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對時間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6日】隨著正法的進程不斷的向前推進,我們在講清真象中不斷地在執著中破執著,從而針對大法在不同層次對我們的要求去掉它。

兩年多來在邪惡的瘋狂迫害下,一些同修經歷了人世間慘無人道的折磨,在痛苦中期盼著早日結束。我在法中悟到這不但是強烈的執著而且在某個層次上講是一種有求。會使我們的念不那麼純正。這主要是對法的理解不深造成的。

我還在法中悟到,大法的洪傳是久遠歷史以前就安排好了的。這其中包括不同時期得法的同修。我們都是宇宙中產生的生命,和大法結下的緣也在不同的時間和地點。也有不是和大法直接結的緣而是間接的,也就是通過親朋結的緣。所以結緣大小也不同。我悟到每個生命的來源不同,特點不同,所攜帶的物質不同,在人世間輪迴的時間長短不同,轉生環境不同,造業大小也不同。所以,今天大法弟子中就出現了修煉環境不同,周圍遇到的人也不同,所要了的善緣和惡緣也不同。但是不管我們今天遇到甚麼,環境有多麼殘酷,我們就記住一點,所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師父在盡一切力量讓我們每個來自不同歷史背景的學員都能登上法船。在這期間,師父面對學員錯綜複雜的歷史背景操了不知多少心,為替我們擺平在不同層次欠下的債不知喝了多少苦藥。大法就像一面鏡子,與之對照,我們就會對自己的處境有所了悟,對師父的慈悲就會更深地理解。

放下一切執著,這是師父從始至終對我們的諄諄教誨。當我們在法中找到自己時,我們就會感到大法的威力。不管自己處在甚麼環境,記住師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中講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不管正法時間還要持續多長,我們都應該理解這是師父對人的慈悲,讓我們去救度更多的世人。

我也發現自從師父解釋了北宋《梅花詩》後,大法弟子不同程度對春天有了執著。在平時談話中都能流露出來,有的甚至有一種期盼的心理,從而加重了這種執著,那麼在講清真相中心不那麼純淨,也影響了講清真相的效果,使一些該被大法救度的人失去機緣。有的同修講我對時間不執著,可別人一提到修煉的時間時,他卻情不自禁地湊到跟前想聽個明白。還有的同修在聽師父講法時都在尋找那個字眼兒,有的在讀師父新經文時,字裏行間在找「時間」。甚至有些同修在一起當做話題來談,可見我們都在自覺不自覺地執著中。當然這裏不包括那些真正在法上悟而對時間不執著的同修。

對時間的執著我是這樣在法上認識的。這個舊的勢力,為達到考驗大法弟子的目的,採用了歷史以來古今中外的一切手段來毒打大法弟子,以達到他們讓大法弟子放下執著的預期目的,又利用世間邪惡的人炮製了一個又一個的謊言。來考驗大法弟子。我們執著甚麼,他們就會針對性的來個所謂去執著的考驗。這方面師父已專門寫經文告訴了我們。

從另一方面在法中認識到,思維在另外空間是物質存在,能量越大,存在時間越長。那麼我們由於執著而產生的物質它和宇宙特性是相違背的,這種物質就發沉。如果你層次越高,所執著的物質的覆蓋面就會越大,對你以下生命和環境的影響也就越大。那麼如果說把每一個執著視為一個拴在岸邊的纜繩的話,所有大法弟子結在一起的纜繩會是甚麼樣的呢?今天就算師父結束了正法,我們由於執著而產生的物質會不會影響我們回歸呢?那不是我們把我們自己拴住了嗎?舊的勢力也會針對這個執著對所有的大法弟子來個全面的考驗。從而拖延了師父結束這次正法。

所以,我想放下一切執著。為了助師早日圓滿完成這次正法的使命。我們要真正做到無私無我,甚麼都不想,真正做到做而不求。讓自己的心保持空空的,頭腦靜靜的。其實這種靜不同於一般的靜,這靜中蘊育著無邊的大法的威力。這也只能在大法修煉中才能得到和體會到的。

以上是個人在法中的一點淺悟,不正之處,請慈悲指出。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9/19726.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