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大法弟子:去中國大使館發正念的體會(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2日】我想談一下我在中國大使館前發正念的體會。

那天我來到中國大使館前,正好趕上使館接待時間即將結束。我胸前戴著一個用中文和英文寫的SOS徽章,陽光明媚,許多去大使館辦事的人都能看見我,並能看見徽章的內容。我開始發正念,大約過了兩分鐘,我聽見了對講機的聲音,我明白了警察正向我走來。在那一瞬間感到有點怕,但我很快就將怕心消除了。當時我不是怕他抓走我,而是怕他干擾我發正念。恰好我發完正念,警察開始對我講話。

他說15分鐘前有人要求他請我離開。我認識這個警察,我們以前和他打過交道。我說我所做的事非常重要,因為在中國修煉者遭到野蠻殺戮。他讓我坐在長椅上等15分鐘,我坐在長椅上,感到胸前的徽章發出強烈的光線,感覺所有路過這裏的人都能看見他, 我不斷默念著正法口訣。

15分鐘過去了,另外一個警察走過來,我們開始了談話。他叫我以後不要再來,因為這是中國大使館的要求。他表白說他個人沒有任何針對我的意思,只不過這是他的工作。我對他說:任何一位善心尚存的人都不明白,為甚麼一群要求自己做好人的人,卻遭到中國政府的殘酷迫害甚至殺戮。我強調說我們沒有任何攻擊或政治意向,只是想告訴人們真相,讓人們知道在中國所發生的殘酷迫害,我們也有權利這樣做。

他重複說這是他的工作,他還說,他聽說這個理論能控制人的精神。於是我就向他講述我煉功後身心受益的情況,還告訴他在我們烏克蘭就有一位婦女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她的腎結石消失了。我說法輪功最主要是改變人的這顆心。我還問他為甚麼中國大使館的工作人員只是偷偷地從窗戶裏向外看,卻不敢和我們談話。他感興趣地聽我講,並表示想了解一下法輪功,但還是強調當他工作的時候,就必須服從命令。他還說如果我不走就有可能被抓進警察局,我給了他一些真相報紙和其他材料,他高興地收下了。

我問他怎麼可以制止中國大使館對我們的污衊和傷害活動。他建議說,應該多在報紙上下功夫,並請求政府部門批准我們的洪法和講清真相的活動。我說,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批准,但我們現在只是靜靜地站在大使館門前15分鐘。

最後我說明後天我還來,說完後我開始默念正法口訣。臨走時他說我是一個非常有知識有修養的姑娘,並請我原諒他,我也請他原諒我佔去了他很多工作時間。當我離開的時候我們相互祝願對方幸福和美好。

我感謝師父給我提供機會向這個警察洪法,告訴他法輪大法修煉者不僅是好人,而且還帶著宇宙的真理─「真,善,忍」。第一個警察向我走來時,當時我感覺到自己不知該怎樣向他解釋,於是心裏請求師父幫助。正是在師父的幫助下,使我簡單明瞭地向這兩位警察講清了真相。

第二天,我和另一位同修又去了中國大使館,我們坐在長椅上發正念,我們發完正念後,像昨天一樣,又有警察走過來請我們離開。這個警察我以前沒見過,交談中我明白了中國大使館沒少向他灌輸邪惡的謠言。他說他是一個基督徒,還說如果人有病只能靠吃藥。我和他交談中沒有談任何關於吃藥的問題。我只是儘量用淺顯的道理向他解釋,力求做到最善。我問他是否想過,雖然人們自認為自己是基督徒?但是卻不能像耶穌教導的那樣去生活。我說我們沒做任何壞事,我明天還會來。

從中國大使館回來後,我感覺自己沒有精神,很疲勞。晚上我勉強去公園煉功,我感覺到不被人所理解的痛苦,我們艱難地爭取著法律允許的權利。在這極短的時間裏,我感受到了中國同修們的那種壓力。難道只是因為在大使館前清理自己的思想和發正念他們就能把我帶到警察局?我在問自己,是否能堅持下去?我心裏要求自己一定要做到無私無我,沒有了恐懼感,也沒有了因為他們是警察就不願去告訴他們真相的觀念。

當我想起明天又是中國大使館接待日,會有很多中國人能看見我和我戴的徽章,我對繼續下去沒有任何懷疑,但還是能感覺到很大的壓力,就在這時,一位同修走過來,說明天早上要一起和我去中國大使館,有了同修的支持,頓時我感覺到非常的輕鬆。

第二天早晨我遲到了一會兒,後來同修說,我沒到時,對她曾經也是一種考驗,她當時想要麼回家,要麼一個人去發正念。後來她決定哪怕是一個人也去。對我來說是另一種考驗。我當時悟到:雖然遲到不好,但我不應該著急;我也決定如果她不等我,我就一個人去。

這天陽光明媚,天氣很暖和,我們站在大使館對面,當我們清理自己思想時,感覺周圍很安靜。當發完第一個手式的正念時,聽見了「早上好!準尉」,警察來了。警察問我們想從大使館得到甚麼。我說我們只是帶著最純正的念頭站在這裏,同修說:「這是一個好機會,我們可以好好談談。」到大使館辦事兒的中國人看著我們,甚至大使館武官也看見了我們。但出乎意料的是他說給我們5分鐘讓我們做完我們的事情,於是我們結束了第二個手勢的發正念。當時還有另一位同修走過來,這樣,剩下的5分鐘,我們三人在一起發正念。

在回家的路上我明白了為甚麼明明中國大使館的人看著警察向我們走來,但警察卻沒有抓我們,因為當時我們處於一種祥和純正的正念之場,我們臉上始終露著微笑。

現在我知道了,有的時候要成功地解決某些問題,就是要發正念。我將更好地發正念。我還悟到,每一個向我們提出的疑問,我們必須自己先找到答案。我想起了警察當時問我的問題「你們想從大使館那裏得到甚麼?」我當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現在我明白了我去大使館是為了制止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我悟到,如果每一個大法修煉者都能堅定正念,那麼邪惡的迫害就一定能被制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