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滿釋放人員:把我變好的是被我監管的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4日】我是沙洋勞教所刑滿釋放的一名普通的刑事犯。曾因盜竊被判勞教。在勞教所的日子裏,我真正的明白了一個人活著的意義,懂得了如何去做一個好人。然而教我真正明白人生真諦的卻是警察指派我24小時嚴加看管的法輪功學員。在出獄後的日日夜夜裏我滿懷著對他們的感激,祈禱他們的平安。為了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我必須把我的所見所聞講述出來。請原諒我不敢暴露我的真實姓名,但我以我被喚醒的良知保證我所講述的每一句話的真實性。

在沙洋勞教所三大隊,我和另外幾名刑事犯被分組指派24小時監管法輪功學員,每三個一組監管一個人,分三班輪流倒。他們吃飯、睡覺、勞動,甚至上廁所,我們都必須緊緊跟隨。不允許他們和除警察之外的任何人接觸,不允許說話,不允許看書,不允許有筆和紙,寫家信必須由警察同意後,在監視下寫,甚至他們互相之間見面微笑,都會被人野蠻制止,更為可笑的是自從法輪功學員來了之後,警察沒收了所有刑事犯的小收音機。為的是封閉所有的外界信息。所有上述的「不允許」一旦被違反,就會被警察酷刑體罰。我親眼看到2名法輪功學員因互相說了一句話,監管刑事犯便立即報告了帶隊警察,當天晚上兩人便被拖到院外搧耳光,並用電警棍擊打。我很瞧不起那些打小報告的刑事犯,警察承諾監管刑事犯「立功」減刑。如果發現法輪功學員違反「不允許」而不報告的就會被加刑。

這裏的生活是極其艱苦的,我們每天吃的米飯上總是粘著一層黃鏽,不時伴著老鼠屎。每天勞動完以後,刑事犯休息了,法輪功學員還要被迫「軍訓」,三伏天連警察都熱得受不了,卻要他們穿上一套厚棉布做的囚衣,在大太陽底下一站就是一、兩個小時,一蹲就是半天,厚厚的囚衣上結滿了白白的鹽霜,這其中還包括年近60歲的老人,有的體力不支就暈倒了,若不服從,便會被體罰,縮短睡覺時間或電警棍掄打。

警察們總是說我們是來接受勞動教育的,教育甚麼呢?被我所監管的法輪功學員給我的印象,簡單的說,就是舉止文明;不說髒話;幹活任勞任怨,吃飯不爭不搶,處處與人為善,處處講道理;我是因為盜竊被送來,而他們呢,是因為做好人,還是因為宣傳做好人?我不明白。

有一天,幹部突然通知我們不用下地幹活了,很多的法輪功學員被請進了一向被視為「禁地」的棋牌活動室,原來是湖北電視台來製作法輪功學員受「教育」的節目,於是幹部擺出了樣子,鏡頭下,全是看電視、打乒乓球、下棋、和警察「笑容可掬」地陪他們散步聊天的情景。可惜的是電視台的人很快就要走了,這種「幸福」的時刻轉眼就消失了,我們很快又被趕到了田裏。

一直以來,我被他們為了「真、善、忍」的信仰不屈不撓而感動著,其實他們只要說一聲不煉了,寫份「悔過書」,就會被減刑,甚至釋放,而免受折磨,但是他們說,「只要我活著,我就要修煉下去!」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13/18691.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