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歸來的悉尼西人法輪功學員記者會講真相(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1日】2002年3月9日上午10時半鐘,從北京和平請願歸來,剛下飛機的悉尼大法學員大衛.魯貝克(David Rubacek)在中領館前舉行新聞發布會。百餘名悉尼大法學員參加了記者會。到會的有ABC電視台、SBS(民族台)電視台、7號、9號、10號電視台;ABC、2SM、2UE廣播電台;晨鋒報(Sun Herald)和星期天電訊報(Sunday Telegragh)等新聞媒體。


記者會上,大衛.魯貝克(David Rubacek)講述了在中國的經歷並回答了記者們的提問。

大衛說:「我們去天安門呼籲中國政府,告訴人民法輪大法好。中國幾千萬人煉功,法輪功是和平的好功法。但絕大部份人不知道法輪功好,這是令人吃驚的,中國(江澤民)政府煽動仇恨情緒,挑動人民反對自己的人民。政府迫使公司解雇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被迫失去工作,從公房裏被驅逐出來,流離失所。中國幾千萬的法輪功學員正在遭受這樣不公的待遇,世界上很多的人卻不知道中國正在發生這樣的事。我們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並呼口號,當時吸引了一群人圍觀。幾秒鐘後,警察過來扯了橫幅,並將我們塞進警車。在警察局,我們被搜身,所有物品被搜。我們要求和澳使館通話,警方拒絕了。他們想幹甚麼,就幹甚麼,使得我們不可能告訴人們我們的真相。」

「我們和多達80個警察接觸,很吃驚的是,他們對法輪功真相一無所知,我們告訴他們大法好,世界上五十多個國家都有法輪功學員煉功,澳洲政府也支持法輪功。在把我們押送旅館之前,他們粗暴地用武力將我們分開,我們被逼被分開單獨審問,我們儘量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但他們只相信政府的欺騙宣傳,他們只想問出我們在中國有沒有聯絡人,認不認識中國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想迫害更多的大法學員。」

「當二個警察見我的私人物品中的《轉法輪》書之後,態度馬上變了,其中一個像瘋了一樣,辱罵並高聲喊叫,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他把書推到我面前,喝問這是甚麼?我說『你們知道還問我。』他把我領帶猛力一扯,領帶也被扯斷了,又拉我的西服,另一個警察便往我頭上猛擊4、5次,又踢我一腳,把我踢倒在地上,打我的背部,把我的頭往地上撞。後來,他們把我又拖起來,我看見一個警察全身發抖。離開警察局之前,他們把我的大法書、CD、T恤衫、法輪章,還有一個照相機都搜去了。」

有記者問到:「有沒有感到恐懼?」大衛說:「當我見他們態度突然改變後,我不覺得恐懼,但我感到不安,覺得難以理解。我想,中國政府的欺騙宣傳,使他們都被洗腦了。」

記者問:「剛從中國回來,你對江澤民下令『殺無赦』怎樣看?」

大衛說:「他們對我相對而言稍好一點,因為他們不想有任何國際性事件的麻煩。但對中國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則是甚麼手段都用盡了,甚麼事都幹得出來。」

一位女記者問:「中國警察殺死法輪功學員,不負法律責任,你怎麼看?」

大衛說:「這是不可思議的,一開始我就認為這是非常糟糕的事。中國警察很粗魯。我在中國只有幾星期,而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則每天都要面對警察的暴虐,這是難以想像的。」

記者問:「法輪大法是甚麼?」
大衛說:「是一種很平和的,包含有打坐在內的按照『真、善、忍』修煉,使自己成為一個好人的功法,要求修煉的人對困難的事情作出正確的選擇,對自己的要求越來越高,更有善心、更真實、更能容忍……。」

記者問:「你回到悉尼有甚麼感覺?」
大衛:「感到很美好。父母對我都很支持。在去北京的前一天,妹妹出於擔心我的安危,想阻止我去北京。但媽媽說:『不要阻止他,他有自己的選擇,要尊重他的選擇。』父母和妹妹都知道我是對的,中國(江澤民)政府做的是錯的。還有這麼多法輪功學員去機場接我,我們是個溫暖的大家庭……。」

記者問:「你為甚麼對法輪功感覺這麼強?」
大衛:「因為法輪功是個很好的功法,我心裏只有一念,法輪大法好……。一個中國女警員對我講:『法輪功在中國很流行,政府失去了對法輪功的控制。』這說明中國的有些人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但他們還是符合(江澤民)政府欺騙宣傳去做。中國(江澤民)政府在歪曲事實、踐踏真相,他們應該對此承擔責任。」

記者會當天晚上,澳洲許多主要電視台均對此作了客觀、正面的報導。報導中均全部播出了天安門廣場中國警察抓捕、毆打法輪功學員的鏡頭。ABC、2UE、2SM廣播電台亦對此作了澳洲新聞節目廣播。澳洲有線電視台SKY TV自3月8日開始,便在黃金節目時間,每1小時就對澳西人法輪功學員天安門和平請願,遭中國警察抓捕、毆打之事以熱點新聞反覆播出。《悉尼晨鋒報》、《電訊報》、《澳洲人報》等各大報紙均已對此事作了正面報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