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指引我回家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1日】我叫安德士-艾裏森,與我妻子和三個孩子一起生活在瑞典。大約在四年前我第一次接觸到法輪大法。當時是我的一個朋友問我是否願意和他一起去嘗試一種氣功,那裏免費教授功法並且還有介紹有關背景的書籍。我以前嘗試過其它的氣功,沒有一種是免費的而且很難得到對問題的解答。當我第一次開始讀大法書時,就驚詫於我的那麼多的重要問題都終於找到了答案。

與法輪功學員接觸,我感到了那種在社會上不常有的開明和友好。開始時,我還懷疑這個功法會逐漸涉及錢的問題或者甚麼其它的要求。當然,我的這些懷疑都因為找不到根據而消失了。從來沒有任何人試圖指揮我或影響我的生活。

我懂得了業力是造成疾病和其它干擾的原因,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和師父的幫助可以消業。雖然我成年以後基本很少生病,但還是有幾次我認為的消業。就在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前不久,我的上半身長滿了一種很厲害的皮疹,同時在頭腦裏有一種很強烈的想法,有時甚至我自己可以聽到我自己在說「我要回家」,類似的現象以往從未發生過,而且在我一開始接觸並修煉法輪大法後就再未出現過。當我第一次去日內瓦參加法會時,在一週前出現了很強烈的感冒和頭痛症狀,奇怪的是這些都發生在我開始修煉前或參加法會前,而與我聽到的其他同修的反應順序相反。

大約在我修煉法輪大法半年後,我碰到了一起車禍。一輛車從側面直撞過來把我的車撞到了對側逆行的兩條車道之間,我看到很多輛車向我撞過來但都沒撞到我,車子被撞壞需要拖走修理,但我卻未受到任何傷害。在整個事情發生的過程中我都非常平靜,甚至事後也沒有受驚嚇的感覺。最為奇特的是整個過程中我都感覺很好。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我只是讀書和在家裏單獨煉功,部份是因為我覺得工作很忙,工作之餘給家人和其它活動的時間很少,再有就是因為覺得第五套功法腿盤得不好,有些不好意思。我感覺充滿了能量,以至於不敢晚上煉功,擔心會睡不著覺。現在我經常是很晚煉功但卻睡得很好。當一個人經歷了一件很好的事時,他很願意與別人分享。現在,我在我住的城市建立了一個煉功點。能與別人分享一些體會或討論是很好的。我感到在煉功點上煉功與自己單獨煉功的差別很大。

到現在為止,我沒能有太多的時間如我所願地參加法輪大法的活動。當我聽到在瑞典也有圓明網時,我馬上報名加入到翻譯組。在《轉法輪》中寫到瓶子中裝滿了髒東西就會一沉到底「倒得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我想如果我把法輪大法的活動多放到網上,可能就不會有太多的地方留給那些不好的東西了。過了一段時間後我感到過於緊張,如果我每天不能翻譯幾篇文章我就會很內疚。直到有一天與另一位同修探討時,我明白了問題不在於做了多少大法的工作或者是花了多少時間,重要的是在做事的過程中是否用心了,在純淨心態下做事時一切都順利多了。我感到通過翻譯文章,回答人們有關大法的問題,給願意學習功法的人演示功法等方式也是洪法和講清真相。我感到為正法盡一份力是那麼的榮幸。

很多次當我翻譯文章時,讀到那些講述中國同修所受到的殘酷迫害時都流下了眼淚。他們的勇氣和為了捍衛真善忍所表現的堅不可摧的意志,讓我為自己是一個大法弟子而驕傲。同時那麼多好人因為毫無人道的江澤民極權政府而忍受那麼大的痛苦又是如此讓人痛心。江澤民極權政府應該認識到這場迫害是錯的。邪不壓正,它們終將會徹底失敗的。

因為我很忙,我就通過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來洪法和講清在中國的迫害真相。我經常佩戴著寫有「我支持法輪大法」的胸章。這是吸引人們注意的好辦法,很多看到,讀到胸章的人都作出了方應,有些人藉機問些問題,我就有了講述和發材料的機會。我也經常到中國餐館去給那裏的工作人員發真相資料。我和一位與我在一個公司工作的同修與公司負責保健的人員取得了聯繫,得到了為一組勞累過度的員工介紹大法,講述中國的迫害及教授功法的機會,受到了參加者的一致好評。所有這些都是不需要花費很多時間就可以做的小事,但我認為它們也一樣有意義。

現在似乎一切都接近表面了,很多人都了解了法輪大法和在中國的迫害真相。在工作的地方和朋友中,開始常常聽到關於法輪大法的問題。一旦有的人聽到或看到一些報導,就找我了解是否是真的,或者想聽一聽我作為煉功人對一些問題的看法。媒體的一些不好的報導,也給了我們更多講清真相的機會。

我深深地感謝能有機會修煉法輪大法,我終於找到了可以指引我回家的路。謝謝師父!

(2002年3月歐洲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7/20584.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