慈悲。他們忍受的痛苦是常人難以想像的,甚至僅僅聽一聽都是對正常人的心理折磨。但是,他們卻承受得那樣從容,那樣義無反顧。他們的所思所想,所做所為,正成為人類有史以來最高的道德豐碑。

「墨寫的謊言,決掩不住血寫的事實。」無論中國政府如何詆毀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整個世界都目睹了江澤民的殘暴冷血,豺狼成性,也親眼見證了法輪功的和平精神。雨橫風狂後,又見豔陽天。當歷史走過這一頁,人們會認識到,是4.25拉開了正邪較量的帷幕,也是人類道德走向昇華回歸的轉機。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8/21447.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