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十六人的修煉故事〈之二〉:我母親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9日】我的母親今年六十六歲,是非常典型的台灣傳統婦女。小時候在日據時代後期及戰後初期長大的她,吃了很多苦。身為長女,讀書升學輪不到她,小學畢業後就早早被送到紡織工廠日夜加班賺錢貼補家用,回家還要燒飯、到河邊洗衣、照顧年幼弟妹。嫁給父親後,也很操勞辛苦,沒享過甚麼福。

我年幼時,母親就做些家庭代工的手工藝貼補家用。那時為了讓我學彈鋼琴,不眠不休地織毛線帽賺錢,把眼睛都累壞了,就這樣存了一筆錢,買了一台廉價的風琴代用昂貴的鋼琴,讓我能夠練琴。後來,因為家裏終究買不起鋼琴,還是不得不中斷了我的音樂喜好。長大後想起,總覺十分遺憾,但是,想起母親為了我弄糟的視力,心中更是不忍。那時就想,一定要好好報答她。

97年底父親去世後,我十分顧慮母親。想她個性單純保守、害羞內向,以後日子一定很無聊。98年初,我在多年尋覓、殷殷期盼求得正法修煉後,終於有幸開始學煉「法輪大法」。知道大法的珍貴後,第一個就想介紹給我最掛心的母親。那時她懵懵懂懂的,也不懂甚麼是修煉,只因女兒的敦促,便姑且試試看,開始讀法煉功。然而,不多長時間,原本沒念過甚麼書,已經不太會寫字的母親,在不知不覺中,找出了字典,開始認真查《轉法輪》一書中的生字,有時也會打電話來問那些她看不懂的字、詞是甚麼意思。

在煉功方面,一開始,她覺得年紀大了,五套功法學得不夠快、不夠標準,頗有點喪氣。尤其辛苦一輩子,做起家事停都停不下來的雙手,在做「法輪樁法」的「抱輪」動作時,卻備感辛苦,總是舉不滿半個鐘頭,動作也不到位。有一天,她下定決心,一定要堅持下去!咬牙撐到最後一個「兩側抱輪」時,奇蹟發生了!母親說,突然有一股力量貫通全身,還托起她已經垂下的雙手,讓她做出標準的動作,而且輕鬆無比!這個經驗讓她從此信心滿滿,學法煉功不曾懈怠!

那時母親居住的新竹地區還沒有多少煉功人,她莫名其妙的當起煉功點拿錄音機的輔導員。煉來煉去,有一陣子,只剩下她一個人!修煉前,母親非常膽小,而且在意別人的眼光。要她清早一個人摸黑出門,而且獨自在黑暗、寂靜空曠的環境中煉功,對她來說是很大的考驗!然而,我們看著她在彷徨猶豫中,還是走了過來。以後,看她發大法資料、國內國外四處弘法,不善言詞的她,絲毫不害羞遲疑!

母親凡事隱忍,不會對人頤指氣使,但由另一方面來講,總是有點多慮而扭捏放不開。修煉前,住在大哥家中的她,總免不了打電話和我說些「悄悄話」,例如:看哥哥載小孩上課、學游泳、買東西「不遺餘力」,她想出個門卻常不好意思開口叫我大哥載,往往也不見大哥「主動」來問她…。以前,我總要花些時間「開導」她,修煉一陣子後,她便從來不再對我提及類似的事,就像以前也沒發生過一樣!

最近,剛開始修煉的大哥告訴我說,媽媽對煉功點上學員間的矛盾好像視若無睹!我想,那是她心性提高上來的表現。修煉初期,她也曾和我提過類似的事,抱怨一些修煉人的做法不妥等等。現在,她卻成了我的一面鏡子,讓我知道當你沒有那樣的執著後,就沒有那個心,也沒有那個難了。我不由想起了師父《洪吟》中的話:「心不在焉──與世無爭。」

以前總會擔心年紀越來越大的母親,也一直惦要如何報答她的養育之恩。現在,我知道,母親再也不需要我操心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