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人發表聲明──迷中醒 揭露邪惡 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9日】我是1996年6月得法修煉的,大法不僅使我身體得到了最佳狀態,心靈上也得以提高,特別是我知道了做人的準則,師父說:「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轉法輪》)所以得法後我一直都堅定修煉。

放下生死 邪惡自退

1999年7.20江政府全面拉開鎮壓法輪功,12月底我以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進京上訪,為師父和大法討公道,回來被拘23天,罰款3000元。2000年6月底又進京護法,由於自己心態不純,帶著執著到北京,下火車就被抓,又被拘留1個月。這中間更顯露出江政府的卑鄙和弄虛作假的事實,本來當地送我到市看守所時是十五天拘留證。十五天滿後不放,我就找所長問為甚麼到期了不放人,他就把拘留證拿出來給我看,說是一個月,我一看,就跟我進來時的表不一樣,沒定時間和名字。這時我想不能支撐邪惡利用他手中的權利想怎麼關,就怎麼關,我住這個房裏就有5個超期沒放,同修就切磋絕食,接連兩天那四個同修家裏拿錢就放了。就剩我一個滿期的了,我想,我堅決不能像上次配合邪惡,我仍然絕食,因我不配合,惡警就找來6個人把我拉倒強行打針,我說你們太卑鄙了,你那卑鄙手段在我們修煉人身上根本是不起作用的。我們師父說:「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無存)

8月12日當地政府接我回去,又關我在鎮上,我問他們到底要怎麼樣,他們說要對你負責,其實質就是江政府說的對法輪功修煉者「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打死算自殺」,當時我想一點都不能配合邪惡的一切所想之事,要以身護法,當我有這個想法,果然一切都變了。正如師父在《去掉最後的執著》中說:「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就這樣三天就放了。

遺憾

出來後,聽說我妹妹進京護法被判勞教,九月十九號我去看妹妹,這天我又被邪惡扣住被關,同時被判勞教1年,10月底被送到資中女子勞教所,因自己學法不深,沒從法上認識,幾天後就被迫接受了邪惡的邪悟,順從了邪惡,寫了它們所需要的「悔過書」等等。幸好我還保存了一個正念,有些邪悟的猶大們說把書要交了,我想這些都是寶書,怎麼能交給邪惡呢,書都交了還怎麼修啊,就沒交。

真正走出人來

勞教期滿回家後,丈夫說我是「甫志高」(叛徒)。他沒煉功,但經常看書,在丈夫的促進下,有的同修又把師父後期經文送來,還好我在勞教所裏就有看書的念頭,我就如飢似渴地一天天看書學法,馬上就明白自己走錯了路,做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特大錯事,痛悔不已。但師父對走錯路的弟子有慈悲寬大的胸懷,再一次給了我們挽回的機緣。我就每天抓緊時間學法,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在助師世間行中發出正念除惡正法,救度世人與眾生。同時從法上認識到了自己以前致命的弱點。

師父在《挖根》中說:「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得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其實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去掉最後的執著》)「你們不想改變人的狀態,從理性上也昇華到對大法的真正認識,你們就將失去機會。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警言》)「過去許多人因為心性守不住,出現的問題很多,煉到一定層次之後上不去了。」(《轉法輪》)

現在我才真正明白「真正走出人來」的涵意。原來以為自己出去證實了法,做了大法工作就算走出人來了。其實是我們做甚麼,想甚麼完全要站在法的基點上,用法來衡量一切,不帶一絲人的東西。我也更清楚了師父為甚麼經常叫我們多看書、多看書,只有這樣才能使我們昇華到理性上去。

嚴正聲明

現在我在網上發表嚴正聲明,用實際行動洗刷自己的過錯,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知道如不抓緊彌補,自己做的大錯事給正法以及依盼著我的修煉才能得救的眾生造成的損失是無法挽回的。

萬分珍惜師恩給予的慈悲佛恩浩蕩,我要真正在大法中起到大法粒子的作用,堅定地維護法,抓緊時間向世人講清真象,正念除惡,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救度世人與眾生,決不辜負師父對弟子的慈悲苦度。

聲明人:大法弟子漆長萍

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