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誰使中國失去了互聯網(一)

——沒有美國的幫助,互聯網將成為北京政府的工具,而不是民主的力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23日】要成為中國互聯網之父可不是件容易事。四處跑著的孩子們,划動著的小船,空氣瀰漫著烤羊肉的味道,邁克爾.羅賓遜,一位年輕的美國電腦工程師,坐在青海湖畔,對著一個空空的咖啡杯板挺地坐著,低聲談論著網絡管制。「甚麼好一點呢?被控制的互聯網?還是根本就沒有互聯網?」邁克爾問道。

1996年邁克爾受雇於中國政府,在中國建立第一個與國際互聯網有公共接口的網絡系統。那一天是他難以忘懷的。與他一起工作的中國的工程師們突然召開了一個特殊的會議,想知道是否有可能對中文互聯網上的電子郵件和網頁地址做關鍵詞搜索。邁克爾回覆說不現實,在網絡上旅行的所有信息都被分割成小包。「嗅」這些信息小包很困難,特別是被編碼了的小包。你需要在他們旅行時攔截到這些小包,然後校對他們包含的有實際意義的信息。是的,是的,他們說,你可以做到嗎?在第三次討論會上,就連邁克爾的那些計算機怪才同伴也打算放棄這種念頭了。但高層的某人堅持著。在進一步開展互聯網建設之前,他們必須要監測中國用戶用互聯網做甚麼。只要這個外國人保證將來中國人能夠建造互聯網防火牆來抵抗整個世界和監視自己的國民,工程師們就能同他繼續工作。是的,是的,可以做到,邁克爾告訴了他們,於是他們回去工作了。

邁克爾清楚地知道互聯網是甚麼:即使美國在遭受蘇聯核打擊後,仍能在損壞的網絡上安全地傳遞美國命令的信息系統。所以中國政府想利用互聯網來達到任何目的都是不現實的。然而,最近發生的幾件事讓人對這個強大的系統產生了疑問。這不是由於互聯網自身結構的失敗,而是由於美國公司價值取向的失敗。讓我們回到邁克爾停下工作的地方──中國互聯網的擴展。我在北京用一頓有30道菜的皇家膳食宴請了一位中國高級工程師。如我所願,魚翅湯使他鬆開了舌頭,談到了──關於思科公司(Cisco Systems)的事。在美國,思科公司在建造防火牆阻攔病毒和黑客方面享有盛名。在中國,這個政府有一個奇特的問題:如何在現在和將來以至永遠,阻攔國內十億人訪問它認為的「政治」敏感網站。

它是這樣來實現的:如果一名中國用戶設法瀏覽一個在國外的有政治內容的網站譬如CNN.com,這個地址將由屏幕被禁的站點過濾程序識別。這個請求將被取消,同時用戶接到一條被用爛的消息:「操作超時。」這已經是很了不起了,但是中國的領導人有一個問題:由於在中國架線財政上將收穫甚豐,八家主要網絡服務提供商(ISPs)迅速湧現,並且有了四條通向外部世界的管道。中國政府強迫他們與其目標保持一致,他們不得不需要網絡大哥──思科來規範中國互聯網並在全國範圍安裝防火牆。據中國工程師講,思科完成了任務,專門為中國政府壟斷的電信業開發了一種由路由器設備、積分器、和防火牆組成的盒子。中國電信「買了數以千計」的單價約$20,000的這種盒子,IBM還為其安排了「高端」財務支持。邁克爾證實:「思科大撈了一筆。盒子在網絡系統中到處都是。」

思科不否認它在中國的成功。它也不否認對它的產品作了適合中國「市場」的修改──一個公司在世界上其他地方盡力避免的本土化計劃。但它堅決地拒絕為中國政府「如何」使用它的防火牆而負責。一位北京思科公司的系統工程師經理周直截了當地告訴我:「我們對[中國政府的]規則不關心。這不是思科的事。」我說你的邏輯是,這不是槍的問題而是如何使用它。一家建造防火牆的公司怎麼能被期望不建造防火牆?他放鬆了下來,秘密地補充說,思科的路由器有能力攔截信息和進行關鍵字檢索,「我們有能力深入地查看這個小包。」他承認思科是在國家安全局、公安局、和人民解放軍的直接監視之下。

思科允許解放軍查看小包嗎?周不知道或沒有說。但請思考下例,去年4月,退伍軍人活動家齊守柱(音譯)被拘捕。他在網上打印了一些促進中國民主的材料幾分鐘後,就在一家擁擠的火車站被拘捕。在中國這類事件每天都在大量發生著,這說明思科也許不是唯一一個可以深入查看小包的人。實際上,思科能在中國興旺,在很大程度上,依靠與國家安全局和解放軍的合作。

思科的防火牆並不是那麼有效。每日都有包含被禁主題的新站點湧現。由於高速增長的ISPs希望更多的用戶上網,使得中國政府更新被禁網站黑名單的工作力不從心。所以,中國安全部門還需要控制搜索引擎。在那裏新的網站將被發現。(待續)

(節選自《Who Lost China's Internet? Without U.S. assistance, it will remain a tool of the Beijing government, not a force for democracy.》,The Weekly Standard, 02/25/2002, Volume 007, Issue 23。)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