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晚報:河北白洋澱面臨乾涸 幾十萬人指望南水北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22日】北京晚報2002年4月20日報導- 從今天開始,來自保定西大洋水庫的2000多萬立方米水開始注入白洋澱。這是白洋澱今年第二次補水。從2月7日到3月12日,白洋澱已經補水3500多萬立方米。

白洋澱面積有360多平方公里,其中85%的水面位於河北省保定市境內,是華北地區最大的淡水湖泊。每年的「五一」和「十一」黃金週期間,來自北京、天津等北方地區的大批遊人匯聚於這顆長滿了蘆葦和荷花的「華北明珠」。乘上電動船,記者進入白洋澱腹地。天氣很熱,澱內的蘆葦已有30多釐米高,綠油油的,長勢很旺。白洋澱管委會辦公室主任張克信介紹說,再過一段時間,蘆葦就能有一人多高,荷葉也會長出來,今年的旅遊潮快要來了。在新修建的旅遊碼頭,記者看到數百艘遊船也粉刷一新,熱切地盼望著「五一」黃金週的開始。

隨著「五一」假日的臨近,白洋澱景點已經開始最後的裝修。但是,一個致命的隱患也在逼近白洋澱:由於連年乾旱,白洋澱的水面面積急劇縮小。保定市水利局工程管理處處長倪國政說:「華北已經有五年時間連續乾旱,降水量小蒸發量大,澱內蒸發量每天在1釐米左右。白洋澱最高水位曾經達到過9米。由於連年乾旱,白洋澱水位逐漸下降,白洋澱水位低於6.5米就被稱為乾澱現象。乾澱對於旅遊和裏面的居民出行影響不大,但如果水位再下降到5.5米,這裏會變成死水一潭,旅遊就沒法開展了。居住在澱內的村民也無法出門。這次補水,只能夠保證5月份後開始的旅遊需要,但是乾澱的威脅仍然實實在在存在著。」

去年河北省平均降水量427毫米,較多年平均值偏少20%,年降雨量列1956年以來少雨年份的第9位。今年3月13日,華北部份地區迎來了第一場春雨。這場雨部份緩解了農田的旱情,但對於白洋澱來講仍屬「杯水車薪」。來自河北省水利部門的消息稱,如無充足水源補給,今年6月白洋澱將面臨乾澱威脅。1984年,同樣由於連年乾旱,白洋澱出現了乾澱現象。歷史的悲劇會重演嗎?

5年時間補水2億噸

白洋澱彙集了來自唐河、瀑河、曹河、瀦龍河等九條河流的河水,有「九河下梢」之稱,但近年來,為了防止乾澱,白洋澱一直靠水庫補水來維持水位。白洋澱上游共有4個大型水庫,其中有3個可向白洋澱補水,從1997年開始,白洋澱已從上游水庫補水9次,補水量共計2億多立方米。而更為嚴重的是,補水的頻率也呈上升趨勢,還曾有過一年兩次補水的現象。其中,1997年12月,白洋澱補水5198萬立方米,1998年10月,白洋澱補水2150萬立方米,1999年2月,白洋澱補水1780萬立方米,2000年6月和12月,白洋澱分別補水1300萬立方米和4060萬立方米,2001年2月和6月,白洋澱分別補水2163萬立方米和4513萬立方米。今年3月中旬,為改善水環境,白洋澱補水3600萬立方米,使水位由原來的5.9米上升到6.5米,局部提高到7.18米。從今天開始的這次補水,有2000萬立方米的水補給到澱內,使得白洋澱歷史上繼去年之後,第二次在一年的前半年兩次補水,而且補水量達到5000多萬立方米。

目前白洋澱最突出的問題是沒有穩定水源,僅靠水庫補水只是權宜之計。倪國政說,白洋澱是一個淺的水盤子,補水越多,水面積外延越大,蒸發量越大。所以也不敢多補水。水利部門補水的原則是儘量滿足白洋澱旅遊和居民的生存需要,也就是說,白洋澱在維持低水平生存。這些水庫同時承擔著農業、城市用水,並不是常有充足水源來補。這些水庫的水量都是年調解型的,由於連年乾旱,這幾個水庫蓄水量已經大大減少。能夠為白洋澱提供大量水源的安各莊、龍門等水庫在死水位以下,目前對白洋澱基本已無水可補。從長遠來講,我們會儘量保證這裏的水位,但是如果乾旱情況再加劇,白洋澱的問題也會越來越嚴重。

白洋澱關注南水北調

來自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辦公室的消息稱,截至今年3月底,全國農作物受旱和缺水缺墑面積仍達3.19億畝,華北地區持續乾旱的嚴峻形勢依然沒有緩解。進入3月,華北大部份地區基本無降水。華北的水資源總量嚴重不足,而連續5年的降水量下降,加劇了這種乾旱的程度。河北省水利廳水資源開發中心的李文體說,經預測分析,今年春季河北省可供水量為89.66億立方米,而全省需水量預測值為154.43億立方米,缺水量達64.77億立方米,高於去年春季11個百分點,是近年來水資源供需矛盾最為突出的一年。現在河北省人均水資源佔有量為311立方米,只佔全國平均值的七分之一。白洋澱的未來不能寄託在有限的水庫庫存水上,而降水導致的水庫儲存量減少只能使得白洋澱的補水量越來越少。在談到白洋澱未來的水源補給問題時,保定市水利局和白洋澱管委會都將希望寄託在南水北調上。南水北調中線的長江水進入河北省後,沿太行山東麓和京廣鐵路西側北行,途經白洋澱的河水補給地區。

倪國政說:「北調的黃河水水質比較好,主要用於城市居民生活。由此一些原來供應城市用水的水庫用水可以調過來供應白洋澱。」南水北調中線工程能夠改善白洋澱上游河流的補給,也能夠減少當地地下水的超量開採。這對於「乾渴」的白洋澱來講,確實是希望所在。

白洋澱效益有多大

這次注入白洋澱的水有將近2000萬立方米,水價是每立方米3分錢,而現在保定市的水價已經是1.20元。也就是說,這次補水的代價是2000萬元左右,如果加上其他人員投入,補水的資金投入更大。白洋澱的水越來越金貴,但是安新縣仍然不願意放棄白洋澱這個「金娃娃」。

旅遊是白洋澱的主要經濟收益之一。1999年,白洋澱旅遊門票收入是340萬元,2000年是360萬元。去年,這個數字攀升為1040萬元。白洋澱管委會辦公室主任張克信透露,除去管委會自己的開支,去年白洋澱向安新縣上繳財政540萬元,而當年安新縣的財政收入是8000萬元左右。張克信說:「白洋澱帶動了整個安新縣的經濟發展,旅遊相關產業也都獲得收益。白洋澱的魚類資源、水生植物資源和野禽資源也是周邊村民賴以生存的基礎。去年白洋澱的綜合經濟效益是1.6億元。」今年,安新縣向白洋澱下達的門票收入任務是翻一番:2080萬元,綜合效益也要翻一番。白洋澱是華北地區最大的內陸淡水湖泊,它的作用不單是旅遊,還改變著當地小範圍的生態環境。

張克信說:「當地人考慮得更實在,白洋澱如果乾了,幾十萬人就沒有飯吃了。」(北京晚報記者 賈中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