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弟子:德國正法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18日】大陸同修在天安門喊一聲真心話「法輪大法好」 要冒著被抓、被打、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險,而我們能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人間元凶前高呼「法輪大法好」,令邪惡膽寒,是師父賜予我們的珍貴機會。

這次來德國前就有思想準備,除了全面講清真相外一定還要用強大的正念鏟除邪惡。4月6日及7日是到德國的頭兩天,江澤民尚未到達,我們分別在柏林的Ged'achtniss Kirche和Zoologischer Garten從早上到傍晚發正念、煉功以及發真相資料。第一天煉功沒多久就開始飄雪,經過發正念後不久雪就停了,圍觀的人也多了起來。第二天煉功時來往的人群川流不息,圍觀的人走了一群又來一群,彷彿全市的人潮都集中到這裏來了。

4月8日是遊行活動。四百多名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非常莊嚴的從Alexander Platz走到Reichstag;沿途的路人幾乎都好奇的停下腳步,接過沿著遊行隊伍發給他們的真相資料。當他們看完真相資料後很多人都瞪大了眼睛、張開嘴巴吃驚的看看我們,再看看真相資料、再看看我們,再看看真相資料。那情況就好像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提到;「當世人知道迫害的真相後,他們都感到很震驚。」我被他們的覺醒感動了,我的眼淚無法抑制的掉了下來。

4月8日及4月9日台灣學員全部在江澤民下榻的Hotel Adlon(愛德隆旅館)前方守夜、發正念。邪惡勢力瘋狂的想要干擾,夜裏氣溫突然下降,很多台灣學員第一個晚上都凍著了。我不斷提醒自己不要被邪惡干擾,持續發正念。值勤的警察對我們非常客氣,有一位學員告訴我警察看見我們發正念時發出的功直接射進Hotel Adlon裏面。

4月10日,我們坐火車到Potsdam(波茲坦)參加記者會。我們在江澤民預定路線的馬路旁集會發正念,所有警力布署就緒後只等江的到來。結果江害怕真善忍,繞道而行,連在場的警察們都覺得不可思議。當我們解散後從Potsdam搭火車回柏林,下午兩點多火車在Potsdam附近停了下來,接著我聽到學員高聲喊叫:「台灣學員下車」我馬上沖下火車,印入眼簾的是十幾輛高級轎車及前導車,我立刻明白是江的車隊。大家迅速從背包中抽出黃色三角旗對著車隊揮舞,同時不停的大喊:「法輪大法好」。邪惡之徒雖千方百計想躲開我們,但是在大法的威力下終究無處遁逃。

4月11日,我們從柏林出發前往德雷斯頓(Dresden),在途中的加油站時車停下讓學員上洗手間,就在車子重新出發的時候我們發現大批警察聚集,原來是江澤民的車隊馬上要經過。由於江在4月10日驚嚇過度,對法輪功學員更加強防範,所以我們被通知不要穿印有大法字樣的衣服走出車外,否則會被警察攔阻:還有,連黃色大法圍巾都不要戴(聽說江看到黃色就緊張)。我們火速換掉印有大法字樣的衣服,抽掉圍巾,跳出車外;不到幾秒鐘就看見前導車,我們使勁的大喊:「法輪大法好」同時取出隨身橫幅、三角旗等,有一位學員一看自己甚麼都沒拿,立刻從車上抓起一條黃色圍巾高高舉起,剎時,整片黃色在「法輪大法好」的喊聲中飛舞。我們的內心升起一股浩然正氣。

我們在德雷斯頓(Dresden)江澤民下榻的旅社附近煉功、發正念及發真相資料,到傍晚時我們發現原本布滿陰霾的天空,經過學員整個白天發正念後已呈現出清澈的澄藍色。晚上我們繼續等待江澤民回旅社。由於警察們都知道江害怕見到法輪功學員,所以對我們也特別防範,把我們跟旅社之間的距離隔得比以前更遠。當我們看到江的車隊回旅社時我們齊聲高唱:「法輪大法好」,高亢的歌聲響徹雲霄。有學員看到那些大陸官員們還打開窗戶凝視我們。當天晚上有幾十位學員仍去旅社外守夜、發正念、鏟除邪惡。

4月12日我們轉往江澤民當天要去的Wolfsburg,安排的活動同樣有遊行、發正念、煉功。這也是我們參加德國正法活動的最後一天,隔天一早我們就要搭車到機場。在遊行的隊伍中,我再次為知道真相而覺悟的人掉下眼淚。我的內心充滿了慈悲。這天我沒有再遇到江澤民,不管遇到或沒遇到我們一樣鏟除邪惡。這天晚上我們沒有去住旅社,我們把車子開到最接近江澤民下榻的旅社前,整晚發正念,鏟除邪惡。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2/21229.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