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廣州日報》刊法輪功詩文的啟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14日】《廣州日報》於2002年4月1日在財經版刊登了法輪功創始人的兩首詩,引起了軒然大波。據說這位責任編輯已經被拘捕。這個事件中有一個不容忽視的信號,表明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真正走進了死胡同。歷史上,中共整人總是以輿論開道。這個輿論開道就是鋪天蓋地的大批判。不過,批判甚麼,怎麼批判可是大有講究。典型的中國特色是,如果將挨整的人的文章觀點公布再批,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誰是誰非,所以是萬萬做不得的;只能將那些文章斷章取義的拿出來批,弄得不知就裏的人以為寫批判文章的人沒上過小學語文課。文革時倒是有個折衷的辦法,就是將那些文章印成小冊子分下來「供批判參考」,但不發表在正式出版物上。三十多年過去了,如今的江氏集團早已喪失了最後的一點自信,鎮壓法輪功運動一開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收書焚書,明擺著承認講理不是對手。看不見被批判人的觀點,那些批判文章篇篇像瘋子說胡話。

報紙是喉舌,是一定要辦的。要辦報就得要人投稿。法輪功創始人的經文雖說被禁,在社會上卻是廣為流傳。有人看到這麼好的文章詩詞,當然就會去投稿。編輯一看,這文章好啊,當然就會刊載。誰能想到這是法輪功的文章呢?法輪功書籍收的收燒的燒,留下的比金子還金貴,別說普通編輯,就是報社總編又有幾個能弄到?全國有多少出版物,每個出版物又有多少版面,每一個版面都可能出問題。怪那些編輯可真是冤枉了他們。

當然也不是沒有解決的辦法,其中之一就是讓所有編輯像法輪功學員那樣精讀法輪功的書籍新經文和詩詞,並允許他們每天上網研究明慧網兩個小時以保證不會落伍。當然經過這樣的學習以後,他們可以比較容易發現稿件中的法輪功文章,不過同時相當多的編輯和他們的家人親朋好友也就有機會了解法輪功的真相,有人從此開始練法輪功也大有可能。這就和鎮壓者焚書的初衷南轅北轍了。中共當局想來不會採納此策。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取消全國的印刷出版物,不過我懷疑中共敢不敢這樣做,或者即使敢這麼做是否行得通。

中共鑽的死胡同還不僅是報紙。外事交往也同樣焦頭爛額。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田紀雲訪問加拿大,領館組織當地僑社去機場歡迎,誰知這竟是個煙幕彈,副委員長早已從後門溜走了,讓愛國華僑們空忙了一場。總領事倒也不隱瞞,直說了是怕法輪功。田副委員長並不是直接鎮壓法輪功的兇手,也不在法輪功的惡人榜上,他尚且如此羞愧,別人如何就不言而喻了。江澤民出訪,中國駐各國的外交代表的首要任務就是逼迫當地政府不要讓他見到法輪功的橫幅標語。問題是,中國仍然需要西方的資金技術為千瘡百孔的經濟輸血,外事訪問是少不了的,而法輪功在全世界發展勢頭正旺,中國出訪的高級代表團將會在每個城市碰上法輪功學員。要不讓他們遇到法輪功學員,駐外大使領事們的責任顯然是太重了,遠遠超出了他們能夠承受的極限和他們領取的工資。而且,每次都讓年邁的國家領導人出入廚房後門,讓愛國華僑們跑空趟做掩護,是不是和中國想要擔當的大國角色不太符合?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只要中共一天不停止鎮壓法輪功,就一天擺脫不了這樣的困境,這不是中共一廂情願能改變的。(原載新生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