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講清真相中的一些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5日】早就有提筆將體悟寫出來的想法了,但總覺得還不成熟,所以一直沒有動筆,現在我覺得有必要寫出來與同修們共同交流。

(一)

大法弟子無論做任何一件事情,都要時時處處站在法上看待自己所遇到的每一個問題,時時刻刻以法為師,在學法的基礎上用自己在法中修成的神的一面去對待。這樣在做任何一件事時,任何邪惡與舊勢力的破壞都會在我們面前化掉。

每當感到自己心性修煉狀態很好時,也就是自己神的一面反映出來時,出去做講清真相的事,或是貼不乾膠、小宣傳品,或是散發真相傳單,都是非常順利安全的。因為我是用純淨正念在做大法的事,那麼一切破壞的邪惡都會在我們的正念中化掉。而有時當心性狀態不佳時,我發現這時再出去做真相工作就不容易做好。以後在與同修的切磋中談到這點時,很多同修都有同感。而且從明慧網上同修有關文章中也有同樣的認識,特別有一次看到一位新加坡同修的《也談安全意識》的文章談到,在做大法真相工作時一切都要在法上、在心性上找,所有的出路都在法上和心性上。同時還要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迫害性的安排,因為我做的是全宇宙最正、最好、最偉大的事。

(二)

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對洪法和講清真相的事也有了進一步的認識。「更加全面鋪開,更加深入,更加細密地向中國人民講清真相,關係到正法進程的全局……刻不容緩」(明慧編輯部《更加全面深入細緻地向中國人民講清真相》)。我悟到:以前是貼橫幅、小宣傳品、散發傳單,其中的真相傳單一旦常人得到,絕大部份人會在家關起門來好好看,其內容相對來說較全面,對觸動其內心、肅清邪惡的毒害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具有再看性,是貼不乾膠資料所不具備的,特別是VCD光碟出來後,對邪惡的揭露就更有力了,所以我現在更多的是以散發傳單為主。

(三)

一次,在與一位同修切磋時,他介紹了他的情況,他並沒有像我這樣以散發真相傳單、張貼真相資料為主,而是利用他在社會上所接觸到的各種不同的人,先是向對方用口頭講真相,待到對方對大法認識上有所改變時,再根據對方不同的情況和理解程度,有選擇的把真相資料和VCD光盤給人家看,有時根據情況把大法書給人家看,當然不可能每人都給一本《轉法輪》和其他的大法書,而是根據現代常人的思想,把《論語》和《精進要旨》中有針對性的內容印成傳單形式,給這些常人看。我覺得這樣做很好,並受到啟發:在與同修的切磋中認為,過去我們散發的真相資料大多都是揭露大法弟子如何被迫害、邪惡是如何栽贓陷害的,而且現在越來越多的常人都逐漸地清醒過來了。於是我們就在資料的內容上進行了一番選擇。當然每個人在修煉過程中各自的情況及所悟到的也不同,我有選擇地借鑑那位同修的方法,根據現在中國大陸常人受毒害宣傳的程度及思想狀況,對登載大法經文的資料內容略加調整,如將《論語》、《博大》、《何為迷信》、《修煉不是政治》、《佛法與佛教》、《再論迷信》、《不政治》等組合起來,打印成傳單的形式,再和其他真相資料配合酌情使用。因為近一個時期資料來源不多,如果還像以前那樣用散發的形式根本不夠,於是我就改變方法,用郵寄的形式,最大程度地使用有限的資料,選擇有針對性的對像,根據收信人的職業特徵、受教育程度,更根據自己在法上的所悟,在內容上進行挑選,再郵寄出去。郵寄時注意每個郵局只投幾份,再到下一個郵局去。同時搜集一些社會名流、知名人士、政府官員及領導人的通訊地址,根據他們的情況靜心選擇資料內容,郵寄出去。既讓他們看到真相資料,又使他們看到法,讓他們在認清邪惡後,又能了解大法,知道大法好、正,而絕非像邪惡所誣陷的那樣,這對救度他們及今後能夠得法打下很好的基礎。當然有時對自己身邊的人也是隨緣用口頭的形式向其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我悟到:不管誰在常人中地位高低、貧富貴賤,在大法面前都是芸芸眾生之一,只是根據不同的對像因人施救。

(四)

在我們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的同時,對那些至今還沒有走出來,或放鬆自己很少出來的同修,我們也應該去幫助他們。同時也想在這裏向這些同修說句心裏話:萬里長征已經走到最後階段了,如果再不走出來,其後果真是不敢想像啊。

師父說:「這些只想從大法中得到好處、卻不想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裏看,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而且這法是宇宙的根本,那些至今不能走出來的人就會在這場魔難過後被淘汰掉。」(《建議》)「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煉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能不能在破除邪惡中走出來證實大法成了生與死的見證,成了能否圓滿正法弟子的驗證,也成了人與神的區別。(《路》)」

(五)

我們偉大慈悲的師尊不放棄每一個大法學員,即使對走過彎路的學員,「雖然他們有執著,一時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可是對一個修煉的人是要全面看的。我不承認這一切。」(《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沒有師尊洪大的慈悲,就沒有眾生的一切,也不會使我從曾經的失誤與邪悟中猛醒過來,及時抹去污點,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我與同修一起到天安門金水橋邊打橫幅衛護大法,後被單位派人領回進行輪班監控,我趁監控人員馬虎大意找了機會出去買回毛筆、紙、墨、漿糊等,寫好橫幅後,半夜爬起來出去張貼,貼完後天還沒亮又回來睡下,甚至打出租車經常到同修家拿師父的經文、明慧網資料、真相傳單,掌握好時間又回來,半夜又出去散發或張貼。那段時間一直這樣做,他們居然一直都不知道,這一切要沒有師父對我的苦心挽救,慈悲點化及排除干擾,我是根本做不到的。所以我希望那些沒走出來的或有過失誤及邪悟的人,趕快猛醒過來,慈悲的師父還在等待,獄中受難的同修還在付出,若真待到法正人間時,一切都將永遠地過去了。

文章結尾引用師父經文《路》:「在魔難面前如何做,都得自己去悟。每次的提高就是自己證悟的果位在昇華。」「一個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輝煌的歷史,這部歷史一定是自己證悟所開創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