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瑞士和香港學員請願一事引起的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3日】此次瑞士學員來港,作為西方學員,西人的思維,對瑞士的中國旅行社欺騙他們、撕毀他們去中國的簽證的做法極為不解、無處訴說的情形下,無奈中來到香港,想向在香港的中國政府申訴。因為在他們的眼裏,香港就是中國,來這裏向中聯辦請願,無異於向中國政府請願、申訴。於是,他們抱著誠意、抱著信任,來了香港。

針對西人學員的願望,作為香港弟子,我們給其適當的生活上的關心、照顧,給他們介紹一些香港的形勢,我想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但後來事情複雜化了。-在特定條件下,香港弟子12人決定加入4個瑞士學員在中聯辦門前的和平請願。當警方在中聯辦的壓力下過來警告,說我們的學員違反了香港法律第XX條,警告我們撤離回警方指定的示威區時,當事香港學員手挽手形成一個圈,把西人學員圍在圈中欲保護之。結果不但沒保護了西人學員,反而大家一起被警方以武力帶走並告上法庭。

在這件事上香港警方的道德立場有問題,這是沒有疑問的,有良知的人都明白應該怎樣在法輪功和江澤民之間選擇,而人類制定法律的初衷和根本也正是為了維護人間正義。但這是另外一個話題。下面本文想從修煉的角度談談對這件事的看法。

我認為,事情已經發生,我們當事的學員和所有看到這件事的同修都應該冷靜下來,學學法,從大法的基點出發,好好向內找一找。這件事出發點雖然是好的,但在事件中到目前為止,我們是不是摻有顯示心、爭鬥心、歡喜心和個人要做點甚麼的心?是不是自始至終做到了用善心和慈悲,平靜祥和地面對一切?

作為被告被警方控至法庭,這本身就是對我們當前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一個不利事件,很可能把一些本該被救度的眾生推向反面。其實宇宙中的舊勢力一直在等著鑽我們的空子好來所謂的「考驗」我們。而且我想,一些學員沒有意識到:警方不是法盲,從常人的角度看,如果他們沒有一定的勝算,不會把我們告至法庭。而上到法庭,不管雙方認為各自的理由多充份,雙方的機會都是各佔一半的。作為修煉人,在我們的機會中,除了我們當時所受到的警方武力擒拿等事實外,還有一半取決於我們能否意識到自己的執著、存在的問題,及時去掉暴露出來的執著,純淨自己的心態,同時,能夠真正發出強有力的正念!只要我們真正認識到自己的執著,純正自己的正念,邪惡便無理由和機會繼續考驗我們,而我們才有可能在與警方的「對簿公堂」中取勝。所以說,在這個關鍵時刻,提高心性和加強正念是極其重要的。

下面三個問題想特別提出,謹供交流時參考。

1、急功近利攀比心:

我想,不是只要出發點是為了法就怎麼樣做都對,還要看我們的心性和行為是否真在法上。國內的學員無論去上訪、去天安門證實大法、以及出去用各種方式對世人講清真相,都是在行使憲法賦予人的最基本的權利,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所以學員才能在那樣邪惡的環境下,在風風雨雨中走到今天。而上一次香港學員被警方「以多抬寡」的形勢以及學員的心態和今天的情形不同,不能一概而論,也不能從外形上照搬來做。如果有攀比心,且當事人肯面對它的時候,自己就會知道那是一顆「為私」的心,是大法修煉者必須要去的心。

我們是修煉,沒有模式。當前我們的主要任務是:講清真相,救度世人。這個大局才是主導,時刻都不能忘記。

2、爭鬥心不是善心

其實之所以會發生今天的事,真的有我們學員自己的爭鬥心造成的部份。無形中,我們中的有些人帶著爭鬥心面對警察,有的學員甚至陷在常人之情中,怨恨受中聯辦唆使的警察,恨他們無禮、野蠻和粗魯。帶著這樣不夠善的心對做好神聖的正法之事是不利的,慈悲的力量才最洪大有威力。想一想,我們中有人發出這麼不純的心念,宇宙中邪惡舊勢力可看得清清楚楚,出於他們的水準,他們怎麼會不鑽我們的空子、為大法弟子整體制造麻煩?

3、慈悲度人最重要

警察也罷,中聯辦的人也罷,他們都是人,是可能被大法救度的人。其實香港的許多警察還是很善良有正義感的,並且關心我們。中聯辦的工作人員也是被邪惡謊言矇蔽的受害者,是我們要用修煉者的慈悲去講清真相和挽救的人。

邪惡所做的是封閉真相,用謊言和謠言毒害世人。而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要打破這封閉,讓更多的無辜世人清楚真相,多救一個是一個。可是,如果我們抱著常人的爭鬥心、顯示心、求名的心做事,很可能把這部份本該救渡的生命推向反面,因為只要是人,都是善、惡共存的。以善心和大法弟子的慈悲正念與人善的一面溝通,使其擺脫邪惡宣傳的桎梏,這才是我們要做的。

我們在常人中所遇到任何人都是我們講清真相和救度的對像。當警察層層圍住這12名香港弟子和西人學員時,一位香港學員平和、善意地對警察講:「我們都是好人,你們不要這樣,江XX鎮壓法輪功是錯的,你們不要做它的幫兇……」而在法庭上,面對無數的警察和世人,還是這位學員,當法官要大家交保證金時,祥和地對警察說:「我們沒有罪,我們不該交保證金。」在當時嚴肅的場合下,她態度平和的解釋,使大家在笑聲中氣氛得到緩解,也讓許多警察感受到了我們的和善。國內的學員,無論是社會上還是監獄裏,無論是面對惡警還是面對常人,都時刻不忘講清真相,救度世人;而我們面對這麼多難得的面對面講真話的機會,怎麼不可以講大法,怎麼不可以和平、善意地講真相?這才是為了對方好,為了正法全局好啊。

另外, 針對一些認為我們總是搞事的香港市民,我們該如何讓他們真正了解大法,認清迫害的邪惡,如何把大法的祥和、「真善忍」的美好展現給他們才最重要。

在這宇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法正乾坤」的特殊歷史時期,我們的每一步路都是至關重要的,都是和大法弟子整體的形像聯繫在一起的。師父看護著我們,一步一步拉著我們往前走,我們不能總是長不大,總是讓師父為我們操心和承受。我們今後的每一步路能否考慮到法,考慮到全局,站在法的角度上看問題,這也是我們能否走好這最後一步路的關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