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頭上有神靈」

——發生在我家的真實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4日】人雖然在自己這個空間看不到神所在的空間,但神時時刻刻都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身邊,特別是在對待大法這件事上,發生了很奇特現象,就看人們怎樣理解,能不能醒悟。

我女兒(不是修煉人)眼睛上經常長一個包,又紅又腫,大概叫結膜炎吧,每次都得個把月才消下去。前一段時間剛剛又長出一個。她聽說我要回老家,就跟我一起去。在火車上她配合我向世人講清真象。回老家後,也配合得很好。每當有的親人因為怕江澤民集團的高壓而不准我講時,她小聲地對他說,「你不願聽,還有人願意聽。你也別吵呀。」三天後,我們坐火車返回。在車上,我發現她眼睛上的紅腫消了,包也軟了。接著她又和我一起出去發了一次真象資料。第二天,我發現她的眼睛上就剩了一個小紅點。前後不到一個星期就好了。

自從99年7.20以來,由於政府中個別壞人迫害法輪功,我經常被抓、被關,吃了很多苦。我愛人由此擔驚受怕,受了很多罪。他明知大法好,知道我自從修煉了法輪功後心性有了巨大的提高,身體也得到了很大的改變。可是因為街道和警察經常干擾我們溫暖的正常生活,為了他心理上的輕鬆,所以他常常阻止我的修煉行為,同時也經常感受到了神的警告和師父的洪大慈悲。

一次,我還在家看真象資料,他回家後看到了。當時他就咆哮起來,揚言要打110報警,要離婚等。看我不動心,他一拳打在了我脖子上。這一切我都沒在意,我牢記師父說的:「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

第二天家裏來了客人。我在廚房正忙活著,他走到我身邊小聲說「我昨天不該打你」,我不知甚麼意思,就望著他。他說昨天打了我以後就渾身上下不舒服,就像身上被繩子捆著一樣疼痛,吃不下飯,也不想喝酒,還睡不著覺,但又不像感冒,就是難受。我告訴他,不是我的師父要把你怎樣,也不是我會把你怎樣,而是我師父說過,我們修煉的人有天龍八部護法呀,希望你以後不要再欺負我們修煉人。飯後他又悄悄告訴我:「跟你說了以後,身上就不疼了,像鬆了綁一樣,吃飯也香了,還喝了點酒。」我說你感謝師父吧。

一年後,當我被非法勞教回家後,由於街道三天兩頭往我家跑,他的心裏又承受不住了,有天晚上他在外面喝了酒回家後又鬧著要離婚,並且動手打了我。第二天早上起床後,他的眼睛止不住地往出流眼淚(沒有哭),擦也擦不完,一直到我開口和他講話,眼淚才止住。在此之前,我一直在忙家務,沒顧上和他說話。前幾天的一個晚上,他喝了酒回家來,又開始嘮叨起來,並把香爐裏的香碰碎了。當時我起了常人之心,大聲地和他辯解了幾句。接著我及時糾正了我的狀態。當時我正在看《轉法輪》,他又大聲地嚷了兩句,又做了兩遍要撕書的動作,就把手縮回去了。然後他和我坐在一起,大聲地誦讀一會兒《轉法輪》就去睡了。上床後他就叫冷,身上打著寒戰。我心裏明白師父又慈悲於他,又在叫他現事現還了。他鑽在被子裏邊發抖邊叫我給他讀《轉法輪》裏<治病問題>那一章節。剛讀了一段,他就很舒服地睡著了。因為他以前有兩次不舒服時,我也給他讀過《轉法輪》,他知道大法好,也知道大法神奇。他完全是因為受不了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我們家的干擾,才有時被干擾而做錯事。

有一次,他牙痛了半月左右,吃不好飯。那天我給了他一些真象資料叫他拿去給他同事看,讓他們都了解一下法輪功,告訴他這是在救度世人,積功德。他拿去了。晚上下班回來後高興地告訴我「真是太神奇了。剛把資料發完,一轉身牙就不痛了。怎麼這麼快,今天中午吃了頓舒服飯。」這時從我心裏湧出了「師恩浩蕩」幾個字。

世人啊,醒醒吧。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在這萬古難遇的關鍵時刻,擺放好自己生命的位置。「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們面前。」(經文《再論迷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