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華爾街日報:中國的鎮壓在皮歐利亞能行得通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24日】下文譯自華爾街日報2002年2月21日歐洲版「美國來信」專欄,作者是華爾街日報編輯克勞蒂亞.羅賽特(Claudia Rosett)。

曾幾何時,美國人需要飛越半個地球才能親身領略到中國國家安全機器的鐵爪。但現在再不需要了。由於過份急於摧毀任何可能對他們的專制政權構成威脅的民眾運動,這些日子,中國的當權者們不僅正在拼命地對他們本國13億國民進行著異乎尋常的迫害,而且將同樣的手段延伸到了美國的領土上。

尤其要提的是,北京試圖將其臭名昭著的精神標準推行給美國的幾百個市長,不論城市大小,從洛杉磯,到巴爾的摩,以至伊利諾州的考恩貝特(Cornbelt)。北京的這個跨國計劃甚至影響到了像「皮歐利亞星報(Peoria Journal Star)」這樣的地方報紙。該報說去年4月26日「一個例行的看來無害的對於中國的一個宗教團體的褒獎,卻將伊利諾州的一些市長捲進了本與他們無關的外交關係的領域中。」

皮歐利亞星報所指的「宗教團體」,就是北京最明顯的打擊目標:法輪功。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10年前在中國開始傳播。他顯然對數千萬的人有著巨大的吸引力,他們想尋找比已經破產的腐朽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更能讓人滿意的信仰。

1999年4月,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在靠近天安門廣場的共產黨首府進行和平請願以後,中國的統治者就稱其為「XX」,並開展了鏟除法輪功的運動。從此,中國政府對法輪功學員開始了前所未有的監禁和酷刑,並屠殺了許多中國國內的法輪功學員。華爾街日報記者伊恩ܧ約翰遜因在他的系列報導中記錄下了中國政府的這些虐待行徑,而於去年獲得了普利策獎。報導包括了陳子秀的案件--這位58歲的婦女因拒絕放棄法輪功而在中國政府的監禁中被毒打折磨致死。

中國境外的法輪功學員,做出的順理成章的反應就是通過尋求支持來針對這場鎮壓。這就也成了美國的市長們如何被牽扯進來的原因。一直以來,美國的市長們已經廣泛形成了一種禮儀式的習慣,為各式各樣的團體,各種主題或者不同項目的慶祝日子頒發種類不同的褒獎公告。在美國,法輪功學員向很多市長申請褒獎狀,以表彰他們的活動。

中國政府不滿足於對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他們還要求美國官員拒絕在美國的法輪功學員,甚至要求他們在這裏--美國的土地上迫害法輪功學員。採用的方法往往是,某位來自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或者是(各地)領事館的中國官員通過寫信、打電話、或者是登門造訪,把嚴重誤導性資料與恐嚇戰術結合起來,在一些情況下還暗示著詭詐的外交與商業壓力。

比較典型的例子是桑地市市長蘭迪.福培爾(Randy Voepel)的經歷。桑地市(Santee)是加州聖地亞哥郡邊緣的一個只有58000人口的小城市。一年多前,福培爾先生收到了新上任的中國駐洛杉磯領館總領事藍裏軍(音譯)的一封信。信中首先致以熱烈的問候,然後就直接了當地將法輪功運動描述為營造恐慌局面「末日論」教派,說如果美國置之不理,最終會「危害社會穩定」。他在信中還寫到中國「願意與貴市建立和發展友好關係」,但暗示這需要滿足中國的願望。藍在信中進一步慫恿「不要給予法輪功以任何形式的褒獎和支持」,並極力主張禁止法輪功註冊成為任何形式的正式社團。

福培爾先生的反應很不一般。他是參加過越戰的老戰士,非常重視美國的自由。福培爾先生在回信中寫道:「你的信令我本人感到寒心到了極點。我實在震驚於一個共產黨國家會不惜耗費如此大的精力來壓制我們國家一貫接受的東西(自由理念)……我對中國和世界其他地區的中國人民懷有極大的敬意,但我必須坦誠相告,我實在憂慮於貴國政府對人權的壓制,你(在此信中)提出的要求恰恰證實了這種人權壓制」。隨後,福培爾先生向法輪功頒發了一份市長公告,褒獎法輪功。

其他一些官員,比如前加州薩拉托嘎市市長斯坦.保格斯安,以及伊利諾州許多小城鎮的市長們都頂住了來自中國的壓力。但是,也有許多市長在壓力面前屈膝了,這些人包括舊金山,西雅圖,巴爾的摩和洛杉磯的市長,這些市長們在1999年時將已經頒發給法輪功的褒獎狀又收回去了。類似的例子,還有密西根州威斯蘭德市(Westland)的羅伯特.托馬斯市長,他去年取消了他所宣布的3月4至9日的「法輪大法週」。他在隨後寫給法輪功申請人的一封信中解釋道:「我收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駐芝加哥領事館的資料,資料中說明了你們組織的性質……因此我決定取消我的公告。」同時他還「盡責地」將信件複印件送往中國駐芝加哥領事館。

最近,中國甚至厚顏無恥到了向猶他州鹽湖城的市長施壓。鹽湖城目前正在舉辦奧林匹克運動會。中國也將於2008年舉辦奧林匹克運動會。上個月,中國大使館的使團副團長何亞非(音譯)拜訪了鹽湖城市長羅基.安德森(Rocky Anderson)。去年,安德森市長向法輪功頒發了褒獎狀。何先生在給安德森先生的「安全通報」中就法輪功問題發出了警告。法輪功也跟許多組織一樣向市長辦公室提出了在奧運會期間進行和平示威的申請,2月7日,安德森先生讓法輪功示威活動如期進行。一位市長發言人說,示威是如此的和平,以至於我們認為法輪功的唯一問題就是「他們行走得太慢了」。

確實有六名法輪功學員採取了有點進攻性的抗議方式,為的是駁斥中國所謂的國際社會「譴責法輪功XX」運動,因為中國官方新華社的網站標誌上就是這樣寫著。北京市市長劉淇本月初去參加奧運會,在舊金山機場轉機時,他們把依據「1789年外國人侵權賠償條例」和「1992年酷刑受害者保護條例」起訴的法律文件送達到他的手上,指控他在北京縱容對法輪功學員濫施酷刑。中國外交部譴責這起訴訟是「卑鄙的伎倆」。劉先生去年曾宣布,北京為籌備主辦2008年奧運會,將「堅決粉碎法輪功和其他XX」。現在他本人尚需應訴。

很顯然,結合著打坐、煉功和超自然觀點的法輪功不一定符合每個人的胃口。然而,美國的精神本身就是以個人的自由選擇為核心的,不僅市場生意如此,在信仰方面也是這樣。中國的消滅法輪功運動甚至搞到了美國領土上,這不僅僅是與美國的原則相違背的問題,這也是與中國在更大範圍的活動相呼應,中國國家安全機構由於極端懼怕任何可能對北京的一黨專制構成威脅的事物,已經把它的觸角悄悄地伸進了美國無數華裔社區,用盡辦法威脅中國學者,騷擾流亡的中國異見人士和威脅那些支持台灣成為世界上唯一成熟的中國民主政體的人們。

布什總統今明兩天在北京訪問,將與中國領導人尋求共同的立場。但屆時也是提醒江澤民主席及其同志們的一個好機會:迫害和平的精神運動是一種醜陋、殘酷、尷尬的惡習,本該在中國內部就盡力除掉,而大可不必拿到世界其它地方來現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