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尋蹤偶得(四) :有容乃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18日】《戰國策》中有一篇叫《趙威後問齊使》講的是有一回齊王派使者出使趙國向趙威後問安。趙威後還沒打開信就問使者:「今年的年成好嗎?人民還安居樂業吧?國君身體還好吧?」使者聽後很不高興,就說:「我是按國王的命令來出使趙國的,您今天不先問國王如何,卻先問年成和人民,是不是有點本末倒置了?」趙威後就說:「不是的。沒有好收成,人民怎麼會安居樂業?人民不能安居樂業,怎麼會有君王的江山穩固?所以我才這麼問,這怎麼能是捨本逐末呢?」

趙威後接著又問:「你們齊國有個隱居在家中的人叫鐘離子,還好吧?他的為人哪,因為敬佩他的德行,無論是富人還是窮人都喜歡幫他,這是能幫助君王養育百姓的人哪,為甚麼還得不到重用?葉陽子還好吧?他的為人,急鰥寡孤獨所急,想鰥寡孤獨所想,幫助窮苦的人,拿東西給沒有東西的人。是幫助國王安撫百姓的人才,為甚麼到現在還得不到重用?北宮的女兒嬰兒子(嬰兒子:齊國孝女)還好吧?她性情恬淡,為了養父母,到老了還沒有嫁人,這種孝順的美德是值得所有人學習的,為甚麼到現在還不宣她上朝以示表彰?兩位君子得不到重用,一位孝女得不到朝見,怎麼能夠治理好齊國,統治萬民呢?於陵的子中還活著嗎?他的為人,上不能忠君治國,下不能修身齊家,中不能遊刃於諸侯,這種人只會給人民帶來壞的影響,為甚麼到現在還活著?」

按現在中國人的觀念,趙威後這種做法叫做干涉別國內政。齊國「外交部發言人」應該就此事發出強烈抗議。可是靜下心來想想,威後的哪一句話說的不在理?哪一句話不是肺腑之言呢?應該說對齊國百利而無一害呀,因為道德和正邪善惡標準是天定的根本標準,超越任何文化、政治、國界、政權。

其實現今各國對中國獨裁者迫害法輪功的批評也是一樣,但從政府到普通百姓包括很多海外留學生,哪一個又能真心聽一聽?世界很多國家都在批評中國獨裁者的做法,結果都成了反華了,都成了干涉中國內政,都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的。然後再反過來依據這些評價法輪功如何如何,公正嗎?是在真正的愛國嗎?說白了,批評刺激了那個脆弱的面皮,甚麼都容不下呀。

是的,近一二百年的中國倍受外強凌辱,同室操戈,內憂外患,給我們民族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創傷,這創傷有物質上的,更嚴重的是精神上的,使一個曾經博大精深,包容四海的民族變的狹隘,偏執,膚淺。要麼卑躬屈膝,要麼暴動發洩,似乎很難平和的面對世界。其實這平和是需要底蘊的,是需要骨氣的。而今歷史又給了中國人一次機會:法輪功的問題就像一塊試金石,檢驗著每一個中國人,是不是能夠跳出來近二百年中國人自私,偏執,仇恨,羨慕,以及自尊交織在一起的扭曲心態,冷靜的分析問題,而不是狂熱的維護「國家」(其實是獨裁者)的面子;坦然的面對批評,而不是狡詐的掩蓋罪惡;客觀的提出自己的想法,而不是無根據的扣帽子,甚至謾罵。倘若真能如此,這將是對整個中華民族的洗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