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媽及功友被殘酷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20日】2001年1月21日下半夜我家住處被一幫惡警洗劫一空。他們先把防護欄撬開,把廚房的玻璃砸碎,跳進來,把住在我家的兩位功友帶走,最後把我家所有的東西都搶走了。其中有現金1萬元左右,筆記本電腦1台,兼容機電腦1台,打印機3台,放像機1台,18寸彩電1台,24k純金項鏈1條,真相資料3箱,大法書籍兩箱等。只要能拿走的全被搶。

我們那天沒有住在家裏,我和我媽還有我弟弟凌晨3點35分在火車站候車室前面大廳站著的時候,從對面走過來3個警察要求我們出示證件。我們拿出證件給他們看,他們看了之後就說跟我們走一趟。我們說我們不跟你們走,你們有甚麼理由叫我們走?我們是合法的公民。可是他們還是強行把我們帶走了。他們讓我們蹲在警車的後背箱裏,好難受。

我們被帶到了北京市豐台區太平橋派出所。先把我們關在一樓的一間房子裏,那裏有一個專門關押的地方。過了幾分鐘就把我們分開一人一個房間進行所謂的審問。我媽和其中住在我家的一位男功友被迫害的很厲害。

先說一下媽媽:邪惡之徒對我媽媽特別的殘忍,用燒紅的鐵,烙媽媽的嘴。他們想從媽媽口裏問出那兩個功友的情況,還有資料方面的一些事情,媽媽不配合邪惡的要求,拒不回答,只說是自己一個人做的。他們不相信因為知道媽媽不識字,就用更狠毒的手段整媽媽,用電棒電媽媽的額頭,臉部,腿部,手背等,就這樣問了兩次一共好幾個小時,人被折磨得不成樣子,他們還揪著她的頭髮在地上拖,媽媽因此掉了許多頭髮。

我見到了媽媽,她臉上全腫了,腿也腫了,手背也腫了。他們還把她帶上手銬,銬在鐵門上銬得很緊。我看到媽媽這個樣子,忍不住流下了眼淚。媽媽看著我一臉嚴肅的對我說:大法弟子不哭,心要正。我很慚愧,不如媽媽做得好。是啊!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中都能做到金剛不動才對呀!怎麼能哭呢?我馬上止住了眼淚,不讓它流在來。媽媽站不住了,這時候已經是22號晚上了,她站了一天了。我和弟弟一人伸出一條腿,讓媽媽坐在我們腿上。這時候媽媽全身發熱,是被電棒電的,她非常堅強地說,沒事。只坐了一小會,就站起來了。其中有一個看管的說:這老太太站樁功夫真了得,了不起。這期間媽媽看到了許許多多旋轉的法輪。她告訴我並讓我看,但是我看不見。她說牆上全是法輪好漂亮,好美。我知道那是媽媽做得好,師父在鼓勵她。讓她做得更好。其實啊,師父每時每刻都在我們身邊呵護著我們呀!我們要做得更好。

第一次惡人在打她的時候,她對著那惡警說了聲「謝謝」,那惡警立即說:你為甚麼要謝我?她突然明白了老師講的」忍無可忍」的法,立刻用正念正眼正視惡警,那個惡警馬上避開目光,不敢看她。此後,惡警都怕看她的眼睛,一看見她後,馬上就避開目光。第二次,惡人迫害完了之後,還想在媽媽的肩上打一下,手還未碰到衣服,就被一道強光把手給打回去了。惡警說你身上有電!結果就不敢碰媽媽了。

22日晚上他們把媽媽送走了,不知道送往甚麼地方,後來我也被迫流離失所了。過了大約一個多月,得知媽媽因不放棄修煉,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半,現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大興新安女子勞教所。2001年4月份,弟弟去看媽媽。說媽媽被迫害的只剩下70多斤了。媽媽原來130多斤的體重現已骨瘦如柴。弟弟還說,媽媽走路都走不動,是兩個人攙扶著出來見他的,說話也很慢,很吃力,全身一直抽筋。被迫害成這個樣子他們還不放。弟弟十分擔心媽媽的身體,媽媽看出來了,跟他說:我沒事不用擔心,你要好好煉功。媽媽被迫害得這麼慘,我聽了非常難過,同時我也有點欣慰,那就是媽媽她非常的堅定。現在我雖然見不到媽媽,但我每天都在發正念加持她,希望她正念銷毀邪惡,早日走出來。

順便在此說一下,媽媽雖然沒有上過學。但學了大法後,她能認字了,大法書都能看下來,平時她在家還喜歡抄書,抄《轉法輪》。字寫得還挺漂亮。這就是大法的神奇威力。

惡警對那位男功友的迫害也很厲害,完全沒有人性。我見到他的時候,他的雙手被反綁在背後,臉上紅一塊、青一塊,他們用鐵烙烙他,問他是哪裏人,叫甚麼名字,他不說。送來和我們關在一起的時候,他已經昏迷了,他們還給他戴著手銬,說他裝死,用腳踢他,見他還不醒,其中一個40多歲的惡警,用自己喝的茶水往他臉上潑,還說一句:別裝死,起來。又用腳踢,後來他慢慢地醒來,惡人還無恥地問他:怎麼樣,還行吧?要不咱們再換一種方式(指的是再換一種酷刑)?那位功友對惡警說:你們太殘忍了。惡人卻恬不知恥的說:殘忍了,這就叫殘忍了?你要再不說,還有更殘忍的,你等著吧!在他們身上找不到一絲人性。後來這位功友又被帶去進行所謂的審問,不知他們對他又施加了甚麼酷刑。回來的時候,鼻子上全是血,衣服上全是土,他們看他那麼堅強,有一個高個子惡警就把他一隻手銬在上面,一隻手銬在下面,不能站也不能坐,用這種方式折磨他,這種方式非站非坐,非常痛苦。惡警還狠毒地說:不說,看你能熬到甚麼時候?過了一會兒,下面這隻手銬鬆開了,惡人一看手銬開了,又重新銬。這次銬得更緊,一直銬了好幾個小時,他連吭都沒吭一聲。後來惡人一看沒有辦法了,說:整不了他,有整他的地方,一會兒把他送走。到了晚上,他們把他和我媽媽一起送走了。

其中還發生了一件事情,惡人拿了一份單子讓他簽字,他就拿了單子簽了一個「鎮江」的名字,其中一惡警還挺高興:你看還說不說名字呢,這不字都簽了。我覺得好笑──他們還以為自己聰明呢!過了幾分鐘,那個拿單子的惡警回來了,對他說:你不簽真名可以不簽,幹嘛要簽「鎮江」呢?剛才那份不算數,你還是簽這份吧!簽上你的「大法弟子」吧!剛才還發笑的那位惡警這下發傻了,好一陣子不敢說話。

後來得到消息,他被送回老家,被非法判了12年。希望這位功友能戰勝邪惡,堂堂正正地走出來。

後記:在這個正邪較量的過程當中,體現了同修的堅定、堅不可摧的金剛不動的心,但是如果我們平時也和上述的同修一樣,時時刻刻用強大的正念正視惡人,以法為師,快速修去所有執著於人的東西,我們才能在正法進程中走得更穩健,也許上面的全過程也就不會有。個人體會,敬請同修嚴格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