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邪惡利用香港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的誣告與迫害

——認清邪惡的本質 真正做到全盤否定邪惡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6日】3月14日香港警察拘捕了在中聯辦門前絕食請願的4名瑞士和12名香港學員。並以所謂「阻街」的理由把學員告上了法庭。事情看來是突然的,但實際是江澤民集團早已有預謀要採取的行動。

香港政府及警察對待香港法輪功問題一直受江澤民集團的壓力,在中聯辦門前拘捕學員已經是第二次了,並且去年的11月份警察在中聯辦的壓力下,聯同食環署強搶學員在請願區的橫幅,並且導致學員受傷。結果在公眾輿論的壓力下,停止了以強硬的辦法趕走請願的學員。

但在今天兩會期間,由於江氏集團的壓力,在這次請願的一個星期前,警察又開始干預學員的請願,警察負責人就不斷地來到請願區要求學員撤離請願區,搬到中聯辦後門的對面行人路上,那條馬路非常窄,在那裏才真正的阻街。並且要求學員每天只待兩小時,結果遭到中聯辦請願的全體學員的一致拒絕,並向警察講明理由。世界上沒有國家政府的人民請願要去後門的,警察的要求實際是對國家政府形像的侮辱。結果得不到學員的認同時,警察說如果學員實在不走,那只有交給政府處理了。

就在這個時間,瑞士學員不遠千里來到香港,向香港佛學會申明要求在香港中聯辦門前絕食三天,聲援國內學員,制止江澤民的「屠殺令」,這一願望得到香港學員的支持,中聯請願區的學員也要參加請願。請願開始後警察在中聯辦的壓力之下拘捕了學員,在拘捕前警察就開了記者招待會,說前幾天有學員進過中聯辦,對中聯辦造成滋擾,今天以防學員衝進中聯辦,因此要拘捕學員。其實學員根本沒有進出過,就算進出那有甚麼錯,政府機構難道不給百姓去的嗎?另外在整個拘捕過程之中,警察莫名其妙對著警察的攝影機大喊:「打人了!」,「咬人了!」當學員發現有些警察故意大聲喊說,學員說:「你再喊把你錄下來!」才停止喊叫。拘捕學員後,警察又迅速召開記者招待會,面對媒體撒下彌天大謊,說學員咬了警察。從這裏不難看出警察是有預謀地誣害學員,其實受傷的是學員,有的當時差點窒息,有9個學員從拘捕後要求看醫生,一直被拖到夜晚11點多才分批給學員看。

在中聯辦正門前請願是合法合理,學員是絕對沒有犯法。在事情發生後,據有關消息透露中央迅速派人為此事來到香港,從警察強硬態度,講假話做偽證來看,這實在是顯示江澤民集團把國內使用的伎倆用在香港。今年兩會期江澤民集團在會上講不給法輪功利用「一國兩制」如何如何,這些人的水準怎麼都如此,好像香港是他們家的。法輪功從未想過利用「一國兩制」,言論自由,和平請願集會是《基本法》所保障的市民的合法權利,何來利用,獨裁慣了,總以為任何地方都是江澤民集團以言代法的私人領地。

中聯辦無非想借香港警察控告學員以達到不讓學員在門口請願的目的。為達到這一目的,警察所撒的謊話使經歷此事的每個學員都非常震驚,一步步的經歷使學員真正認清了邪惡的本質,但由於香港學員在整個過程,不能用強大的正念對待,導致未把另外空間的邪惡滅掉,反而暴露出來的執著被邪惡利用來操縱香港政府部門,警察把學員告上了法庭,在學員一被拘捕時,香港律政司就下令警察一定要把學員的身份證抄清楚,實際把學員告上法庭是得到律政司的指引的,正是因為有上級的指示,所以警察在拘捕學員後,為了儘快得到學員身份證,不惜以暴力的手段,在事先也不通知一聲的情況下,6個警察突然上去把一位61歲的老人家強行拖走,老人被拖在地上異常痛苦,因在中聯辦門前由於警察的暴力已傷到老人的肺部,呼吸一直困難,直到今天呼吸還痛,當一個學員上去保護老人家時,警察就誣告學員襲擊警察。當學員在請願區不願被警察帶走,手挽手防範警察的暴力時,警察就誣告說學員阻差辦公,那麼警察運用受過訓諫的暴力阻礙學員合法請願是在幹甚麼?

而且還運用了欺騙,欺騙學員說去醫院檢查傷勢,實際在得到學員的資料後,並沒有即時把學員送去醫院,而是不斷拖延時間。學員在第二次上庭前仍然沒有足夠地認清邪惡所安排的一切,不能及時修正自己不正的因素,找出有漏的地方,以強大的正念全盤否定邪惡的安排。因此表現在人這裏,利用警察再進一步誣告經常在中聯辦請願的學員,顯而易見就是想達到不讓學員在中聯辦請願的目的。

在中聯辦門前請願時,因為香港學員的有漏而未能鏟除另外空間操縱香港警察的邪惡,在上庭前亦未能真正認清邪惡的本質,也沒有深挖自己的執著,給邪惡再次鑽了空子,因此香港學員要清清楚楚明白江澤民集團的險惡用心,以法不斷地修正自己,齊心協力全盤否定邪惡的安排,發出最純正最強大的正念鏟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堅定地維護大法,以真正的慈悲善解被利用,被矇騙的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