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三天見奇效,講真相慈悲救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21日】我今年56歲,1998年8月在紐約唐人街得法修煉,在美國生活了32年。得法前,我有28年都是在痛苦的疾病中度過,四處尋求各門中西醫、按摩推拿,無所不用,但都無濟於事。沒人能查出我生了甚麼病,可就是全身無名腫脹、頭昏、腰腿疼,走路無力,覺也睡不好,每年花費許多金錢,內心十分痛苦。為了減少內心的痛苦,就常打麻將,到大西洋城賭錢,以刺激自己的神經。當時三個兒女又小,如果不是為了兒女,可能我早就了結了自己的生命。真是生不如死,言語難以訴說。

幸得大法,三天見奇效,頑疾不治而癒。真是神奇!是法輪大法救了我,師父把我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內心的感激化作堅修大法的決心。從此和大法緊緊地聯繫在一起無法分開。我住在布魯倫,每天早上6點坐車到唐人街煉功點煉功,三年多不間斷。

99年7月,中國政府被江澤民利用來迫害大法,陷害師父,我內心十分難過,一個人常常暗自落淚,打坐學法也時常流淚;煉功點人數比以前少了些,心裏更難過。讀著師父《見真性》:「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通過學法,我悟到只有多學法,多學法!才能堅定地走過來。師父在芝加哥法會上講「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由於自己文化不高,英文又不懂,已多年沒工作,又無錢,所以要出來講真相,自己感覺不知可以做甚麼?從何做起?通過學法,與同修交流及明慧網的啟發,我悟到,大法和師父遭到迫害時,我怎能呆在家裏不理呢?這能是大法弟子嗎?能做多少做多少。因此和同修們一樣,我這兩年多來,一直在不停地盡自己的能力向世人講清真相。

在中國城與同修一起擺放圖片展板,派發真相材料,有時到遊客區,有時到地鐵站,有時在電車上。記得有一次坐電車,我給旁邊一個人一份真相資料,他不要,而對面一位年輕人伸出手來要,當時我很感動。我與他談法輪功是甚麼,為甚麼會受江澤民一夥迫害?他對我說在網上看過大法真相,他說知道法輪大法好。我與他像朋友一樣談了很久。自從那天起,我身上總是帶有大法資料,生怕有緣人會失去機會。

還有一次在唐人街擺圖片洪法,許多福州人來干擾,我便跟他們講真相,開始他們不想聽,但我很有耐心地跟他們講,慢慢他們態度有了改變,對我也十分客氣,判若兩人。同時我還講我來美國32年,病了28年,煉大法3年多,甚麼病都沒有了。其中有一位對我說:「你講大話。」我當時想怎麼他會說我「講大話」?原來他看我不像50多歲的人,好像40多一樣。從那次後啟發我在講真相時一定要用慈悲和善心,效果會很好。

「911」事件後,我想在中領館門前天天煉功,但又想一個人在這兒別人會怎麼想,怎樣看?正在左思右想時,一幫同修她們開始在中領館煉功了,我十分開心,也很感動,因為她們最大歲數七十多,從新澤西往返,另一位法拉盛同修推著才2歲多的兒子,幾個月來風雨無阻。一天,風特別大,我覺得特別冷,另外一位同修說:「一定要堅持下去,甚麼都不怕。」

在中領館煉功講真相,遇到不同類型的人就更多,我們還放錄像,發資料,使許多人改變了觀念。看到他們的變化,我們幾位同修十分開心,為他們生命的甦醒而由衷地感到欣慰。

最後用師父的《安心》結束今天的總結:

緣已結,
法在修。
多看書,
圓滿近。

(2002年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